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小說時間] 不許天下人謗,不許天下人誤

就在那一剎那一閃快劍,少年驚呼:「薩麥!」


一旁被稱呼為薩麥的男子,極為迅速的彈出一道劍光,試圖擋下那一閃而逝去的劍茫,但卻仍舊慢上了那麼一瞬,眼前的男人的小指就他自己的一閃劍光後落下。

『該還你的。』男子面不改色地說。

「真的不必這樣,沒那樣嚴重。」少年搖了搖頭。

『三個渾沌前,你為了那碎嘴,從此不再與五藥合作,更是一人挑了藥魔一門,在倒下前你只說了一句,她無人能議論,我記得的。還有那個不許天下人謗她的天誓,總要付出些代價吧!』男子目光堅定地看著少年。


少年搖了搖頭,撿起那落下的手指,順手撕開了自己的衣擺,相當嫻熟的替那男人包紮著。

「難不成我滅了你家?連你老婆我都殺了嗎?至於嗎你?」少年不顧薩麥的阻止,咬破了自己的手指,隨著那泛著黃色光暈的血那淡淡的藥香漫了開來,他迅速的用那流出非紅色的液體當作了藥劑,塗在那男人手上的斷口,然後邊包紮邊說著。


「你現在很虛弱!」薩麥有些生氣的說。

「沒事,不差這一點。」少年搖了搖頭。

『藥靈血,你怎麼了?你怎麼需要吃那種大補丹劑以至於血含藥靈芬芳?』男人有些驚慌著,要知道藥靈血是少年的一種特殊體質,當他服下大量的藥草或是丹藥的時候,身體的血液會自主的轉換成宛如藥劑的存在,堪比百煉的丹藥,但其實這是少年一種自我防衛的身體機制,當他重傷或是身體出現問題的時候,用了大量的藥劑續命的狀況,身體為了防止那代有三分毒的藥石,所以進行的一種防禦作用,身為多年的老友,他怎麼會不知道藥靈血齣限期後所代表的意義.

「不就那天還是傷到了些本源,那些日子都不能靜心,浮躁!好了續上了,這七天別在動劍,在動下去你師姐都接不回去!」少年平淡的回應,像是在解釋著前些天自己的憤怒不是因為誰,也提醒著男人不要在妄動,他輕巧在收尾的包紮上打了一個很故意的蝴蝶結。


『這人情沒還上還加了…』男人有些為難的說著。

「我答應過的事就是答應過的,這些年也不像當初那樣計較了,她沒在乎,我也沒有那樣走心,該抱怨的抱怨完,脾氣過了就過了,都幾歲的人了,早沒有當初那種火氣了。」少年白了男人一眼依然平靜的說。

『她們三個都是你不可觸碰的那塊,我前些日子還說,如果當初封神時你在,商紂下場可能還更淒慘,沒想到就撞上了這事,本想說還上了,等到那時你…』男人嘆著氣說。

「還提封神,亂七八糟的,那劇本真的…,你竟然知道她們都很重要,你就知道只要她真沒往心裏去,而她也還在,我還會怎樣?說你笨你還不是假笨,回家問問也知道,難不成又吵架了?她沒說?」少年這次毫不掩飾地翻了白眼。

『她不就在看戲,要我不急…』

「然後你就風風火火的跑過來演了這齣?咳咳咳…」少年無奈的說著,然後像是被氣的咳了幾聲。

『這不是擔心你們…』男人不好意思的說著。

「你們沒事了,但你麻煩大了,先不說我跟你算帳…」站在少年身旁的薩麥,冷冷地看著男人,然後指著男人身後。

男人順著薩麥指的方向看去,一個一身白衣的女子,用著極為冷漠的眼神看著他,輕輕地說:「誰讓他能量又散溢了?我說過,不許天下人誤他康復!」

『這我想我可以解釋的!』男人慌張地搔著頭。

「傻子!她心中最柔軟的那塊,也是他呀!」薩麥笑了,很少見的笑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