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以太外傳,偷魂惡客,絕刀的震怒,苟延殘存的無奈

就在那一瞬間,那一個高大英挺的男人就這樣倒下,沒有任何的預兆,沒有任何的前情提要般的完結,在那個熙熙攘攘的拍攝現場一陣的慌亂,所有人禱告的禱告,合十的合十,像是希望上天別就這樣帶走了那個男子一般。一個血氣方剛的大男生怒喝著不要在拍攝了,而一旁還有一個冷漠的男子,面容精緻有著女子般的鵝蛋臉顴骨微高,雖然臉頰有些圓潤,卻因為他的眉眼有一些盛氣凌人的凜冽,他嚴肅地望著不遠的前方,如果有人注意到,就會發現他的手掌併攏,像是一把鋒利的刀一樣,隱隱約約地透露出了一股令人心悸的寒氣。

「鏘!」一聲,突然一聲刺耳的鳴叫聲,大家四處張望著,卻找不到聲音的來龍去脈,只發現在那倒下的男子身旁約莫一公尺的距離,突然出現了一整片的血泊,在眾人還來不及驚呼的時候,一陣紫色的迷霧漫起了,而本來預期應該更加鬧騰的場面像是隨著這陣莫名其妙的大霧而安靜下來了,那個冷漠的男子轉身,目光投射的方向竟然是一個約莫五歲的小女孩,但奇妙的事那些眾人卻像是完全沒有見到她一樣的或是發著愣,又或是繼續的在搶救著,像是冷漠男子跟女孩完全沒有出現在當場,而那一片血泊也未曾出現一般!

「你衝動了!」女孩奶聲奶氣的說著!

「妳不能正常點出現嗎?」冷漠男子沒有絲毫笑意的看著小女孩。

「你以為我喜歡這樣出現?要不是你那麼衝動,等等這演變成什麼謀殺案,事情就麻煩了!然後,我說你怎麼就殺了?這殺了哪裡問主謀是誰?」小女孩用著相當不合適的成熟語氣如連珠炮的回應著!

「不殺就跑了!在我眼皮底下!」冷漠男子像是壓抑著怒氣的說著。

兩人大眼瞪小眼的沉默了一下,男子說了:「還有靈魂的殘片,他會幫我問出東西的!這次絕對不輕饒!」

「也就你敢在他這種狀況下還去找他辦事,他姐也還真不會殺了你!」小女孩嘟了嘟嘴!

「他,還好吧?」男子有些遲疑的問著。

「你自己的小舅子,你問我?」小女孩無奈的看著男子說。

「忙,一陣子沒見到她了!」冷漠男子說到了那個她,眼神到是沒有了那幾分殺氣,柔和了起來!

「也是,你們的人生六苦要分開歷練,不然兩個變態的六苦加起來就可怕了!不說這個了,這次這些偷魂魄的髒東西可太明目張膽了!在你絕刀恨殺面前動手,是小看了這次的魔道聯盟嗎?」小女孩看著那一片血泊,然後拿出了一個天青色的瓷瓶收攏著那血泊上瀰漫的淡淡煙霧。

「他們沒發現我。」冷漠男子從衣衫中掏出了一個八芒星的水晶項鍊。

「神隱!也就你們這大門大戶!這種暱空神器被當作一般的首飾,我涂山青丘合時才能有這樣的霸氣!」小女孩嘟穰著!

「真真姐,這麼說不對了!不管是涂山或是太焱殿,這財力都比我們以太門殷實呀!」一個一身西裝的青年無聲無息的出現,但小女孩跟冷漠男子卻沒有絲毫的驚訝,而青年倒是向冷漠男子行了個半師禮。

「我說小虛呀!你這速度來的慢了些!你如果快一點搞不好還來的及阻止你這個師姑丈盛怒殺犯人呀!」小女孩笑的異常嬌媚著。

「有線索嗎?」冷漠男子打斷了小女孩的話,直白的問著。

「魔君師叔,剛剛循線追去,應該是寒魔一脈,但九天神禁依然在,我不敢擅闖。」被稱做小虛的年輕人恭敬的回應著。

「辛苦你了!看來老寒鬼想要逃出來了!你去跟規則老東西說這次本尊親自走一燙魔域,我倒要看看在本尊眼皮底下動人,那些傢伙要給怎樣的交代!」冷漠男子沒有情緒平淡的說完後,轉身走向人群,而隨之那一陣紫霧與小女孩跟小虛都向是突然消失一樣。

而一瞬之間,小女孩跟小虛出現在一個古色古香的涼亭之中,涼亭外就是一個非常歐式的小屋。才出現在這涼亭內,小女孩像是突然長大了一樣,變成了一個極為美艷的女子!

「我看走眼了呀!那不只是神隱呀!」美艷女子經樣的說著。

「也不是什麼珍貴的東西,就是空櫺晶做的護符。阿虛,一切都還好吧?」一個坐在輪椅上的藍髮少年看著那個叫做小虛的年輕人說。

「師叔他人很生氣,氣到鮮有的話多了!」小虛恭敬的回應著。

「那是他的朋友,他一定難過!晚點你帶你師伯的慰問信過去給他!」藍髮少年理解的說。

而在他說完後,就轉頭看著美艷的女子說著:「三八!這次你怎麼看?是同一批人?還是有人把那個術法傳出去故意要掀起一些紛爭?」

「我覺得事後者,但我擔心的是已經九靈了!」美艷女子沒有對藍髮少年的不禮貌有所不滿,倒是認真回應著。

「所以是老瘟嗎?這下就頭大了,我本來以為他們不會介入的,這下子阿薰就會忙上一陣子了,老毒瘤他們的態度?」藍髮少年繼續問著。

「毒魔還是在等你的決定吧?雖然他很難相處,但還真把你當朋友了,你沒支持他不會參夥的!」美艷女子沉吟著說。

「當初種下的因呀!不過現在不復當年了,等那些研究室跟研究資料一份份的被拿出來,我看還得亂上一陣子呀!」藍髮少年搖著頭說。

「誰知道那些傻貨會繼續研究,都已經知道永生依然避不過混沌劫了,就應該結束呀!」美艷女子不解的說。

「但,他們快撐不過二一渾沌了,所以想在試試吧!但借靈這條路真的是死路,他們就是聽不進去,唉!」藍髮少年搖著頭無奈著!

這小小的涼亭,依然平靜著,像是剛剛那些話語都只是生活的閒聊一樣,清風吹來,那景物依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