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幻想極短篇] 疑似故人來?壽星大鬧問情棧(下)

就在那個古色古香,似客棧又不是客棧,像是樓台卻又非樓台的建物中,三個認識多年的老友隨意地坐在客廳當中,有一句沒一句的搭聊著。而話題竟是落在了其中一個堪稱當是大能的人是不是很幼稚的之上,雖然看起來有些荒誕,卻其實對三人來說卻不算陌生著。

「怎麼突然跟孩子計較著了?你的現世皮囊可是你自己選的,你還跟孩子爭什麼?」相較於炸毛般的井中月,悱瑄倒是相當淡然。

「我無法接受的事,下界的妳審美觀竟然如此低落!所以覺得要跟你說說,看看是要開光還是點眼,應該讓你下界的肉身通個靈,讓他回覆一些審美價值。」井中月認真的回應,但卻再度惹的以太的白眼著。

「讓我插句話,你知道阿奇的肉身是他娘選的嗎?我可以理解成為你覺得阿時的審美觀很糟糕嗎?」以太忍不住地嫌棄著井中月。

「這一碼歸一碼,我確認我跟悱瑄的審美觀,一直跟涂家的不太一樣,狐魅那一個不是我們的審美價值呀!」井中月絲毫沒有懼怕著,這也算是這個佛宗客座大長老的底氣呀。

「時兒很美呀!是說你不也覺得她們當代的靈狐聖女很不錯嘛?」悱瑄笑著說。

「小火狐確實是漂亮的,但這不妨礙我比涂子奇好看這件事!我真心覺得只是因為他們都被我當初覺得應該要見證實力,所以不在乎那些愚蠢的造型師的設計,因此對我的容貌有了相當的誤會。」井中月依然不依不饒的說著。

「愚蠢的造型?」悱瑄不理解的問著。

就在井中月打算阻止著以太的瞬間,以太已經一個響指,一幅全息投影般的景象出現在三人眼前,是一個平頭然後髒呼髒呼的男子的圖像,然後是一個響指,又換成了穿著厚貂的黑乎乎,看起來很勞模的男子。

「以太!!!我真心懷疑,你其實是那個屁孩小和尚假扮的了!」井中月瞪著眼前的藍髮少年吼著。

「這確實不是好看的樣子,中月,你怎麼會容忍別人這樣對待你,我印象中你現世的樣子還乾乾淨淨,很得體的呀!」悱瑄看著照片皺了皺眉。

「就都是戲,人生如戲呀!我本尊好看就好,你就說!是不是好看?」井中月自戀的摸了摸自己臉頰。

「太古十大美男子,這榜單我也是參與投票者之一,我不會自打嘴巴。是說,下界的你,真的還好。」悱瑄相當實誠的說著。

「悱瑄,難不成我們要友盡了?」井中月哀怨的說著。

「好啦,你看在他下界的生日到了,妳快稱讚他好看好了。」以太無奈地看著那個宛如怨婦的井中月。

「喔!你下界的生日要到了?生日快樂呀!他們怎麼幫你過生日?下界的我會去幫你過生日嗎?」悱瑄倒是相當貼心的送上祝福。

「下界的我們到真的還沒碰上面,就只有以太當線人吧?冪兒還有荼蘼都會來,炅也會來吧?狐相跟白帝、靈后還有老郭他們,應該都會一起吃個飯,反正也是小生日沒什麼,本來有想邀他們亞特蘭蒂斯家的人來,但是大牌呀!請不起呀!」井中月隨口說著。

「誒誒誒!我不是讓阿虛帶禮物去了!阿不然你想辦法讓我不用隔離呀!」以太再度翻著白眼著。

「好了,你歇會兒,看看你那個白臉白唇,你最近到底又用了什麼傷神識的術法了?悱瑄你先給他一曲寧心吧!」井中月倒是打斷了以太的碎念。

「你不說,我都忘了,以太,阿時那裡你就別再三天兩頭就過去,傷神。」悱瑄嘆了口氣說。

「不是吧,萬法之介不是你家廚房呀!你又去幹嘛?」井中月瞪大眼睛看著以太。

「不就是那小子到現在回歸不了,我就想問他媽有沒有要幫他通通氣呀!總不能老是在我這裡撒嬌撒潑吧?該工作還是該工作!」以太揉了揉太陽穴說。

「你先睡吧!管那麼多做啥!」井中月念著。

而同時,悱瑄的琴聲響起,以太在朦朧之間,就聽著琴聲,跟兩著好友的談天聲音,慢慢地睡去,而不管是眼前的壽星的井中月,又或是問情棧的主人悱瑄,就像淡淡的薄霧一樣,搖曳著。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