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小說時間】 三生煙火換一世迷離,誰願相換這份美麗

藍髮少年在那滿天飛雪的草棚下煮著一壺燒熱的液體,那滾燙的水氣在被冰冷的寒風吹過後又迅速地的成了薄霧,而那霧氣當中瀰漫著一股醉人的香氣,那一壺的滾燙,應是一極為上品的黃粱液。那勾人的酒香,就這樣隨著寒風一里一里的漫了出去,而藍髮少年並沒有因為這列列的冷風就飲上幾口熱酒,只是默默的不斷的煮著這一壺的芳醇。

遠處,一個穿著相當精緻的漢服的男子緩緩的走向草棚,那引人注目的是他一同如火般的紅髮,還有背上那把明明與他服裝絲毫不搭但卻異常和諧的大劍。藍髮少年微微的抬起頭,然後又靜靜的低下了頭,繼續煮著他那一壺酒。

「焰火饞?你怎麼有那個閒情逸致煮這?」紅髮男子不在乎這地板是否不淨,是否會沾染他那精緻華麗的漢服?就這樣相當隨興的席地坐了下來。

藍髮少年並沒有抬頭,也沒有回應男子的話語,只輕輕地從那一壺酒水當中,斟了一杯遞給了紅髮男子,然後說著:「上面的會開得怎樣?那位依然要她下界鬧上一鬧嗎?」

紅髮男子一口乾掉了那杯,然後像是牛頭不對馬嘴的回著:「她就是要跟我鬧脾氣,我本力主直接下諭,但她卻同意了師兄的說法,然後願意下界冒險。」

「她上次下界,是為了換跟你一世之情吧?」藍髮少年又斟上一杯酒給了紅髮男。

「那麼久了嗎?」紅髮男子這次沒有一飲而下,而是淺淺的嘗著。

「你為了這樣,不再轉世迄今,這人間六苦的琢磨倒是荒廢了好久了。」藍髮少年打趣的看著眼前的的紅髮男子。

「我負了她三生,這一世耽擱一會兒又怎麼了呢?」紅髮男子笑了笑。

***************

那是一個燈火通明的碼頭,海浪一聲一聲的打岩石上,那個美麗的女孩拿著燈籠望著那海,剛從山中出來城市的她,除了對眼前的海浪感覺驚豔之外,她身後那條繁華的長街也是她有著萬分喜愛的。在不遠處,那個拿著長蕭的書生,輕輕吹奏著一首詠嘆曲,那被月光照亮的阿勃勒花,像是泛著金芒的雪一樣的落在了書生的肩膀上,恍惚之間,女孩就覺得眼前的書生就是她尋尋覓覓要一生相伴的男子。

那是,他們的初見。

只是沒想到,造化總是弄人,誠如那十里桃林的故事,女孩愛上了那個與她一族可謂是水火不容的自栩「斬妖除魔」的「正道」現世的傳人,而她卻是剛接下了妖帝一位的當代妖皇,它們注定有著一場的鬥爭。那一世她權傾天下,統御四方的帝王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而他一記斬神刀,結束了她如曇花的一生;又是一世輪迴,那次他成為了帝王,而她是在朱紅閣樓的青煙,他因為她而沉迷溫柔鄉,竹林弄影,輕解羅帳;而那個忠膽的諫士,卻讓她被賜了白綾,終與君絕。然而,她終於不願再歷練人間,不願再苦於情,以天狐帝姬的身分回到了涂城,但又遇見了那個成為了一方將軍的他,這次她偷偷陪在他身邊不與他接觸,只獨自承受著天道反噬而盡全力的在一旁輔佐是凡人的他,那場注定要了他命的戰役,即使她算盡天機,卻也無法阻止他的赴死,那天,她彈了那一曲離別歌,還伴著酒意鮮少的舞了一夜,他終於第一次看見一直默默陪在他身邊的她,那個被視為反叛訊號的煙火升空,在天空炸開城無數美麗的煙花,在慌亂中她為他擋下了那致命的一劍,終是能安穩地躺在他的懷中。

「我跟煙火誰比較美麗?」那是她問他的第一個問題,那也是她初見他的時候問的第一個問題。

「別說話。」他壓住了他的傷口,狼狽地想要為她止住不斷流出的血。

「如果可以,如果我的一生就像是一場美麗的煙火,那麼願意用三場這樣美的煙火,來換取你一世的對我的著迷。」那是她對他說的,最後的一句話。

**********

「她,還在氣我?」紅髮男子抓了抓頭。

「這酒,是她第一次為你釀的那種,品的是前世,唱的卻是今曲。這一趟她再轉世,是她欠那個老頑固的,當年她許下了血咒,要那三生石上有你們一世的名,但她不願你被耽擱在這一世迷離之中,最後找上了她姐姐跟老頑固談了這個條件,你說她還氣你些什麼?」藍髮少年繼續慢煮著那小半壺的焰火饞。

紅髮男子靜默著。

「紅顏悴如何?相思碎幾許?一世迷離不願醒,幾經滄桑,芳華朱顏也只是剎那,醉舞殘雪何妨?」藍髮少年輕輕地唱著,那來自於好友的曲子,一首希望愛人能從一世的迷離中清醒,再次成為那天地之間的尊者,而不是這個不願在歷經轉世,在天庭當中看似至高無上的小小帝君。

「愛情呀!愛情!總是最難參悟是吧?」藍髮少年望著那個遠方山峰里隱約的宮殿,嘆息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