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以太外傳,三千雪景的絕美

那個藍衣少年,在那個山丘上奔跑著,他對著那一望無際的白色驚嘆著。

「好美唷!沒想到終域竟然有美成這樣的地方,這一片銀白色也太美了!阿洋!你怎麼以前都沒有帶我來過!」藍衣少年一驚一吒著,然後回頭望著身後一臉淡漠的另一個少年。

「我也是第一次來這裡。」那個淡漠的少年平靜的回應著。

「你看起來一點都不驚訝呀!這種景色,第一次看到應該都會有種驚心動魄的感覺吧?不對呀!終域還有你沒有來過的地方?」藍衣少年有些訝異在這個地方竟然有這個幾乎是半個終域主人的小夥伴沒來過的。

「嗯!這是師尊的靜修之地,我未曾來過。」少年微微的點頭,但依然沒有第一次到來的驚喜與情緒起伏。

「所以這次你是沾我的光啦!看看你這兄弟多好!」藍衣少年搭上小夥伴的肩膀,一副他很有福氣分享一樣。

「沾你的大頭光!」

在藍衣少年正洋洋得意的時候,突然就被狠狠地敲了一下頭,他轉身一看,是一個年紀不比他大,一頭藍髮眼睛泛著銀藍色光芒的男孩。

「佯羽哥!出手輕一點嘛!」藍衣少年有些撒嬌的說著,而似乎那個被稱作佯羽的男孩還挺吃他這套的一樣,本來舉起要在敲打下去的手緩緩的收了下來。

「前輩!」那個原來淡漠的少年,看到了這個佯羽,倒是收起了冷漠的表情,很恭敬的行上了晚輩禮,而那個佯羽只揮了揮手示意免禮,很坦然了受了這樣的禮節。如果讓外人看到,必然會很驚訝,這一個終域之主的關門弟子,現今修者圈中當紅炸子雞之一的少年竟然對一個貌不驚人的男孩有著如此恭敬的態度。

「蠢峰!這次是你師父求了老半天,小洋他師父才願意讓你來這裡學習個一個月,我拜託你稍微給以太門留意點面子跟下限,雖然臭臉鬼已經知道你智商很低了,但真的不要讓他對你的下限寡目相看了!」佯羽像是想到什麼一樣的叮嚀著。

「我知道的!師傅有說,多聽多看少說話,快手快腳慢張嘴!」小峰點頭如搗蒜的說著。

「洋,這陣子就麻煩你多看照這一個蠢貨了,如果你師父真的想要滅了他的時候,麻煩你提醒她,蠢貨是以太的徒孫,也是老殺的兄弟,她應該會冷靜一下!」佯羽跟小洋託付著。

「前輩不留下來?」小洋有些驚訝佯羽並沒有打算留在這裡。

「我不喜歡這塊地!」佯羽看著這一片絕美的雪景說著。

「佯羽哥,有八卦唷!這麼美的地方,你竟然會不喜歡,一定有鬼呀!」小峰聽出這其中的不對勁,好奇的湊到了佯羽身邊問著!

「不是叫你多聽多看說話了!」佯羽白了小峰一眼!

「哎呀!哥!快說啦!我想聽故事啦!」小峰像是纏上一樣的碎念著!

「你是被釋兩光附身?還是被夢夢奪舍壓?」佯羽忍不住翻了一個很大的白眼。

就在小峰正打算要軟磨硬泡的追根究柢的時後,一個清冷的聲音響了起來。

「因為他在這裡死過一次,又在這裡第一次就算他有被稱作五界最聰明的頭腦,依然救不了他的至交好友,又在這裡看著他最親愛且美麗的姐姐,淚化成三千里銀雪卻無能為力。」發出聲音的是一個全身雪白,跟小洋有著一樣一臉淡漠表情的美麗女子。

「第一點我完全同意,第二點我大部份同意,第三點我只能接受無能為力的部分。」佯羽搖了搖頭,表示自己對這樣的說明不苟同著。

「好了!洋,帶你兄弟去玄冰室修整一下,晚一點我們就來晚課了。」女子沒有打算回應佯羽,緩緩地走向眼前的三千雪原的更深之處。

「也就你那麼變態,這整座雪原竟然被你整個挖了過來!誰想要留住自己重要的人死去的地方呀?人家說天道者心裡都有病絕對是真的!」佯羽輕輕的碎念著後,也像是一縷輕煙的消失了,只留下了恭敬的小洋,跟狀況外的小峰。

「我說,洋!你知道這裡的故事嗎?」小峰決定問著學霸級的小夥伴,來滿足他小小的八卦魂。

「聽前輩的說法,我想這應該就是當年以太尊者殞落,還有當初恨殺魔君重傷後輪迴的,絕域雪原了…只是,這經過那麼多渾沌,早該重組的雪原,看來是被師尊小心的保護在終域核心,師傅的神通真的是…」小洋推敲著這一片的雪原的來歷。

「诶!你看那邊有一個銀色的石亭!上面還有寫字呢!」小峰四處張望看到了那其實很顯眼的石亭,然後拉著小洋走了過去。

那一個石亭上,有著像是用鋒利的劍刃留下了秀氣的字跡,淡淡的寫著「聽雪」兩字,但兩人才看著那字跡,就感覺到極為磅礡的劍意充斥著四面八方一樣,而劍意當中閃過了像是穿梭時空的回憶錄一樣的,他們突然覺得自己像是陷入了凌亂但又真實的世界碎片當中,隱約的看到了那個抱著一身血衣男孩的女人,看到了那一片白色梨花辦當中,焦心的女子跟哪個不斷在一個男人身上下針的男孩,看到了那一個獨自站在一片銀白色世界,背影極為孤寂的女子。

那淡淡的聽雪之後,幻化成了短短的幾行字句,

「細雪無情,舊夢懷春,殘雪離人,佇聽。

等,紅塵,待,流年,夢盡以前,願留下那幾分容顏,

這,殤,三千白雪,不願忘,不願成,無情歲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