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仟伍佰壹拾柒] 沒有人能夠代表正義,那只是冰

親愛的各位捧友們,今天順利活下來了嗎?

我知道今天的標題看起來非常的無厘頭,但其實今天要聊的話題稍稍嚴肅一點,

想要跟大家聊聊「正義」這一回事!

原因是因為最近因為博恩事件,我的臉書開始出現正反兩方的不同溫狀態,

然後其中看到了呱吉寫的文章中的一句,

「每個人都想站在道德制高點,證明自己才是正義的王師」,

突然就覺得自己被打到,是呀!好像所有人都想要站在道德制高點,

然後對那些與自己意見相左的人,就覺得那是非正義的存在,

這樣的現象,確實已經存在好久了,只是一直沒有特別想要聊,因為感覺好沉重!

不過昨晚剛好就看到這樣站在道德制高點的文章,

然後被人用另一個道德制高點痛擊,突然就覺得,也許可以來聊聊正義了!

其實「正義」這一個詞出現,我一直都覺得很微妙著,

他好像是一個很正向的詞句,被視為一種美德,

是公正的、正當的道理,是公道正直並正確合理,

似乎他就代表是對的?然後他似乎是道德的一種指標跟方向性,

但如果從文字學去分析,其實他就只是「合適的」與「適當的」的意思,

只是隨著社會化,正義被道德意識加諸了冠冕,

他成為了「正義為社會和諧」以及「正義為神聖命令」,

似乎,開始許多人會自許公平正義,然後做出裁決與審判著別人!

拿最近很轟轟烈烈的博恩事件好了,我就不護航那個傢伙了,

反正他粉絲很多,會有人幫他辯護著的!

只是雖然我看到很多人都用了很令人發噱的說法,還有大聲討論talk show的,

這裡我說一下,基本上認真來說,確實中文說那是脫口秀,

但認真說,這種表演形式真的是stand up comedy,

talk show認真說,應該是我們說的談話式節目啦!好啦!這歪題了!

確實,如果以正義原始定義「適當的」來說,

博恩的那一段表演不那樣適當,對於這個社會而言!

不管是不是每個人都能理解他的玩笑話?也是不是每個人都懂他要表達的價值?

也確實受害者開其他受害者玩笑,這件事其實也沒有那樣的適當,

在許多不那樣適當的狀況之下,許多「站在道德制高點」的人們,

開始群起而攻之,但我猜博恩比起被網路霸凌,

他更認真處理的應該是如何把這個聲量轉成價值吧?

好啦!今天不討論博恩,我只是想要聊聊,其實真的沒有必要自許正義之師,

因為在成為一個攻擊他人的軍隊的時候,就很難站在絕對「適當」的位置了,

確實,總要有人說出「適當」的概念,才能讓那些「不適當」的被矯正,

但提出一件適當的事情,並不是要否決所有不適當的事情的存在,

而當追求正義走到了極端,其實真的會造成許多不正義的事情,

繼續以博恩事件當作例子吧!(謎之音:不是不說博恩了?!不要消費人家!)

很多人覺得博恩雖然是在說笑話,然後就開始說博恩不應該拿性侵當作笑話,

這會造成人家的二次傷害,而當博恩說出自己曾經被性侵的時候,

似乎風向又有點改變,接著新的風向就是說著博恩不應該說希望女性強姦男性,

說博恩這是男權主義思想的邏輯,然後說著博恩笑話的「性別意識」不正確,

確實,我想這沒有人會否認博恩笑話的「性別意識」不正確,

但當一群人開始對一個人的一個錯誤點撻伐,然後堅持他要認錯,

這整個過程,又是一個適當的行為嗎?

當人們自以為自己是正義,並且想要執行正義的時候,往往都不那樣正義呀!

關於正義,我很喜歡英文拼的,justice,Just +ice,

他看起來堅硬無比,看起來好像是那個真理的存在,但其實就只是冰一樣的存在,

在最初始的時候也許他真的有他的「適當」,但當失去了適當的溫度,

冰就會化成水,而失去了他堅硬的「適當性」!

我覺得所有的對於那些是非的審判,其實都不應該如此絕對的去判定,

我依然喜歡在絕對的黑與白當中,保留屬於灰色的那一塊,

我知道這也許不那樣正義,但我想,沒有人能夠成為真正正義的代言人,

我們最多只能期許讓自己變的正義一些,而無法成為單純的正義的存在!

至於關於博恩事件,其實有好多可以說,

不管只是個笑話,又或是公眾人物的影響力,以及當內容成為「社會議題」,

確實其實有更多的危機處理方式,只是說實在的我真心覺得,

在網路世界當中,是非黑白的判定,真的沒有太過明確了!

你說是不是呢?親愛的網誌先生!

以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