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幻想極短篇] 原來他們是這樣認識的?

這世界上,有許多好友,他們也許相濡以沫,也許是知音,也許是曾共患難,而這些彌足珍貴的友誼,總會有一個開端,而今天就來記錄一些,也許你從來沒有想過他們是這樣認識的過程。

----

那天,一個看起來呆頭呆腦的小和尚來到了以太居住的領域,那是在那個小和尚還對於這個世界不甚熟悉的時候,雖然在這個被稱之為以太域的地方,是他理論上最熟悉的幾個空間之一,但正如他的外在所顯現出的不聰明,這一個呆不溜秋的傢伙,就真的在剛跨入這個領域後的不到五分鐘後就迷了路。而迷路就算了,天知道是如此的運氣好,這一下緊張的讓小和尚感覺肚子不斷的翻滾,是的!也就是傳聞中的「屎在滾」的狀態。就在這個危及時分,他看到了一個相當清秀的男孩子,剛剛從這個領域的邊界走了進來,便宛如看到救星一般他就迎了上去。

「嘿!這位長得很帥氣的小哥哥。」一個看起來應該要是很萌很可愛的小和尚,用著像是猥瑣的拐賣人口的大叔的口氣,向那一個清秀的男孩子打著招呼。

那個被搭訕的男孩,看到這個小和尚,微微的皺了皺眉,但因為他知道能進出這一個領域的人們,大多數都跟自己的師門極有淵源,所以雖然覺得不對勁,但還是停下了腳步,用著滿是疑惑的眼神看著小和尚。

「那個,你是第一次來以太域嗎?」小和尚帶著幾分期待跟幾分快要忍不住地滾痛,有些猙獰的說著。

被搭訕的男孩微微搖了搖頭,雖然他鮮少來到以太域,但他確實已經不是第一次來到這個領域了。

「太好了,你知道以太居在哪裡嗎?或是最近的廁所在哪裡?」小和尚看到男孩表示不是第一次來,覺得真的遇到救星。

被搭訕的男孩,先是點了點頭,然後又搖了搖頭。

「你是啞巴?不能說話嗎?嗯!雖然說佛度有緣人,但我真的不會治啞巴!而且就算我會治,你也不要給我治,我上次剛學會治痔瘡的法門的時候,想說要幫我一個很無聊的師兄治他的痔瘡,沒想到我偷偷在他的水裡面加了我剛學會的藥方,結果他就拉了三天三夜,聽說他擦屁股擦到痔瘡都流血了,所以我說…」小和尚像是忘了自己絞痛的肚子一樣,話夾子全開的開始聊著廢話。

「我不是啞巴…」被搭訕的少年雖然有一點點被這個話癆小和尚驚訝到,因為從他入了師門之後,第一次見到話如此多並且密的存在,連那個其實跟他差不多時間入門的小師侄的話都沒有眼前這個小和尚嘴碎。

「喔!你不是啞巴那太好了!是說你不是啞巴就說話呀!你知道以太居在哪裡嗎?歐!我的肚子,你先跟我說最近的廁所在哪裡?」小和尚想起了自己絞痛的肚子。

「以太居大概是往那個方向,廁所我不知道,我其實也是第三次來而已,我在等我師侄來接我。」少年指了指南方,然後表示自己真的不知道廁所在哪裡。

「你師侄?你看起來年紀沒有比我大多少呀?有師侄?你應該跟我一樣,拜了一個輩分很高的師父,你知道,這真的很麻煩,其實我什麼都不會,然後就一堆人叫你師叔之類的,然後就只能裝作好像自己懂些什麼一樣,但其實真的很怕他們要問我什麼刁難的問題,真的很辛苦呀!」小和尚像是找到了知音一樣的抱怨著,再度又忘記自己滾痛的肚子。

少年相當有同感的點了點頭,但在聽到小和尚肚子發出咕嚕咕嚕聲音後,他指了指了小和尚的肚子。

「唉唷!對!我的肚子呀!」小和尚一手捂著肚子,一手捧著屁股,皺著眉,相當的滑稽著。

少年從衣襟中掏出了一片雪白色的玉片,然後遞給了小和尚,示意他把玉片放在肚子上。小和尚接過後,在照著少年指示把玉片敷在肚皮上之後,那清涼的感覺,稍稍緩解了絞痛的腹部。

「謝謝!謝謝!你這兄弟我交定了!走!我帶你去找廁所,廁所這種東西有人一起找,找起來更有動力!」小和尚一幅意氣風發的說著。

少年聽著小和尚亂七八糟的話語,忍不住皺了皺眉頭,但對於小和尚的熱情他卻討厭不起來。

而這時,遠處走來一個有些臉龐圓潤穿著藍色衣服但也是相當清秀的少年,小和尚看到了少年興奮的喊這:「小峰,你總算來了!我的屎都快爆出來了!最近的廁所在哪裡?」

圓臉少年先是忍不住向小和尚翻了一個白眼,然後向著那個不多話的少年點了點頭說:「小師叔你也到了呀?那個師伯祖說看到你的時候,跟你說到大殿找他就好。」

不多話的少年點了點頭,而這時候小和尚又再度忘記自己的肚子開始說著:「什麼?兄弟!小峰是你師侄呀!沒關係沒關係!我有個朋友呀!他的輩分也是無敵高,他都說我們可以各交各的,雖然我跟小峰也是兄弟,但你也可以是兄弟沒關係的!」

「那個,葉子呀!我說你這個話應該是你是長輩才可以這樣吧!這話聽起來真的怪怪的呀!」小峰皺了眉說著。

「沒事沒事!照輩份,我跟你阿虛前輩算平輩,但你也跟我是兄弟,所以理論上我應該是跟這個好兄弟也是同輩,而且如果要算的話,你看我都叫漂亮終尊姊姊,還有真真姊姊,照這樣子講,難不成你要叫我祖嗎?就隨便交朋友就好!這是你佯羽哥說的!」小和尚淡定的說著。

「您是家師的朋友?」話不多的少年驚訝的說著。

「你師父是?」小和尚疑惑的問著。

「他是師父是我師伯!」小峰搶著回答說。

「誒!不不不!我只是覺得這樣稱呼漂亮終尊姊姊她會比較開心,我絕對不算是漂亮終尊姊姊的朋友,我師父是燃燈佛祖,所以我們應該是平輩論交就好。我叫做釋菩燁,是現在佛門裡面最可愛的小和尚。」小和尚燦笑著。

「我是易洋。」少年有禮的自我介紹著。

「唉唷威唷!快拉出來的,先不要聊閒話了!小峰,廁所在哪裡呀!」小和尚這次兩隻手都只能捂在屁股上,一臉快要憋不住的樣子。

「還不就你話多!往那走,最近的廁所在那。」小峰指著前方的建築物。

就在小和尚一拐一拐的捂著屁股困難的往廁所前進的時候,易洋皺了皺眉,然後輕輕的說:「我送你一程好了。」

一道清冷的劍光御起,三個少年就在這一到御劍光輝之中,往前方的建築飛去,而空蕩蕩的以太域邊界,只留下一聒噪小和尚驚訝的呼聲說:「太酷了,兄弟!你會御劍飛行呀!」

而就是這樣鬧騰的相遇,讓這三個現今五界當中相當於小霸王的存在,就這樣不知不覺的成為了至交好友,而之後他們又怎樣勾搭上其他的小霸王,那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