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仟伍佰伍拾柒] 那些隨筆,片片斷斷的文字!

親愛的各位捧友們,今天順利活下來了嗎?

今天偷懶,把以前的隨筆片段,串成一段文章與故事,有點斷斷續續的,

但有種有趣的感覺!

-----

一個人,需要多久時間會形成習慣?又需要多久時間會讓習慣成為依賴?

而依賴經過了多長的時間會積累成情感?

時間,是很有趣的存在,也許是個咒語,一個嚇人的詛咒,或是一個美好的祈願,

在單方向前進的力量推動下,習慣能成為愛戀,傷痛可能淡去,當然討厭可能會變成憎恨。

我們知道,卻總沉溺其中。

而我總覺得,經過時間修飾的習慣,是件美好的事情,是吧?!

即使,在習慣的過程中,也許總會有一些不如人意。

人們的不安總在深夜裡蔓延,從細小的行為舉止裡窺探,總覺得在真實當中藏匿著謊言,

不能也不應該去猜測,不是因為值不值得信任,

而是知道脆弱的是自己荒唐的酸,而不是他們應該牢不可破的愛。

我們沉默,在無星天空下,從那些隻字片語當中理解,

也許不能帶給別人幸福和快樂,不能也不應該去成為,那個去壓找駱駝的稻草,

但是那不由自主的不安感湧上來,恨著無法相信進而墮落的自己。

所以他在等候飛機的時候問著我:「你說每個堅強的人會有多麼脆弱?」

我笑了笑,回答:「矛盾了,既然堅強為什麼又要脆弱?」

他皺了皺眉,在問著:「好吧!每一個「裝」堅強的人會有多脆弱?」這次他強調了裝字。

「既然是裝的,那本身就是脆弱,無關乎堅強。」我惡作劇的回應。

「你很討厭,你明明懂我在說什麼的。」他有些像孩子般的生氣。

「嗯,脆弱程度嗎?看他假裝的不難過的程度吧,只有最害怕受傷的人才會用不怕傷害的無所謂來掩飾,其實如果只是用開心隱藏,那真的沒什麼,他只是不想讓人知道情緒而已。」我回答了他想聽的答案。

「你呢?堅強嗎?」他瞪大眼睛看我。

「我了解自己有多脆弱。」我搖了搖頭。

「你覺得我比較麻煩,還是像他一樣的人?」他劃著臉書,指了一個認識的朋友。

「你麻煩,但他令人心煩。」我笑了。

「為什麼?」他問,

「你可以處理,但他的難過,我只敢窺視,然後無從下手。」我想了想。

「好險,你還是屬於我們的。」他笑了,很天真的邪惡的笑了。

而那時候,手機微微的震了一震,他坐在等待的長椅上愜意的滑了一滑。

「到了?」他看到來自他的訊息,簡短如故。

「到了,等起飛。」他迅速的回應著。

「很久沒一個人搭機,也沒人送機,習慣嗎?」他像是關心孩子般關心著。

「不習慣,但很舒服呀!」他笑了笑回應著。

「怎麼說?」他好奇的回應。

「不用負擔別人的感覺很奇妙,但很輕鬆,我其實很習慣照顧好自己的。」他輕輕的舒展了一下身子。

「你呀!太習慣想照顧全局了,這一次放鬆也好。」

他看著來自另一端的訊息,有一種被理解的愉悅感。

他看了看那個叫做網誌先生的小地方,結束這篇混亂!

以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