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貳仟壹佰叁拾叄] 你有故事,我有酒,從操舊業的「諮商小房間」

親愛的各位捧友們,今天順利活下來了嗎?

不好意思,今天稍晚做寫網誌了,有一點業務要處理,

然後最近不知道為什麼?也許真的是水星逆行帶來的「氣場」,

很多其實不算是我現在生活圈的人出現,然後跟我聊著天,

許多「往事」般的存在,突然在生活當中有了一些消息著,

接著,很有趣的,好久不再出現的「諮商小房間」,默默地又在高雄重新營業。

這個營業到小少爺剛剛跟我說他很羨慕今天來的客人,

他很想要跟我有完整的一對一的談話時間,他說他有很多心裡話想要跟我說,

但我差點想要醜拒他,但突然覺得如果他都用醜拒的話,

人類男性有大概率都不達到及格線了。

如果認識我很多年的人,應該可能會知道,在我大學外宿之後,

我的房間變得有一種很奇妙的狀態跟氛圍,就是它是個「半公共場所」的存在,

基本上就是訪客相當多,不管是跟我一起住同棟的室友,都會在我房間串門子。

或是各方來訪的捧友們,都會像是必經的觀光景點一樣,一定會出現在我房間,

除此之外,我房間還會有著,當不管好友、同學、學弟妹出現任何需要聊一聊,

或是出現任何一種人生困惑的時候,都可以殺到我家,

然後跟我好好的聊一聊,沒有時間限制,偶而還可以有零食食物招待,

這樣的諮商小房間,在我的大學與研究生生涯,應該是一個很特別的存在,

這裡我真的很想調查有多少人來過我房間諮商呀?

我真的想要算算我其實應該有多少的功德值,或是我少收了多少諮商費呀!

而這一間諮商小房間,隨著在我從嘉義搬到台北之後,嘉義據點就暫時歇業了,

然後默默地在台北似乎開始了另一個諮商小房間的營業據點,

那時候,我真的覺得我的諮商小房間雖然比當初嘉義據點小上一些,

但那一個星光熠熠,真得是我必須說相當的驚人呀!

然後,這一個諮商小房間,也開始有更多的功能存在,

甚至開始包辦靈媒諮詢,以及各式溝通,我記得那時候我連婚姻諮商都有了!

反正,諮商小房間在台北確實是擴大營業到了一種極致,

而這些年,因為我默默地回到了高雄,我也沒有特別要經營諮商小房間的意思,

這一個諮商小房間就這樣關閉了很多年,

也不是我沒有在試著傾聽朋友的心裡話,而是真的都是約餐廳聊天,

但因為疫情,所以今天小房間,因為有訪客再度開張。

我是不知道這樣的小房間有沒有存在的必要性,

但每次當這些需要分享一些情緒的友人,離開的時候能有稍微緩減迷惘或情緒,

我就會覺得其實這樣的存在是好事,也總覺得是讓人開心的,

你說,我真的有那麼無私奉獻嗎?

也不是呀!我不是都說了,你有故事,我才有酒呀!

當有人願意用他的人生故事跟你分享,我並不覺得我虧了什麼就是了!

剛剛跟大少爺說著關於諮商小房間的事,他默默地翻了我白眼,

他說,你這個習慣真的很母湯,才不是從大學才開始的,算算有多少年這樣了!

然後他還說要去跟程總一起嫌棄我呢!

我不知道,有沒有人懷念我的「諮商小房間」,也不知道這會不會是曇花一現,

但多年過去,我依然會說,如果你有故事,我也有酒,那就聊吧!

至於失態?或是那些說不清講不明的,我想理一理,總會有方向的!

親愛的網誌先生,如果以曾經是小房間的訪客,你會懷念嗎?

以上!

2 thoughts on “[貳仟壹佰叁拾叄] 你有故事,我有酒,從操舊業的「諮商小房間」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