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極短篇】被遺忘的大長老,就是被看沒有的意思!

「什麼?連虛空藏都有收到邀請函?為什麼我沒有?」一個其實算是好聽的男生聲音卻用著高八度的音頻說著。

「對呀!我收到了一張虛空藏銀帖,還有一張以太的金帖,難不成身為佛宗大長老的井中月尊者,竟然沒有收到彌勒宴的邀帖嗎?」一個乾淨的男聲,帶著一些挑釁的語氣說著。

「他看你沒有啦!不過就是一個大長老而已,還放帖給你?要來不來啦!」另一個嬌媚的女聲用著不懷好意的語氣說著。

「你們兩個這是在煽風點火嗎?」一個聽起來很厭世聲音的男子說著,像是戳破了那一搭一唱的男女的伎倆一樣。

「涂揚,你安靜點!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女子白了那個厭世聲音的主人一眼。

在一個古色古香的樓台上,一個美麗但有些幾分冷漠的女子,用著茶筅輕輕刷著那墨綠色的茶,淡淡的抹茶香味瀰漫在空氣當中。而在她身旁半躺半靠在她身上的是一個穿著一身粉紅色,有幾分狐媚的美艷女子;坐在女子左側的是一個藍髮的少年,正喝著剛剛沏好的茶,然後兩眼充滿笑意地看著那個雖然生氣但依然長得好看的男子;那個厭世聲音的主人,正輕輕地幫著那個美艷女子按摩著小腿。

「你們就別鬧他了,是說阿逸多怎麼會忘記月?當初賢劫起始,要不是月的點化,也不會有婆娑世界呀。」冷漠的女子將墨綠色的茶在沏了一杯,然後輕輕的一擺手,那杯新茶就緩緩地往生氣的男子面前飛了過去。

「因為等覺不再是當初的小菩薩了,人家早將放下陳年往事,也才不在乎一個沒有實權的佛宗長老啦!過去的人就該過去了。」藍髮少年一本正經地說著。

「以太,你是認真的嗎?」那個生氣的男子認真的看著以太。

「他很認真,我用我認識他七八個混沌的認知打包票!」美豔女子迅速地接過話。

「所以你們都覺得,我應該去合天大道院好好地問上一問是吧?」生氣的男子倒是稍微收起了怒意,冷靜地問著。

「豈止要問,直接把彌勒金殿拆了都行!讓他知道太古極尊大長老的厲害呀!你放心,我跟以太都去幫你壓陣!」美豔女子看似相當認真的說。

就在生氣的男子開始陷入長考的時候,那個冷漠的女子微微地轉頭,然後輕聲的問了藍髮少年說:「我說,阿逸多是得罪了你?還是得罪了小真?你們這是要把他往死裡整的意思?」

藍髮少年笑了笑,淡漠的說:「等覺不會得罪我啦,他沒有那個膽子,只是好像涂家的帖子是屬名當中排第二的名字不知道為什麼成了懷「貞」,然後給炎帝的帖子裡面漏了帝后,接著佛宗大長老沒有收到帖子,真真就覺得一定要好好的跟等覺談談呀!是說,你的帖子不是也有點小問題?」

「我畢竟不是尊位,寫情尊確實不太對,阿逸多這粗心大意的個性,又要幫他自己惹禍了。」冷漠女子默默地搖了搖頭。

「既然知道自己粗心大意,就不要假裝自己很有心,自己寫金帖這件事對他來說風險太大!金帖的收件人哪一個他都得罪不起呀!是說,好險家姐的那一份,釋舍利有幫他認真的校過稿,我說如果沒有釋舍利存在,我真的覺得他們那一眾拉西系統的佛祖,早被清理乾淨了。」藍髮少年笑著說。

「其實你們也不是真的在意,就只是愛跟那些晚輩鬧騰吧。」冷漠女子幫自己也沏了一杯茶。

「不!我很在意!」生氣的男子與嬌豔的女子異口同聲的說著。

「所以你們什麼時候要去拆金殿?我要在海景第一排觀賞著…」藍髮少年笑著說著。

而在遙遠的彌勒金殿當中,那個正開懷大笑的主人,這時卻沒來由地打了一個大大的寒顫,對於一個修行有成的佛祖而言,這樣的冷顫他確實有些心驚著。

「你們呀…,至少給花他們一點面子,別鬧得太兇呀…」冷漠女子嘆了一口氣著。

「熱鬧熱鬧而已,哈哈哈。」藍髮少年開心的笑著,像是就要參加一場歡樂的宴會般的開心著。

而至於這金殿拆不拆?我們就期待看看會不會有後續的故事吧…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