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太隨筆系列】人間道,朗朗乾坤下真有王法?

在那個古老的道觀當中,一個紅衣道人正靜靜的沏著茶,打破這場靜謐的,是一個藍髮的少年。

「清雲觀,好懷念的地方,老頭這個千幻閣怎麼化成這個樣子?」少年很隨性的坐在了紅衣道士面前,而他隨口提到的清雲觀卻是一個傳說中的地方,而千幻閣是那個稱之為幻尊的存在,所創造的世界,當人心有所念的時候,千幻閣就會成為他念想中的世界。

「我在想,師兄…到底是如何看著這人間之道的?我似乎越來越不懂師兄了?」紅衣道士嘆了一口氣說著。

「老規則可能會說,少跟以太混在一起,腦袋都不清晰了。」少年自嘲似的笑著。

——

清雲觀,是在那個很古老山村中坐落著一座道觀,清雲觀裡有兩位著名的道士,師兄定清與師弟曇火,定清是一位德高望重的道士,他看見人間種種不平,決心要立下規則,改變這個世界,而曇火則是他的忠實追隨者,一直陪伴在他身邊,學習道術並支持師兄的理想。

在一開始,其實這對師兄弟是宛如陌路的兩個陌生人,只是很巧的是,在兩人入世修行的時候相遇了。

清定,來自於天地一縷氣化生,在幾世輪迴之後,悟出了大道,便開始試圖入世理解這個人世間,他立下願,希望能以一生去理解著天地變化、雪中開花、萬物奇景。他開始了他的旅途,走過風沙荒漠、見過雲霞、路過了萬家燈火,而他遇到了那個有對世間萬物感到好奇的曇火,兩人氣味相投之下結成了異性兄弟,而曇火因為定清的學養,所以尊其為師兄。

兩人踏入世間,見到貪官們的所作所為時,心中充滿了憤怒,看著這些貪官利用手中的權力,掠奪無辜百姓的財物,讓他們陷入困苦之中。他們還遇到一位老人,他的兒子因無法繳納苛捐雜稅而被逼自盡,老人的眼中充滿了絕望,接著他們繼續前行,見到了許多惡富,他們仗著財力橫行鄉里,欺壓弱小;還有那些賊寇,四處掠奪,讓無辜百姓苦不堪言。更有昏君在位,荒淫無度,置百姓於水深火熱之中。

「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整個世界一片混亂。」定清感慨的說著。

在看遍世間不平後,定清道人說了這樣一段:「我要朗朗乾坤下事事有王法。」

但訂下王法又是一件多難的事情,不管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而江湖上又是各種的風波險惡,而人本身就是一個一生皆有苦的存在。在兩人不斷地訂出各種規則的時候,也不斷地打破他們所理解的規則,那天曇火終是疑問的問了出:「師兄呀!我們定了是非黑白,但好人未必能得好報,而壞人難不成放下就能了卻因果?壞人憑什麼享受安安樂?」

「所以為了氣、理,我們就算祭天、也要完成著世間法則,還天地一個公正公平的規律。要讓人能安心歸家,天雨有循環,民終有食,野田不荒,付出辛勞的人都有報償,而虧心之人皆有報應,人間所有道都在青天之下。」定清雄心壯志的說著。

「但很難呀!」曇火嘆氣說。

而定清微笑說著:「嫩草怕霜霜怕日,惡人還需犟人磨,那些殺生得来的報,就會是重生時的因果。」

不知過了多少歲月,天道漸成規矩,而當年的清雲觀早已不在,而那高高的三十三天上有了鴻元宮。

——
「你說,現在那個國度,可有朗朗乾坤下的王法?」紅衣道人嘆了一口氣問著少年。

少年笑了笑,然後拿起了一杯茶,輕輕抿了一小口,淡然的說:「我也不懂,但也許那些惡,也都一個個出現了,也許是要一次清理掉吧?但我其實也一直疑惑,這世上真的事事能有規矩方圓嗎?」

少年遠望著三十三天,那眼神深遠,像是能看透三十三天之外的鴻元宮一般。

參考曲目「人間道」

我要走穿這條命去看雪蘭花
我要踏破這雙鞋光腳平風沙
我要白日見雲霞夜裡舉火把
我要這朗朗乾坤下事事有王法
苦雨江頭風波惡
做人一生坎坷多
兄弟我心頭上有件事兒啊
不見孟婆不得過
自古黑白分顏色
別扯放下就成佛
好人未必能有好報啊
那壞人憑啥享安樂
為一口氣 為一理
為一場祭 老子走到底
我要出了門的人再晚也歸家
我要天上落的雨又回到天上
我要吃這一飯守這一野荒
我要這人間所有道都在青天下
嫩草怕霜霜怕日
惡人還需犟人磨
我是你殺生得來的報啊
也是你重生的因果
為一口氣 為一理
為一場祭 老子走到底
我要走穿這條命去看雪蘭花
我要踏破這雙鞋光腳平風沙
我要白日見雲霞夜裡舉火把
我要這朗朗乾坤下事事有王法
我要出了門的人再晚也歸家
我要天上落的雨又回到天上
我要吃這一飯守這一野荒
我要這人間所有道都在青天下
我要鑿過井的人口袋裡有鹽巴
我要那虧過心的鬼目中有王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