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小說時間] 最後的烽火漫天,盛大的告別還是悄然?

少年,築構起了一個很奇特的空間,一個幾乎無法攻破的空間,但他其實很不喜歡這樣的形式,加上他連日下來的情緒不佳,他的神色看起來是真的相當的糟糕。一個有些萎靡的老人家,緩緩地走向入了那個被構築起來,方方正正的空間,時不時的回頭看著後站著的那些人,除了那個結著複雜印記的少年外,有一身火紅的道人與和尚,看起來像是貴公子但帶著一串水晶佛珠的青年,一個一襲淡綠色罩衫的清麗女子,一個一身紫艷的女人,還有站在一旁神色相當淡漠抱著一隻胖橘貓的白衣女子,身旁還站著一個黑衣極為俊朗的男子。

「你做的這個真相個棺材!很沒有美感!」紅衣道人轉頭看著少年,試圖打破這過於沈悶的氛圍。

那個有些萎靡的老人,聽到了紅衣道人的話,轉頭笑了笑說:「炎尊,這本來就是老朽的棺材,以太大人願意幫老朽這個忙,花上了他如此多能量耽誤了大人的回歸,老朽已經感到相當的抱歉了,這外型何須講究?」

「你沒看他那一臉不滿意的樣子?我說老沙,這次你怎麼不讓你那群小孫孫們送你,好歹也是最後一段路,也應該轟轟烈烈地一下,怎麼講堂堂元素王者,鋪張盛大是應該的,這怎麼有點寒酸呀!」紅衣道人有些感慨地說著。

「不有個孩子來了嗎?」萎靡老人轉頭又著極為溫柔的眼神看著白衣女子抱著的那隻胖胖的橘貓。

那隻橘貓,大大的眼睛也望著老人,甚至讓人感覺到那隻貓咪的表情相當人性化的,像是眼睛盈滿淚水一樣的感傷著。

「小火滴,等下次的元素潮汐,只要你重燃生,我必然去尋你!」那個貴公子走上前了幾步,輕輕地拍了拍老人的肩膀說著。

「月大人的恩德,火滴只能待到下次有緣燃生才能回報了。」老人看著貴公子,有些感傷的說。

貴公子搖了搖頭,緩緩地退了下去。而老人,望向了抱著橘貓的白衣女子,有些侷促的吱吱嗚嗚著。

「想說什麼就說吧!這半生的相交也是緣分!」白衣女子冷冷的說著。

「終尊,在地星上的這些孩子,還煩請終尊多多看照著,他們都是些可愛的孩子,願他們能不受到原宿界的那些紛紛擾擾所侵擾。」老人深深地向女子行了一個的大禮。

「就算我不想管,他也不會不管,他管了,我還好意思袖手旁觀?你就不用操心這些了,涅槃之後,望你能找到那一絲契機回歸吧!」女子微微頷首,然後眼角餘光掃過了那個神色依然不佳的少年。

「老沙,差不多了,你的能量在散逸了,再這樣下去,別說這炎能直接燒毀這個國家,你散失那麼多本源,你別說再燃生了,能不能再燒起來都懸!那個胖女孩,生活還過得去,在現世還有個過得去的照顧著,也還有好些年才會要質燃,雖然我也不知道那時候又是怎樣,但老頭總會看顧,而如果需要我能幫上多少也會幫的,畢竟相識一場。」少年皺了皺眉,有些催促的說著。

「多謝大人,炎尊您適才說沒有那些子孫,有些寒酸!但其實看看,老朽這次辭世,上古十大來了半數,這記載以來哪有一個元素王的寂滅有這樣排場?多謝朱尉送老朽一程呀!」老人豪氣干雲地說著,然後毅然的走入了那個方形的空間結界當中。

在老人走入結界之後,結界緩緩的閉鎖了起來,就在閉鎖的瞬間,那一股驚人的熱量輻射了出來,那漫天重重火影把黑夜照的明亮,而那炙人的任意像是層層疊疊的熱浪一樣向外襲捲而去。白衣女子懷抱中的貓咪悲鳴了一聲,像是想要掙脫女子懷抱得掙扎著,女子輕輕的撫麼著貓咪的後頸安撫著,然侯以她為中心的漫起了淡淡的白霧,迎上了熱浪。一瞬之間,那白霧向四周散了開來,從這群人所在地,慢慢籠罩住了周圍的山林,要不是是深夜又是在山林當中,那漫天的白霧勢必被當作一個氣候奇觀討論著。

持續了大半時辰之後,那淡藍色的結界慢慢地淡化著,一聲宛如紙張被撕裂的聲音輕輕地劃過沈寂。那熱意迅速的散開,白衣女子周遭的白霧也漸漸散去,除了氣溫稍稍提高了一些外,像是什麼事都沒有發生的一樣,除了胖橘貓的咽嗚聲。

「輝煌如斯,依舊一身孓然,成皇如何?連一盃土也沒有,生生死死也只是悄然。」少年看著那個消失的結界感慨的說著。

那個一襲綠衣的女子,走過去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後移到了白衣女子身前,輕輕地拍著胖橘貓的頭說著:「要好好生活,長輩對於孩子其實真的沒有太多高遠得期望,只希望你們能平安一聲。」

而那個紫艷的女子,走到了少年身邊,輕輕的說:「這些日子辛苦了!」

幾人望著那逐漸散去的白霧,沒有感傷,也沒有欣喜,就如以往的平淡,安靜著。

對於這一場,盛大的悄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