【幻想小說時間】 七七四十九年的盛會,天地間的坊市

「只有你想不到,沒有你買不到」這樣的宣傳語句其實從太古時期就有這樣的一個地方存在,在每七七四十九年有一個這樣連主辦者都已經被遺忘的跳蚤市集存在著,那一個被稱作為天地間第一坊市的的存在「天坊市」。這個奇妙的市集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的,連那個被稱做道門史典天書盟的創立者白史尊都只在自己的雜事錄寫下「天地開,有市,繼往交來,易物成集。」對於市集的成立卻沒有其他的詳細繼載了,聽聞這些長者們說著卻可以知道這是一個算是天然形成的修道者的交易市集,在修道者們逐漸形成共識後,這個市集變成了一個有著佛道魔各宗與散修聯盟做為背景的交易之處,交易中難免會有紛爭,但卻沒有任何修者會在這個天坊市做出出格的事,這個天坊市也漸漸成為修道者最安全的交易場所,而每七七四十九年都會有為其半個月宛如盛典的天坊市集會,在集會當中各種關於修道的材料、法寶都有在出售,甚至還有接各種訂單的委託,以及佛門相當著名的天坊義診,免費並且眾生平等的看診。這樣熱鬧的市集就這樣在一群現世的新鮮修者們第一次參與中慢慢的被一探究竟。

「唉唷!我的媽呀!也太多人了吧!這五界四海八荒所有的修者都來了吧!」一個眼睛圓圓人也圓圓的小和尚拉著一個紅衣女孩,有些興奮並且狼狽地說著。

「拜託有點見識!不就是天坊市嘛?別一付鄉巴佬的樣子!」紅衣女孩沒好氣的說著。

「我又不是你,年紀那麼大,參加都不知道幾百次了,我第一次來這好嗎?」小和尚嘟囊著說著。

「釋~普~華~。」紅衣女孩咬牙切齒的說著。

「哎呀!糟糕,你看看,我們把小峰跟阿洋弄丟了啦!他們人不見了啦!他們怎麼迷路了,這麻煩了。」小和尚突然發現原來一起小夥伴竟然找不到人了,開始四處張望著。

突然一個熟悉的聲音在他的後方響起:「有點臉皮好嗎?搞丟的是你們兩個吧!」

小和尚轉頭過去,是那個他很熟悉的藍髮少年正無奈地翻著白眼看著他們。他開心的一手拉著紅衣女孩一首拉住了藍髮少年,喜孜孜的說著:「很好很好!跟著你就絕對不會搞丟了!我說!你那個徒孫真的很糟糕,一下就迷路的,智商堪憂呀!」

藍髮少年搖著頭,看這身旁一臉正經的大和尚說著:「不動呀!紅花門下怎麼有那麼不正經的然後腦袋有洞的人?這真的是獨一枝了。」

大和尚有些慎重的搖了搖頭說:「太尊,還有釋蓮華壓!」

藍髮少年頓了一下,然後就繼續搖著頭。就在大和尚在前面開著路,藍髮少年墊著後的護送之下,一行人走到了一個有著顯眼紅色招牌的攤位,這個攤位本身並不奇特,但卻有一群人隔著一定距離圍觀著,沒有人進去看商品,只是為了許多人遠遠的遙望著。攤位裡就只坐了兩個人,一個是一臉嚴肅的的男子在看著竹卷,一個是長相極為秀麗的雌雄莫辨的漂亮書生在寫著書法。一到了這個攤位,紅衣女孩開心地穿過了人牆,直直的走向了那兩個人,觀望的眾人對於這個突然闖過去打擾這兩個人的女孩,都露出了一種這女孩衝動了的惋惜表情,沒想到這女孩走了過去之後,並沒有像是眾人以為的因為打擾到兩人後被轟了出來的畫面,而是聽到女孩開心地叫了一聲:「師兄!」,而兩個本來專心坐著自己事情的人,緩緩地抬起了頭,嚴肅男微微的裂嘴一笑,而漂亮書生則是放下了手邊的毛筆,走到女孩旁邊幫她捋了捋因為穿越人牆而有些亂的頭髮,然後輕聲地說:「小炘呀!師娘不是說你不用來攤位嗎?怎麼不趁機好好逛逛?玫玲花錢了?」他邊說邊從懷中掏出了一個小小的錦囊要遞給女孩。

就在那時,一隻手稍稍一推,那個錦囊又被推回了書生的懷中,在旁觀的眾人還在驚訝女孩的時候,再度被有人能神不知鬼不覺的接近眼前兩位傳說般的存在,然後還一把推了其中一位一下,本來書生跟嚴肅男子都凝重的一秒後,卻看那個眼前的藍髮少年還有急忙跟上他的大和尚與小和尚後,又紓緩了下來。

「你師父說讓她逛逛就好,不要讓她浪費靈元,錢難賺呀!」藍髮少年笑嘻嘻的說著。

「見過太…。」嚴肅男子看到了藍髮少年恭敬的行了個禮,但又被少年比了一個噓聲的手勢後,收住了嘴。

「光你們兩個在這裡坐檯人就多成這樣,你這一聲喊出來,這整個市集的人都要被你招過來了!我們就是路過,等等去以太坊走走。」藍髮少年搖著頭要嚴肅男子不要多說。

「這次以太坊開坊?」書生聽到藍髮少年說以太坊開坊,眼睛一亮看著眼前的少年問著。

「是呀!好多年沒參加市集,最近家裡窮,要養家糊口不容易呀!」藍髮少年誇張的說著。

「敢問太…前輩,這次坊主是?阿虛?東言兄?還是貝羅?」嚴肅男子有些期待著問著。

藍髮少年沒有回應,只用手指指了自己,然後微微一笑後就轉身準備離去,邊走還邊說著:「有空過來玩,看在你們師娘份上,我可以幫你們打個八五折,如果報你師父的名子,就只有打九五折唷!」

大小和尚跟紅衣少女、藍髮少年一行人又浩浩蕩蕩地離開,留下的嚴肅男子與漂亮書生以及一群搞不清楚發生甚麼事的看客,像是同時傻住的他們突然在書生轉頭向嚴肅男子說著:「師兄你先顧一下攤子,我去以太坊走走,晚點再跟你輪替。」在這句話之後,旁觀的眾人他突然理解了,那個剛剛藍髮少年說的「以太坊」,應該就是自從上個混沌天智東言隱世之後,再也沒有出現在天坊市的「以太坊」,眾人在烘鬧中開始討論著「以太坊」在哪這個話題。

脫離人群的藍髮少年一行人,緩緩的走向遠方一個簡樸的小店面,小和尚邊走邊問著:「我說,為啥剛剛喬炘他們家攤位大家都遠遠圍觀不進去買東西?」

「因為難得看動物園看不到的生物,然後兩隻猛獸又不喜歡被打擾,加上東西賣的死貴,又不能殺價,當然沒人想進去。」藍髮少年順口回著。

「那裡賣貴了,很公道好不好!」喬炘嘟囔著。

「公道!那個火燧石三千靈元?去搶天寶閣算了!就算多寶那個是金錢如糞土的傢伙都不見得狠得下心買!」藍髮少年翻著白眼。

「那為什麼不找個看起來親切的服務員?兩位師兄門下有很多人呀!」小和尚繼續問著。

「天坊市有個不成文的規定,每個賣坊只有開坊的坊主跟他的「親傳弟子」可以在坊內做交易,一方面是一種傳承的意義,一方面是這樣代表著賣出去的東西是受到坊主的品質保證,出了問題是可以找坊主討說法的。然後,我說整個太焱門下,我真心覺得那兩個是看起來最和藹可親的了!還是你覺得你三六九小夥伴比較有親和力!」藍髮少年似笑非笑的看著小和尚說。

小和尚若有所悟的點頭呢喃說:「也是,要是喬炘顧攤子,尋仇的可能比買東西的多!」

「釋菩華,你今天是跟我犯沖嗎?」紅衣女孩沒好氣的說著。

就在幾人這樣逗著嘴聊著的同時,終於走到了那個有點遠的小店面,店面掛著一個木頭製的匾額,寫著「以太坊」三個字,自己龍飛鳳舞極有氣勢著!

「這字看起來怎麼那麼眼熟?」小和尚看著那個氣勢磅礡的字說著!

「開店那天,讓燒燈那老傢伙順手寫一下,他字好看!」藍髮少年自顧自地走進了店鋪當中。

一行人才走進店裡,就看到熟悉的身影,剛剛以為走失的小峰跟阿洋正忙呼的在招待著客人,小和尚跟紅衣女孩到是相當無視客人的就擠了上去打著招呼。

「小峰!阿洋!我正擔心你們是不是迷路了,你看,我還找了佯羽來找你們!好險你們沒走丟!」小和尚一臉如釋重負的說著。

「我說兄弟,我怎麼覺得是我們剛剛請羽哥去把你們找回來的!」小峰搖著頭。

「差不多差不多!意思差不多!自己人不用那麼計較!」小和尚打哈哈的說著。

「你們幾個工作也認真一點,看看人家浩然跟阿猶,都沒有在那邊閒聊!這兩個傢伙不用裡他們!賺錢重要呀!一個混沌不開張,開張就要賺一個渾沌知不知道!」藍髮少年呼喝著在聊天的小峰,並且指著在認真招待客人的幾位。

「那個,我有個不成熟的小問題想問!」小和尚突然像是想到什麼然後發問著。

「既然不成熟就別問了。」藍髮少年快狠準的回應著。

「幹嘛這樣!讓我問一下會死嗎?」小和尚嘟著嘴說。

「我拒絕你就不問了嗎?還不是死要問!有話快問,有屁給我憋著!」藍髮少年無奈的看著小和尚。

「你剛剛不是說每個坊能來賣東西的只有「開坊」的人,還有他的「親傳弟子」嗎?」小和尚好奇的問著。

「是呀!」藍髮少年點頭說著!

「那以太坊是誰開坊的?」小和尚像是抓到什麼漏洞一樣,很開心的問著。

「亞特蘭蒂斯家族!」藍髮少年淡定的說著。

「蛤?」小和尚滿臉疑問著。

「太焱坊是老頭自己開的,然後像是小燧跟風華自己都立了門府,自己都開了自己的坊市,所以他們的門生都要去顧自己的坊市,不能去顧太焱坊。而以太坊不太一樣的原因在,當初開坊的時候就為了方便是亞特蘭蒂斯姊弟用了亞特蘭蒂斯的名字開的,之後以太門的門生又都像寄生蟲一樣的一職吃他們師父師伯的老本,所以就形成這樣很畸形的存在,基本上就是都是聯名開坊的。」藍髮少年解釋著。

「聯名開坊?但你剛剛說你是這次的坊主壓?然後燧人師兄跟風華師兄剛剛一臉驚訝你要當坊主,有什麼不一樣嗎?」小和尚繼續提出著他一百萬個為什麼。

「以太坊開坊通常都不會只有一個坊主,最早是亞特蘭蒂斯姊弟,後來會是以太七子輪流聯名開坊,這次是安婕跟阿虛還有維因一起聯名的,至於坊主就是在每次天坊市開集的時候要去登記負責人的名字,這個負責人要對於自己攤位賣出的東西表示「權責」,他要代表商品的「鑒物」或是「製作」,簡單來講他就是售後服務的提供者,這也是為什麼每個攤位的出售者要是坊主本人或是他的親傳弟子的原因!因為要負責任的。」藍髮少年解釋著。

「那這次坊主不是你呀!」小和尚不解的說。

「除了登記的坊主之外,天坊市還有一個隱藏規則,就是每個坊通常都會有「隱坊主」,也就是只有熟客才會知道的地下負責人,通常特別的商品或是貨物都是從隱坊出售的,這次以太坊的隱坊就是我負責的,所以我當代理師父的浩然就要在這裡做苦工,然後安婕、阿虛、維因的代表也都在這裡了!」藍髮少年終於解釋完之後正要稍作休息得時候,那個漂亮書生急急忙忙的走了近店鋪裡。

「太焱風華,請開隱坊,可否開光?」漂亮書生作出了一個奇妙的手印,說著像是通關密語的東西。

「裡面請。」藍髮少年微微一笑,帶著漂亮書生走進了內廳。

小和尚依然二丈金剛摸不著頭腦的看著眼前他完全不懂的畫面,他轉頭看著紅衣少女與小峰跟阿洋試圖要找到解答,但三人也都一臉茫然的看著她,一旁的大和尚看著一臉矇逼的四人笑著說:「隱坊開坊有規矩的,不是你想看想買就能看能買,要隱坊坊主願意請你進去看那些珍稀貨品才行,而以太坊的隱坊最知名的就是「各士器物」的製作,首飾、法寶甚至兵器跟丹藥,在天坊市有這樣的傳說,只要你開的了口出的起價,以太隱坊坊主開心,就沒有做不出來的器物,只是以太隱坊已經好幾個混沌沒有開光了就是!」

「那麼牛逼!我也要進去看熱鬧!」小和尚聽聞了就拉著紅衣女孩跟小峰往內廳衝過去,只有阿洋死命的站定沒被扯了過去。

「等…」在大和尚還來不及阻止,小和尚幾人就撞上了一道無形的障壁狠狠的被彈了出去。

在幾人相當狼狽的坐倒在地的時候,阿洋搖著頭說:「隱坊在開啟後,沒有邀請是近不去的!」

「你們怎麼不早說!」小和尚揉著撞紅的鼻子,一臉可憐的說著。

眾人就在聊著這天坊市的傳說與故事當中,慢慢地享受著這個四十九年才一次的奇妙市集,幾個新鮮人修者也聽著這些老手說著那些關於天坊市的故事,而市集才剛剛開始,為期半月的奇妙市集也許還有更多的有趣故事會發生著。

以上!

Share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