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小說時間】林間塵埃Dust of Forest,第四章

說實在,我也不知道是著了什麼魔,整整四年的通話,跟一個小學生的通話,我其實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生了什麼病,但似乎生活上的所有事情在跟他說完之後,就可以喘一口氣,就可以再撐一下。


「我媽要再婚了。」我說完這一句話後就開始沈默。


「恩。」他不像一般人一樣聽到這種消息就開始用盡全力地安慰我,或是試圖想要開導我之類的。

「你不多說些什麼嗎?」我其實非常好奇他會說一些什麼,因為他一直像是有一個老靈魂誤入了一個少年身體的存在,總是會很出人意表地說著一些感覺很有哲理的話。其實關於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這種事情,我真的沒有太過在乎,比較起這些事情,我真的比較想知道跟我通著電話的少年,會怎樣安慰一個娘要嫁人的青少年。


「你要我說些什麼嗎?我也不知道要說什麼。」他相當淡漠而且誠實地說著。


「也是,也沒什麼好說的。」我有點失望。


「你在失望些什麼?期待我跟你同仇敵愾?還是要陪你說風花雪月來安慰?」從他的話語當中,像是洞悉了我的心靈一樣。


「不是,你怎麼覺得我是失望?不是難過?」這樣說其實是因為我自認為剛剛的哀傷語氣應該是相當難辨認我的情緒的。


我記得他只是笑了笑,沒有回答。但就因為他的笑,我其實頓時明白了,那個荷馬的感受「真正的朋友是一個靈魂寓於兩個身體,兩個靈魂只有一個思想,兩顆心的跳動是一致的。」他,是真的理解我,像是同一個靈魂一樣。


其實那四年中我真的也忘了我們到底聊了多少事情,但我真的覺得我這一輩子能講的閒話,都幾乎在那時候講得差不多了,所有認識我的人絕對都不會相信,我的話其實很多。如果跟人說起我和他有煲過電話粥,大家一定都會以為是那個善於說話、善於交談的他,一定說了很多。但我竭盡腦力地思索過,那時候他到底跟我深聊了什麼?或是多說了些什麼?


在回憶當中,似乎大多是我一頭熱地說著我的生活,從家裡那對貌合神離的父母,到莫名其妙要成為繼承人的詭異壓力,還有跟所有一般高中生一樣的煩惱,社團、學習、戀愛。對!是戀愛。


我還記得,那時候跟他說我開始談戀愛的時候,他露出了極少有的驚訝語氣。

「是唷!是個怎樣的人?」他的聲音比平常高了幾度。

我那時候幾乎用盡全力地稱讚那個名義上是我初戀的女孩,而他靜靜地聽著,沒有評論。我在很後來才知道,其實他說那時候他感覺到不開心。但我當下真的沒有察覺。因為就像他一直以來做的,他始終給出了一個讓我覺得富有安全感的空間,一個讓我撒野,讓我恣意地說著自己想說的話,不用擔心這些話語是否跟世界格格不入的空間。


只是因為這樣地包容,讓我一直忽視了,他那個不正常的成熟,還有他身處的環境、生活其實遠比我想像當中複雜的太多太多,而他那時候從來只是包容著,也從來沒有打算讓其他人去分擔。


如果哪天我要寫一個屬於自己的傳記的時候,我想我一定會說:「那些年,是我唯一只是被保護的時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