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以太外傳,道別的紀念日

依然,是那個中西風格亂搭的涼亭 ,依然,是那個清麗素雅的她,只是這次她沒有一個人在喝著黃梁物獨飲,因為多年前那個剛睡醒從屋子裡出來的他這次很隨興的陪在了她的身邊。

「最近你又忙翻了呀!上次是多久之前呀?」藍髮的他為她斟滿了一杯酒。

「兩年有餘了,還是只能躲到你這裡,才會有種就算都不忙碌、不操心,也沒有愧疚的感受。」她依然溫和地笑,依然沒有太多的情緒,但他卻感受到她那一種深沈的疲倦。

「還是謝絕一下訪客,不然你又不能好好休息了,總有些厚臉皮的好意思來吵!小言,掛上拒訪!」他一個傳聲符送了出去,只看到遠處有一個光芒閃了一下,這一片島嶼像是漫起了淡藍色的水霧一樣。

「他的回歸,真讓你輕鬆上了許多呀!」她看著那淡淡的水霧,然後真心為他高興著!

「也不知道他提早醒來是好事是壞事?是說!你記得今天是什麼日子嗎?」他不置可否的回應,然後突然想到了今天的特別!

「十一年啦!與塵世還有你們,告別十一年了呀!」她撩起了下滑的瀏海,如果在場有其他雄性生物,一定會被那個美麗的側影給驚懾住,但對於藍髮的他卻全然免疫著!

「道別的紀念日呀!來,這一杯清雨,我可是找了很久呀!」他向她敬上了一杯。

「清雨?你又去偷師弟的藏品了?他真的瞞的過全天下,就躲不了你的搜括!」她搖了搖頭,但也沒有介意這來路不明的香醇,因為對她來說,就算他敬的是毒藥,她也會一口喝下,不過對於酒,她依然只是淺嘗而止。

「什麼偷?我可是光明正大的跟著他老婆直搗庫房去找這些違禁品呀!這可是真真要我都帶走的呀!」他頑皮地笑了笑。

也許就是因為這樣,在他的身邊,好像真的不用想太多沉重的事情,就只要笑著就好了!這也許也是這個奇妙的小島,在主人回來之後又熱鬧了起來的原因。

「這次的看起來不是天道所為?是人為的?」他知道她心裡還是掛心著那些災疫著,所以問著。

「協定,只是好像亂了套,我跟師兄確實還是起了爭執,這樣的大疫這千年來沒有少過,但這樣就合乎自然嗎?唉…但師兄總說我太仁慈。」她嘆了口氣,她總是捨不得那些無辜的生命著。

「優勝裂汰,減少量能的負荷,確實是規矩,但對你而言又都是生命,這真的是個難題,不過這次的術,老瘟疫出關了?」他理解她的無奈,但也知道這其中的莫可奈何。

「似乎是因為知道你回來了,想要找你,所以跟師兄交易了。」她微微的點頭,說著那些其實不應該被人知曉的事情。

「能理解,但就算他知道我回來了,但沒辦法接觸到我,他的狀態一靠近我,天道不斃了他才有鬼!老規則這交易划算呀!反正無法碰頭呀!」他搖了搖頭,像是在為老瘟疫覺得不值得一樣。

「但你…,還是…」她欲言又止著

「沒事沒事,你也不用想了,沒什麼大事的!到是你別把所有責任自己扛著,老話一句,天地萬物各自有各自的命,你老是操心也沒辦法都幫上忙的。」他邊說邊沏了一壺茶,也打斷了她的欲言又止。

「終究還是抱歉了…」 她有些抱歉地看著他。

「別擔心我…,唉唷!這兩個青仔欉!」他安慰著她,然後就聽到兩聲空通,像是有兩個人撞上了牆一樣,接著就有著喊著痛的聲音。

「不放他們進來?我也好久沒見到她了。」她收起了那個隨性的姿態,準備著迎接著客人。

「沒事,讓他們邊玩去,小言會處理他們的!早該把那條通道封上,整天把這裡當她家廚房闖!」他搖了搖頭,然後要她繼續放鬆著。

「你呀!也事嘴上說說,還不是把那個通道在穩固了一些怕他們往來的時候出問題。」她知道,今晚他真的不再接受訪客,把時間都留給了她,但也知道他依然關心著那些他嘴上說著厭煩的人們,所以笑著眼前這個好幾個渾沌都沒變的他!

相視一笑,他們繼續著聊著,說著,直到那晚霞紅著,安靜著,不打擾是溫柔,只讓她打擾,也是他的一種溫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