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以太未來 Chapter 22

第二十二章 遇見了一些奇妙的人

立羽背著簡便的行李,漫步在前往湛藍城的森林步道上,他詢問了來往的路人之後知道只要沿著這一條步道走出森林就能抵達湛藍城最大的衛星城鎮「風栩鎮」,在那裡休息一晚之後就可以再轉搭每日只有三班的磁浮列車,大概再五、六個小時可以到達,這種磁浮列車其實有直通聖心城的,相當的便捷,所以絕大多數的參賽者都會採取這樣的交通來往方式,來減少時間,只是立羽這次並沒有以這樣的方式前往。

立羽這次的行程真的像是一次的深度旅遊,而這一站的路途也是相當得美麗,他享受著那陽光透過樹葉縫隙後溫柔地灑在身上的微暖與悠閒的時候,左側的樹叢當中竄出了一個身材健碩的大漢,穿著類似聯盟中亞麻製的棕色衣服,合身的服貼在大漢相當出色的身材,這大漢比起立羽高上了一個頭,頭上綁著很有上古武士風格的頭巾,前些年在聯盟曾經流行過一陣子,不過這些年確實少見了一些,這大漢頭髮隨意地散在肩膀上,相當寬闊的背上背著在聯盟中少見的古武器,一把雙手砍刀。

他粗獷的樣貌下,有著像是雕刻般深邃五官的臉,還留著一小撮的鬍鬚,相當的性格,而那一雙相當有靈性的眼睛與微揚嘴角的笑意,讓他有著一種很特殊的魅力。立羽很直覺地認為這個大漢一定不是聯盟的人,當然不只是那一把違反規定的古武器,更多的是那種超脫於規則之外的草莽氣息絕對不是來自於條條框框的聯盟教育。

果然他一開口就是一種很奇妙的口音,相當怪腔怪調的說著聯盟的官方語言問說:「小兄弟,你有沒有看到一個看起來不怎麼聰明,挺活潑、淘氣又感覺有點脫線的小麻雀呀?」

在高教中心的語言學課程當中就有提及,在早期的天盟大陸的語系是相當複雜的,在聯盟成立以前,所有各地的不同的種族都有著自己獨一無二的語言,一直在聯盟統一了天盟大陸之後,才有了統一的官方語言「聯盟語」。

但是聽說在「聖域」與「赤地」,他們並沒有像是聯盟發展了官方語言,而是繼續依循古代的語系,必且更在那些語系當中發展出更多的分支語方言,所以相較於聯盟的語系統一來說,他們真的有著更複雜的語言體系。

而一般初學聯盟語的「外地人」,都會向這位豪爽的大漢一樣,由於對於母音子音的不熟悉,說出來的話會相當的怪腔怪調著。

立羽則是刻意的使用了「聖域」中通用性最廣的古體語回應著:「小麻雀?什麼小麻雀?是哪一種鳥類嗎?這森林的鳥是真的不少呀!」

那大漢驚訝並且欣賞的看著這個用著自己國度語言的少年說:「沒想到小朋友居然會說我們聖域的語言?真的是很令人驚喜呀!」

在大漢眼中的判定,立羽身高不到一米七,體格在聯盟的標準當中也都算是偏瘦弱的,與大漢一米九的壯碩身材相比,確實就像是小朋友一樣。

「我說的小麻雀,是穿著淡黃色衣服,頭髮短短的大概到肩膀,總是會笑得很燦爛跟蹦蹦跳跳,你有看見嗎?」大漢比著頭髮的長度然後微笑著說。

立羽才知道這名大漢說的小麻雀是一個女孩子,並不是樹林間的麻雀,他搖頭說道:「我沒有見到,請問您是來自於聖域嗎?」

大漢豪邁地笑著說:「聖域?這名字有多久沒聽到了,這已經是過去很久的名詞了唷!小朋友你的消息不是很靈通唷!」

立羽眼尖的注意到在大漢說話的時候,兩隻耳朵微微地顫動著,應該是將能量聚至耳朵的表現。他循著能量發散的地方讓意識追尋了過去,他微微的感知到極為細小的聲音也收入的耳朵,在他右方的森林當中有極為細小的樹枝摩擦晃動聲,要不是立羽在上次被周子龍襲擊之後偶得的新技能與最近的能量大進,恐怕他也無法如此明確得聽到。

而眼前的這一名大漢卻能夠一面和立羽說話,一面分心的去注意著森林內的動靜。

大漢向著立羽眨了眨眼睛似乎發現了立羽也在觀察著森林的動靜,然後他對著立羽笑了笑,動如脫兔的一閃到了樹叢之中,令立羽驚訝的是他那種突然從極靜變成迅速移動的身法,相當的流暢並且毫無一點點的預兆,並且因為視覺殘留的關係,感覺上這名魁武的大漢像是被樹叢吸了進去一樣,他從來沒有想到身法竟然可以達到這種水準,立羽難以置信地看著眼前空無一人的道路。

在震驚之後過了一會兒立羽才從失神中清醒,本來他還因為最近能量提升不少順帶著身法又進步了許多而沾沾自喜著,沒想到還是人外有人,不禁嘆息著自己真是井底之蛙,想想真是不知害臊呀!

剛才那名不知名的魁武大漢說早就沒有聖域這種東西不知道又是怎麼回事?立羽心裡想說是不是自己發音不標準,大漢誤會了些什麼呢?他抬頭看了看已經攀升到頭頂的太陽,他收起了滿腹的疑惑繼續趕路著。

藍家的宴會廳。

藍鈞旭相當優雅地拿著高腳酒杯,對著幾個形象截然不同的客人敬著酒,爽朗的笑說:「今天我藍家何其有幸能有這樣的機會做這個東道主,來招待幾位難得從遠方來的英雄豪傑們,能與諸位共飲真是人生幸事呀!」

一個瘦小穿著暗黃色長衫的老人翹著二郎腿,姿勢其實相當不雅的半躺在那躺椅上,手上還抓著一個鼻煙壺,緩緩地吐出一口煙之後,才嘎嘎地笑著說:「我谷震天也不過是一個邊疆的糟老頭,哪裡有藍家主那麼風光,不但控制了整個聯盟水運命脈,家財萬貫不說,權力更是如日中天,那才是讓人羨慕呀!」

旁邊一名妖豔的女子放蕩的笑了起來,而那呼之欲出的胸前偉大也隨著笑聲規律地顫動著,風情四射著,也吸引了與會男人們的目光,然後看著那些色中惡狼們的目光,更是挺了挺她的驕傲慵懶的說著:「谷老,怎麼這樣說呢?這話酸溜溜的呢。誰不知曉你祖老一個煙桿在整個南疆是多麼名聲顯赫來著,別說無人不知曉了,你那數以千計的子弟兵,南疆當中隨便抓個人都要恭恭敬敬地叫您一聲老祖宗呀,用不盡的供奉身家,說起來不見得比藍大家主少呢?」

谷老吞了吞口水,卻也知道眼前這女人雖然性感,但宛如長滿刺的薔薇,可以遠觀不可褻玩,他恨聲說:「小騷蹄子,你這是在消遣我嗎?你口子手握整個南域的經濟動脈,我這身老骨頭還得讓他賞我幾口飯吃,哪裡像是藍家主自由自在的,有金山銀山可靠呀!」

藍鈞旭這時才知道眼前的這個妖豔女子竟然是武軍南霸重赤的女人,看她一副風騷入骨的樣子,竟讓人有一股無名火般的心癢。

這些有著南區護衛團所護送的貴賓,是代表「武軍」到首都參加高峰會議的成員,全部都操著一口異國語言,穿著長相也都與聯盟人民有相當大的差異。這次的參訪團總共有九人,但有兩位說要先去前方探路,所以剩下了七位,除了妖豔的白花月之外,那位痞氣十足的老者是東半球中部平原中的武學流派的耆老谷震天,雖說是個武學流派但他們卻同時是整個南疆最大的「昆蟲養殖業」,而這位谷震天就是這「天虺劍派」的老祖宗,他眼中閃動著異芒,周身透露出一股奇妙的氣勢,顯然在能量的積累已經超過了人類體能的極限了。

另外一旁長相相似的是一對雙胞胎,聽其他人稱呼他們為「天地童子」,是南霸重赤的得力助手,據說兩人因為奇妙的心靈感應,所以聯手攻擊起來幾乎能夠以二擋十,但兩人卻是陰陽怪氣的不發一語地默默喝著酒。

而還有一位高大老者更加古怪著,他滿頭的白髮比起谷震天還要花白,但臉上卻滿是膠原蛋白般的找不到一條皺紋,看起來就是少年白一般,年齡約莫四五十歲很難判斷,除了介紹的時候知道了名字叫做鄧藹光之外,其他的個人訊息是一無所知,同樣的他也是極為安靜的沈默著,都僅只是在玩弄著手上的像是小蓮花的小手工藝品。

聽說先行離開去探路的一男一女都是這高大老者的徒弟。

另外兩名則都是武軍的將領,肩膀寬碩的是孟如雄,背上背著顯眼的雙斧,一臉隨時不服來戰的傲氣。另一名則是長相俊秀堪比白花月的貝四維,眼神精明卻不鋒利,有種像是田園閒適的悠然,但卻有種比孟如雄還令人警惕的深不可測的氛圍,應該也是難得一見的高手。

藍鈞旭謙遜的揚手說:「哪有谷兄說得離譜,只是做了一點小生意養家糊口罷了!沒有那樣風光呀!」

這時孟如雄用著他極為洪量的聲音說著:「藍前輩,聽說你們西半球的武學發展了一種叫做御能的怪東西,並且你們八大世家更是有著各自獨門武學,這一次來參加高峰會談,我孟如雄就是要來見識一下,還希望藍前輩可以不吝指教呀!」

這個孟如雄看來就是一個莽漢子,不管禮節的就要向主人挑戰著。

谷震天緩緩地吐了一口煙,滿是嘲諷地說:「你孟如雄真的跟熊一樣!是誰借給你的勇氣呀?別說藍家主比起你輩分高了不只一輩,何況現在還是在藍家的地盤,如果傷了什麼寶貝你那點家底賠得起嗎?就算是你師父若懷虛本人親至,見著藍家主也要客客氣氣的叫一聲藍師,你…是哪根蔥呀?」

要知道藍鈞旭年輕的時候曾經是國家軍訓中心的體技總教官,負責研發跟教學的工作,作為聯盟的新血培訓者,可以說現今大部分軍隊的高層幹部都是受過他訓練的,所以見到他都得恭敬地叫一聲老師,谷震天才會這樣去稱呼藍鈞旭。

孟如雄憤怒地看著谷震天說:「谷老,我是尊重你身為武軍顧問的身份,所以還對你客客氣氣的,如果你想要較量較量的話,隨時畫下道來!」

藍鈞旭斜眼瞄了一下谷震天心中暗罵著,這谷老頭明面上是嘲諷著孟如雄,暗地中其實是鼓勵著孟如雄出手挑戰,讓孟如雄來試試他的底子,看來這個參訪團當中的勾心鬥角也是相當複雜著呀!

藍鈞旭笑著圓場說:「原來是武宗『若懷虛』的愛徒呀!真是英雄出少年,果然剛勇過人,這一位應該也是武宗的高足吧!氣表非凡,果真名師出高徒呀!」

貝四維俊秀的臉上帶著相當淡然的笑意,拱手說道:「不敢不敢,我是武荒門下資質最差的一個了,讓藍老看笑話了。」

武宗是東半球的聖域當中一位地位相當超然的武學大家,在聯盟的記載當中他出自於東半球的西部荒原,也因為他的武學天究也讓這個西部荒原有了「武荒原」的稱呼,而這位武宗據傳已經超過一百五十歲,武功已經超出人類所能想像的範圍,他長期都隱居在武荒深處,不與外界聯繫,但是今天竟然有兩位傳人出現,難不成武軍背後竟然是這一位武學巨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