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小說時間】林間塵埃Dust of Forest,第五章

其實我們的第三次見面與第二次隔了相當的久,我記得那是我剛考上大學的那一年暑假,獲得自由的我沒有選擇家裡提供的歐洲放鬆之旅或是美國放縱之旅,而是收拾好了行李前往了台灣的南端。


  說到了這回事就很令人不開心,我原來以為我能夠自由地選擇去就讀的學校,但卻因為出乎意料的好成績,被逼迫選擇了那一所被他們認為有著更多資源以及人脈的學校,而錯過了前往他在的城市的機會。

  我和他的關係似乎是在那一次見面有了奇妙的改變,一直像是被他照顧的我,在真的跟這個看起來比全世界的人都還要成熟的傢伙真的朝夕相處之後,才發現那個會提醒別人該吃飯睡覺、會關心別人的情緒、會靜靜聽著別人說著一切不快樂並且給予陪伴,那樣超乎他年紀行為並過於成熟的人,其實根本還是有著跟他年紀如出一轍的孩子氣。

  那時候,我借住他的家裡,但卻不是當初我被綁架時住的那一間還不錯的房子,而是另一間有點老舊的公寓,說實在看到他的房間的時候我先是驚訝了一下,但之後卻是有一些不開心,因為到那時候我才知道,在兩年前他們家就發生了一些變故,他那位「大哥」老爸因為兩年前的掃黑專案行動「暫時」進了監獄,保釋金與他那位極重義氣的父親留下的一屁股債,在他們家母子女三人的努力下,算是終於有了些喘息空間。但這些事情,在我們漫長的通訊當中,他完全沒有提及過半次,我確實因為這件事跟他有稍稍地不愉快了一會兒,但是看著他其實也很疲憊的樣子,我真的很快就·淡去了生氣的情緒。

「你為什麼都沒跟我說,我幫得上忙的。」

「幹嘛跟你說?不是你幫得上忙,是你爸媽的錢幫得上忙,但你又不想聽他們的話,何必呢?」他冷冷地看著我。

但他其實不知道我是願意為了他跟父母低頭的。所以我試圖說服他說,「他們是我爸媽呀!」

「那個被關的老頭,是我爸!」他很堅定但平淡地說著。

  在那個最後一個的高中暑假,我幾乎都待在他的身邊,那時候我才知道這個看起來很堅強的男孩,其實滿身都是弱點,他身體很糟糕,有先天的遺傳性貧血,胃不好,然後生活作息極為不正常,為了兼顧他違法的打工跟學校的課業,他基本上一天睡不到六小時。也是因此我深深地感動著,一個忙碌成這樣的人,每天都會願意聽著我其實生活非常安逸地抱怨,浪費他一個小時的時間。

「你就直接跟我說你很忙沒空跟我講電話就好。」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其實我知道我心裡並不希望他給出肯定的想法。

「聽你說說另一個世界的事,會讓我覺得自己還活在人間。」那算是我第一次聽到他抱怨生活的話,聽起來有些戲謔、有些平淡,但卻有濃濃的疲倦感。

  從那時候開始,我不知道怎樣了,我變得不跟他抱怨生活、變得不是依靠他的包容,而是覺得自己應該替他分擔一些壓力,覺得自己應該成為替他遮風避雨的保護傘。是的,那時候我開始改變了。

「晚餐吃了沒?早點睡!」
「你真的比我媽還要煩。」

  這開始變成我每天都會跟他說的話,也同時成為只屬於我們的每天的默契。而從他的不耐煩之間,我聽得懂他沉甸甸的感謝,與我所能提供微不足道的幸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