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極短篇] 原來是自己造的孽?

依然是在那一個充斥著符文的世界當中,那個在符文世界核心的依然是那一個風情萬種的女子,在她聽見了那個像是裂帛般的空間撕裂聲,她微微地抬起了頭,看了那個聲音出現的方向,一個藍髮的少年像是拉開了簾幕一樣的從一個空間的縫隙穿了出來。

「我說,你怎麼又來了?把封閉的萬法之界當自己家廚房這樣來來去去的,也就獨你一份了,我家孩子這次可沒出什麼問題呀!你跑來又為了什麼事?」美豔的女子對著那個一頭亂髮的藍髮少年問著。

「就不是大家都在玩遊戲,我有點無聊囉!」藍髮少年無所謂的四處望著。

「你不只坑了我妹婿呀?還坑了誰進去?」美豔女子馬上推算到這少年八成是來這裡避風頭的。

「同樣手法,花花呀!燒燈呀!藕包呀!還有葉子跟老規則,基本上能騙進去當BOSS都騙進去了,不然難不成真的讓老頭子一個人打上萬個小朋友,如果一不小心讓他打出真火了,就算我有找阿靈當救護大隊,也不一定治得過來,而且我第二批放進去的,還是釋蓮華那一群比較閒沒事幹的後輩,其實打起來可精彩了!」少年慧黠的笑著。

「你這是把五界裡面一半的大能都坑進去了呀!是該躲一躲風頭!是說現在躲進來幹嘛?他們現在不會找你麻煩呀!」美艷女子先是表示理解,又覺得好像有些不清不楚的。

「另外一部份,就是該被我坑進去的我都坑進去了,所以對面那邊鬧的事情,我一下找不到人問,想說問問你,怎麼對面又出了什麼事?害我這假期什麼娛樂都沒有了?」少年無奈地抱怨著。

「問我勒!所有人都在跟我問呢!我還要問你是怎樣打算的?」美艷女子沒好氣的說。

「蛤?這又是哪一招?問我什麼?」少年一下倒是蒙了。

「上次小宇得事情之後,某人在瑤池開了上千的大洞,湯西後來就想辦法聯繫我,跟我說不是說好可以小小懲戒我家孩子的,『太尊』這下子是什麼意思?」美艷女子攤了攤手。

「蛤?我那時候不就是想給個暗示說孩子們還有我在看管的意思嗎?」少年有些驚訝的說著。

「我知道呀!但我們都沒有想到你會急衝衝的出手,然後我也沒想到沒想到『太尊』在這些老古董心目中有那麼可怕呀!大家都不知道你這次是要出什麼招?是真的生氣了?還是單純是要顯擺你神識又再進一步了?又或是有什麼計畫著?所以各方後續的一切計畫都先壓著了,靜待『太尊』後續的反應呀!」美艷女子嘆了一口氣。

「你是怎樣跟母老虎說的?」少年皺了皺眉頭問。

「我只能跟她說我也不知道你怎樣打算的,說可能要問安潔,或是問你本人。不過,你上次過來的事情,鴻鈞知道了,也跟湯西說了,所以好像又變成了你不讓我透露你之後要做什麼了?」美艷女子一臉無奈地回答著。

「合著是我最近那麼無聊,就是因為他們擔心我攪局鬧事?是說現在老規則他們全被我坑進遊戲了,他們不會覺得我要趕一票大的吧?」少年搖著頭說。

「應該不是他們覺得,是他們就以為你正在幹一票大的!」美艷女子笑了笑說。

「看來還是先得放一兩個出來,難怪我就覺得老規則這次也太好坑了,原來是想看看我接下來的行動?是說,如果他們知道這只是例行性的惡作劇,不知道會怎樣呀!」少年難了口氣說。

「還能怎樣?就只能覺得自己蠢,又被你蒙了一下!不過要不是我知道你真的是無心插柳,我真會以為你從一開始就只是為了策劃這次的惡作劇,要坑所有人進去試玩你那個新型的試煉空間。」美艷女子白了少年一眼。

「你看出來我想要讓他們幫我試一試三六九劇本大任務推演空間呀?是說其他的真的都是意外呀!」少年無辜的說著。

「我知道你沒有故意要驚嚇他們,你這兩天應該很無趣吧?」美艷女子笑著。

「所以才來你這抬槓呀!」少年甩了甩頭,像是剛剛說的那些惡作劇,就只是一件小事,不用太過在乎一樣。

「你唷!有時候真的挺造孽的,你姐說的沒錯,對大多數大能來講,你就是一個禍害!」美艷女子搖著頭說著。

而兩個人,就在這個被稱之為萬法之界的絕世禁地當中聊著天,打算藉此度過少年口中說的假期,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