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佰柒拾壹] 記憶中的小王子,奇怪的大人,奇怪的社會,奇怪的那些不知所謂

其實週六的行程很忙很滿,至於為什麼以小王子為題,

是因為我突然覺得,一整天的行程可以用小王子的一句話來總結著,

「大人真奇怪! 」

是呀,大人真的都很奇怪,從一早的第一個行程就讓人有這樣的感慨,

早上的第一個行程,是跟Owen約了關於音樂產業議題的訪談,

明明應該要很正式的訪談,但似乎更像朋友的聊天模式,

在一邊聊著產業概況的時候,也許是兩個人都是還有夢想跟憧憬的人,

所以開始對於哪奇怪的社會跟奇怪的「大人」們,有著不解。

10884395_947960221882580_745667972_n

我們聊著現在音樂產業的商業化,

在偏向創作人的概念,我們心中的小王子不斷地說著話,

「大人總愛數字;告訴他數字以外的事情,他們不了解,也並不在乎。」

我記得我們聊到關於分潤這回事的時候,

Owen露出了一些小王子式的無奈,

是呀!雖然都有商學院背景的我們,都知道那些分潤,那些為了商業化而商業的行為,

巧妙的利用Big Data的偽創作,

然後撈完一界又打算跨界撈的營運手法。

在我們不解這些大人在乎的數字的時候,卻發現似乎變成這社會一種認證的因素。

 

不過,也許我終究變成了像是飛行員般的大人,

看著更小王子的Owen,我有些羨慕著,

羨慕著他還相信著玫瑰花的美麗,羨慕他還在用心感受著一切,

而我自己好像開始習慣著,

習慣偶爾是個國王,希望世界是遵照我的意思走,然後試圖控制著,

某些時候會是一個自負的人,總覺得自己優秀,卻沒想到從來沒有人合照,

有時候會讓自己變成逃避世界的酒鬼,為了不想承認喝醉而喝醉,

又會像是個商人,每天在計算著一串串的數字,像不想錯過什麼一樣,

又會是個地理學家般的學者,相信著理論,卻不曾實踐著,

而最常會像是點燈的大人,每天汲汲營營的只為了不之所以然的活著。

追逐著永遠忙不完的事,卻不知道在忙些什麼?

我好像快變成大人了,我看著還堅信小王子的Owen,

羨慕,並且開心他還是小王子!

 

第二場的活動,就是真的進入了小王子的世界,

非常開心故事中的角色與環境被這樣的詮釋出來,

雖然後來我迷醉了,所以丟了手冊有些扼腕,

突然看著這些小王子的旅程,似乎好像重新了整理了自己的大人行為,

然後默默的找回那多一點點的小王子,

而看著小王子的旅程結束,我真的很想給自己一次的旅程,

去尋訪著,那些大人,那些還沒長大的自己,

那些還願意為玫瑰花駐足的單純。

 

最後跟北投的周大嬸聊著最近的生活,

不避免地聊了怪力亂神,然後聊著最近開始的質數,

其實質數是屬於小王子玫瑰花的故事,

一個在一顆星球上只有一朵玫瑰的孤獨,

當小王子離開之後,會有多麼寂寞的生活,

每次回憶著小王子,總會有好多好多的感慨,

而不同年紀的自己就會有不同的思緒,

然後就會覺得自己能找會一點點最原始的初衷。

以上,就是周六的小小流水帳記事。

網誌先生,也許這篇有一點太假文青,

但是說實在是非常有感慨的發言呀!

 

 

 

Shar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