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極短篇】以太意識,足以吞蝕世界的精神力

物極則變,變則化,變化之源是太極。陰陽之中,能定序,行規律,混沌生萬物,亦最終歸咎萬物,然而空間之道的極致,亦能歸因於這寂滅與化生,而這樣的形式卻在科學當中被稱之為「黑洞」,這個有著極端重力的空間與時間的交織,能導致所有的粒子都被限制,甚至光這樣的電磁輻射都無法逃逸。足夠緊密的質量可以扭曲時空,形成黑洞,但之所以會產生不可能從該區域逃離的「事件穹界」就源自於一種被稱之為「以太意識」的力量。許多研究者可以用學理的方式說明事件穹界」的現象,卻無法歸咎出這樣現象產生原因,再以太門卻有這樣的傳說,那個所謂的黑洞,其實是當初以太冰裂時,四散的精神力種子造成的意識力量,但這樣的說法卻只是在以太門當中流傳。 ------- 白首尊手札

「你還好吧?」穿著一身火紅道袍的男子看著眼前皺著眉扶額的藍髮少年問著。

「嗯!」少年應了一聲,卻沒有多想說些什麼。

「需要我找師姐來幫你看看嗎?」紅袍男子有些擔心的問著。

「沒事,我剛從花花那裡回來,我跟花花的診斷一樣,不用再麻煩薫了。」少年微微搖了搖頭。

而就在紅袍男子還不死心,想勸勸少年找他師姐看看時,藍髮少年抬起了頭,望向不遠的前方,然後有些無可奈何,但卻感到暖心的笑了一笑說:「就說沒事了,你怎麼還跑了這一趟?我姐找你的?」

就在少年望向的地方,一股溫暖的能量湧出,一個穿著藕綠色精緻漢服的女子隨著這股能量出現在他的眼前。

「也不麻煩,安潔說你出了點狀況,花兒也沒能有個好的治療方案,所以我就來看看,雖然如果你跟花兒都沒有想法,我想我也沒能有什麼實際的作用就是了。」女子微微笑著。

「你這一身,是剛工作完呀?神會呀?辛苦了!」少年看這女子不算休閒的打扮,大概知道對方也是忙了一天還趕過來探望他的。

女子點了點頭,也沒多說什麼,就輕輕地落坐在少年身旁,然後替少年把著脈。

「怎麼突然增強那麼多?你的現世肉身負荷的住嗎?你現在的狀況,比當初還要再強上幾分了,這已經不屬於尊境的意識能量了。」女子皺著眉頭說。

「不知道,好像突然又過了一個小坎,現世的那個廢物身體耗損是有點大,你的護靈玉還能免強維持肉身的堅韌度,加上羽戒的意識壓制,基本上不至於崩解,然後花花開了兩帖藥,應該可以緩解這樣的量能不對稱,是說反正應該也沒十幾年了,撐得過去的。」少年平淡的說著。

「等等等!師姐,你說不屬於尊境!你這傢伙,破尊了!」紅袍男子驚訝的說著。

「怎麼可能,只是精神力部分,已經不屬於天道拘束的限制了,基本上我現在可以感知到所有碎片的存在,甚至如果想要,其實我可以一瞬間的整合所有的碎片。」少年的淡定對比著紅袍男子瞪大的眼睛形成了一種奇妙的對比感。

「那你不就完全回復了!」紅袍男子欣喜地說。

「你覺得,如果我的意識完整了,精神力超過了當初的狀況,那就算是尊級的肉身,有可能容納嗎?」少年笑了笑。

「不行嗎?」紅袍男子不理解的問著,要知道尊級的肉身可是無漏金身的極致呀。

「師弟,還記得冰裂時的狀況?」女子解釋著。

事件穹界!」紅袍男子露出不想回憶的表情說著。

「沒錯,過強大的精神意識,會開始無止盡的吞食著周邊的事物,形成一個創世混沌的狀況,然後再沒有完整的循環之下,就算是尊級也會慢慢的被裂解,那可是我曾經最強大的術呀!就算是混沌大劫都能吞噬的力量呀!」少年自嘲的笑著。

「你這個懷抱著滅世武器的傢伙,難怪師兄一直覺得你心懷不軌!」紅袍男子翻了白眼說。

「我也是千百個不願意呀。」少年搖著頭說。

「那,你撐得住嗎?現世肉身?現在的意識?」紅袍男子有些擔心的問著。

「就還好還有現世肉身呀!有那個肉身作為轉接載體,連結著多元時空的每個肉身去分擔,至少三五千年不會有什麼大問題,不過可能還是得想想怎樣處理這些碎片,如果其他碎片沒辦法封存「以太意識」,開始吞噬周邊的世界就有點生靈塗炭了!」少年若有所思的說著。

「你會想出辦法的!」紅袍男子莫名其妙自信的說著。

「我倒是想不去想,讓你師哥操煩就好。」少年打趣的說著。

「你這兩天還是好好養著精氣神,現世肉身也不要太操勞,我晚些再去幫你的肉身做一點滋補,你唷!從我還在現世的時候就常說你不好好照顧,現在那麼多年了,一點進步都沒有呀!」女子看著少年,溫柔的念叨著。

「沒有退步就是進步了拉!」少年嘟囔著。

而這三人,就繼續的漫無目的聊著天,而少年,也似乎因為這樣的陪伴與休息,慢慢的緩了過來,神色也好了許多。

以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