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極短篇] 請靈、走火,與入魔(上)

今天又來說說故事了,這也是好久以前的一個紀錄了,曾經認識了一個朋友,他們家庭算是相當和諧的存在,母慈子孝兄友弟恭的,唯一稍微缺點的應該是他的媽媽很容易的「相信」各式各樣的信仰,就是一個相當「宮廟」狂熱者的存在。不過因為他的母親算是節儉,所以也沒有出現什麼大的問題,直到了某一次他的母親在友人的介紹之下,到了一家嘉義深山裡面的宮廟,從那個時候開始,他們家開始有了神壇,並且開始供奉著各式各樣的「神像」,接著他的母親說著自己有帶天命,並且需要「會五母,啟天靈」,所以開始在每個週末的時候開始跑著一些山裡的宮廟,去所謂的啟靈之旅。

就在某一次這位朋友與一位修著茅山術法的修者,也算是我們共同朋友的存在一起吃飯後回家,這位修者朋友就發現了他母親有了異狀,並且其實光是這位朋友在他家,就差點演起了他母親要拿菜刀趕這位朋友的全武行橋段,之後在他待修者朋友離開之後,修者朋友跟他說著另一個他曾經的經歷,也是在某個深山的嘉義宮廟當中,他辦過的「個案」,雖然最後是一對夫妻離婚,妻子繼續去深山修法的下場,不過他還是在三的勸說友人,不要讓他母親在繼續沉迷在這個宮廟的系統當中,否則後果可能會越來越嚴重著。也因此,這位友人就請這位修者朋友處理這個問題,沒想到這個修者朋友卻搖搖頭說,因為他已經跟這個宮廟有了一些恩怨,因此那邊的野神對他很有防備之心了,基本上沒有辦法幫上什麼忙,這時剛好打了電話給友人,也就被問了有沒有處理辦法,剛好那時候有一個從遠方來拜訪的另一個朋友,他聽了挺有興趣的,就決定跑一趟了。

「誒!你這個朋友長得也太帥了,不是什麼明星藝人吧?他真的會處理這種事情嗎?」友人好奇的問著。

「恩,第一個問題我不知道怎樣回答比較好,不過他絕對可以幫你處理這件事,如果你有看過玄幻小說的話,他的地位大概就是那種佛宗外門大長老的存在,你放心,蔡哥不能處理,不代表他處理不了。」我笑著回應著,對於眼前這個看起來有點輕浮的男子,我倒是相當有信心著。

「所以你之前是怎樣處理的?」這個很輕浮的朋友,帶著內地口音跟蔡哥問著。

「我叔那時候要我用雷火咒燒了,然後封在甕裡面了,後來怎樣處理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他有提醒我不要在跟這些對著幹了。」蔡哥簡單的解釋著。

輕浮的友人,皺了皺眉,對於這種簡單粗暴的方式,不同意但也沒有批判著。

這時候我們四個人,已經來到了友人的家門口,而友人的母親看到我們接近的時候,先是抄起了掃帚,就要把我們趕走,看似輕浮的朋友轉頭看了我一眼,我笑了笑就叫了聲:「阿姨,好久不見!我又來玩了呀!」隨著我的聲音,我也稍微擋在了蔡哥身前,友人的母親先是突然停格了一下,沒幾秒的時間就回復了平常和藹可親的模樣。

「好久沒有來啦!快進來家裡坐坐。」友人的母親一如以往的接著我們進了家中,而友人轉頭看這我們,有些訝異並且眼神露出了擔憂,因為他確定了自己母親的行為真的很不正常。

就在阿姨去廚房忙的時候,有人忍不住問著:「為什麼突然會這樣,你跟我媽說話之後,她就沒有中邪了?」

「不是,因為他暫時隔絕了所有外靈的接觸,你母親無法被外靈影響到,不過這也是暫時性的,除非你讓他一直在你媽身邊住著。」輕浮友人說著。

「阿弟一直都很神秘呀!」蔡哥忍不住說,而我只能聳了聳肩。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