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幻想極短篇】 無緣師徒,了悟世界的天才耳朵

「前輩,這次您怎麼會想來南天域呢?」一個蒼老的老嫗,對著一個藍髮少年相當不合邏輯的恭敬地問著。

「你身為儒道『指點者』,不用叫我前輩啦!而且有了自己的道了,在這條路上你就是你自己的前輩了。」藍髮少年笑了笑,無所謂的說。

「終究是前輩賜下的法門呀。」老嫗恭敬地說著。

「我好久沒有沒過來南天域倒是真的,是說那片山海上面怎麼有了一個宮殿?我怎麼沒看過?」藍髮少年指了指那間陌生的宮殿。

「那是太清上尊仿造兜率天設立的兜率宮,當年前輩您隱世後幾年後建的,所以前輩沒見過。」老嫗解釋著那間宮殿的來由。

「耳朵?他怎麼會在那邊建宮?大赤天的上清宮不著來這裡建宮?沒事找事嗎?」藍髮少年皺了皺眉不解地問著。

老嫗正要解釋她所知的原因的時候,一個嬌媚的女聲響起:「你不覺得那裡很熟悉?」

「參見帝后。」老嫗急忙轉身跟一個極為嬌媚的女子行禮著。

「妳可以回去了!我陪以太去天宮就好了。」女子淡淡的看了老嫗一眼,然後示意她可以離開了。

「真真,你說這裡我很熟悉?」以太皺了皺眉,表示著自己的不理解。

「不是前兩天才聊到山海?」這位炎帝之妻笑著說。

「是這裡呀?也太久遠了,耳朵那麼放不下?我以為他很放的下的。」以太恍然著。

「他說要做個紀念,所以就在那裡建了跟兜率天一樣的域界,最後就成了這個宮殿了,無煩無惱無為至樂之宮。」懷真看著那個很別緻的宮殿。

-------

在很久很久以前,在太古時期諸位大能成尊之後,諸位尊者開始講述著自己的道,並且開始授業解惑著。那時候引領這群大能的領頭羊,鴻鈞道祖就在崑崙山與無盡海之間建起了一個茅廬,然後廣邀著他的好友們在此論道。

那時候,有這樣個長得相當樸實無華的男孩,就坐在旁邊聽著這些大能們侃侃而談的論道,並且頻頻點頭的。而這時,其中一個藍髮的尊者轉頭對他笑了笑說著:「小朋友,你聽得懂呀?你要不說說你聽懂了什麼?」

「物或損之而益,益之而損,故孤寡不長。」小男孩似懂非懂的說著。

藍髮尊者訝異的看著小男孩,然後就開始跟小男孩聊著那些深奧的「道理」,並且開始引起周遭的大能們的注意,並且開始從小男孩的論述中說著那些更為深刻的「損損則益」、「益損則益」、「損益則損」與「益益則損」這些相生相滅的道理,男孩剛開始還能頻頻點頭著,但是越到之後卻開始皺眉著,然後忍不住提出問題,但卻被其中幾位大能斥喝著。

「我倒覺得這孩子說得不錯呀,合抱之木、生於毫末,不就是質變之於量變了。我倒覺得你們淺了。你說是不是呀,老規則。」藍髮尊者轉頭看了鴻鈞道祖後笑著說。

「他跟你小時候有點像。」鴻鈞道祖點了點頭表示同意後,風馬牛不相及的說了一句。

「我長得好看多了。」藍髮尊著笑了,但確實看著這孩子,像是看著當初天真的自己一樣。

「你要不要拜他為師。」鴻鈞道祖向著小男孩指了指藍髮尊者後說。

小男孩聰慧的就向藍髮尊者下跪磕頭著,但藍髮尊者搖了搖頭,然後就像是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的繼續與眾人論著道,而小男孩只傻傻的磕頭,接著瞪大眼睛看著藍髮少年。

「你呀,你的故事裡沒有我的。」藍髮尊者輕輕地向小男孩一揮手,小男孩被奇妙的力量托了起來。

而一切並沒有這樣結束,那些大能著繼續有一句沒一句地談論著,而小男孩就在意旁站著,看著。就這樣時間過去,數日、數月、數年。

終於,論道結束,少年雖在這些尊者的靈氣滋養下,並沒有昏死過去,但還不能辟穀的他,卻已搖搖欲墜著。

「師父,請收我做弟子…。」男孩已成為少年,吱吱嗚嗚的說著。

藍髮尊者走到了少年身旁,輕輕地用手指點了點少年的額頭,一絲的靈識流道了少年的腦海中,少年彷彿聽到了自己的聲音在腦海中迴盪著,像是說了一個好漫長的故事,從未來到過去,從過去到未來,是一個很美很美的故事,唯一的缺點就沒有結局。

「明白了嗎?你終會成為你自己。」藍髮尊者說完,就往海的方向走了過去。

而少年點了點頭,就往了崑崙的方向走去,兩人背道而去著。

後來,少年拜入了鴻鈞道祖門下,甚至在那些當初說他不懂的尊者大能之前成了極道,然後成為了三清之首,而對他而言,他永遠記得那個茅廬前的藍髮前輩的那一絲靈識點化,那無為至樂夢境一般的故事,讓他最終在崑崙山與無盡海之間,設立了一個他所悟地無為而樂的域界。

-------

「所以當初你為什麼不收他?」懷真看著以太問著。

「長得醜。」以太淡然的說。

「那他明白了什麼?」懷真好奇的問著。

「自己長得醜。」以太理所當然的說著。

「你,可以認真回答嗎?」懷真生氣的說著。

「很認真。」以太燦笑著。

山海(譚維維、王心凌 版本)

我看著 天真的我自己
(他明白 他明白 我給不起)
出現在 沒有我的故事裡
(於是轉身向山里走去)
等待著 我的回應
(他明白 他明白 我給不起)
一個為何至此 的原因
(於是轉身向大海走去)

他明白 他明白 我給不起
於是轉身向山里走去
他明白 他明白 我給不起
於是轉身向大海走去

我聽著那少年的聲音 在還有未來的過去
(我看著天真的我自己 出現在沒有我的故事裡)
我聽著那大海的聲音 讓他淹沒我的過去
我渴望著 美好的結局
卻沒能成為我自己

他明白 他明白 我給不起
於是轉身向山里走去
他明白 他明白 我給不起
於是轉身向大海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