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幻想極短篇] 疑似故人來?壽星大鬧問情棧(上)

那是一間像是古代客棧一般的建築物,但卻有一些些的像是古早時代尋芳客會去的場域一樣,但又少了幾分的煙火氣息,多了幾分高雅而不可侵犯。一個絕對不像是尋芳客得俊朗男子步入了這個建築物當中,會這樣形容那個男子的原因,是因為他身上有著奇妙的禪機味道,雖然是做儒生打扮,但一身的氣息卻會讓人誤以為是一個得道的高僧一樣。他抬頭看了看建築門匾上的那兩個「問情」大字,燦然的笑著。

「客人來了,主人可在?」男子清雅卻不失磁性的嗓音,不重不輕的響起,很奇妙的充斥了整個院落。

「中月?稀客呀!有好些年頭不見啦?」一個像是剛睡醒的女子聲音,有幾分慵懶,同時這聲音動聽,讓人猜想著這聲音的主人定是美麗的不可方物著。

「我就說嘛!我們這過硬的交情,你光是聽聲音就認得我!怎麼可能會跟著那些小黑粉們瞎起哄著!」這男子正是佛宗的客座大長老,井中月。

「不是吧!你不會就因為那個無聊到極致的小事,特別跑到問情棧來吵人吧?」一個年輕男子的聲音響起,有些嫌棄的說著。

「以太?你怎麼跑來了?」井中月有些訝異的說著。

「頭痛,來聽琴呀!」伴隨著聲音的響起,一個藍髮的少年跟一個美麗的女子從廊道走出,到了大廳跟這個不請自來的井中月招呼著。

「黑!悱瑄,好些年不見啦!」井中月向那個美麗女子打了招呼。

「好久沒有聽到這個稱呼了。」悱瑄微笑的說著,像是對著這個久違的稱謂有著很多的懷念。

「他們都怎樣叫你?師師?圓圓?愫愫?還是有人叫你情尊?」井中月爽朗的笑著。

「我跟著我姐他們叫愫愫,有時候會用現世的名字叫,所以別看我,古真名這種東西,我好像真的沒有這樣稱呼過。」以太搖了搖頭說。

「就是個稱謂罷了!不過確實我自己都快忘記那個名字了,是說中月,你和荼蘼最近還好嗎?」悱瑄輕輕地揮了衣袖,那茶與茶几隨著主人的術法相繼出現著,悱瑄也招呼著兩個客人坐下。

「老樣子,各過各的,各自安好。」井中月笑了笑,而跟悱瑄眼神的交流,像是彼此了然於心著。

「你呀!終究還是有些情執著。是說,你適才說小黑粉是什麼來著?」悱瑄有些疑惑的問著。

「還不是現世,現世你跟他的小黑粉他們聊著,説阿奇比他帥,他覺得你們的交情你怎麼可以這樣說著,我以為就是再現世叨叨幾句,天知道竟然找到上界來了,是不是有那麼幼稚?」以太忍不住地嫌棄著。

「這很嚴重呀!悱瑄呀!你說,看看我這俊俏的臉龐,比起涂子奇那個傻樣?怎麼可能會輸?你說跟涂子真那個小妖孽比我就認了,涂子奇呀!那個貌不驚人的小屁孩?」井中月瞪大眼睛說著。

「你真好意思呀!」以太翻著白眼。

而兩人,就這樣看著悱瑄,等待著他的評論著。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