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仟玖佰捌拾玖] 歪解儒家經典系列之,誰說儒者不慕名利?

親愛的各位捧有們,今天順利活下來了嗎? 

今天要來開始推展我得邪說理論,就是因為剛好看到一個評論,

在說著儒家的讀書人,是不慕榮利,說他們不追求富貴跟名利,

我真心看到這樣的評論的時候,就想起曾經我有很認真的討論過,

但今天覺得全方位的歪解一下儒家人,其實是非常在乎富貴名利的,

所以關於儒家慕不慕名利就想說說,

但那個,我不是要找戰,只是想要用另一個角度,

讓大家想想儒家經典是不是有可能被大家曲解了?

而其實,就算不歪解,在關於名利的議題,儒者,也一直都是相當重視的,

什麼淡泊名利,那是道門的某些概念了,甚至我覺得以認真來講,

淡泊名利不算主流思想,這個可能是佛家才算主流吧?

為什麼會說儒家其實他們沒有在推「淡泊名利」這件事呢?

因為孔仲尼其實很重視「名」這件事,再不歪解的狀況之下,

當年子路問他為政的步驟,孔仲尼就說要「正名」,還因此被自己的學生閒迂腐,

甚至還惱羞成怒的慘電了學生呀!你說我胡言亂語,

那我們來看看論語怎麼說吧!

“子路曰:「衛君待子而為政,子將奚先?」子曰:「必也正名乎!」子路曰:「有是哉,子之迂也!奚其正?」子曰:「野哉由也! 君子於其所不知,蓋闕如也。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事不成,則禮樂不興;禮樂不興,則刑罰不中;刑罰不中,則民無所措手足。故君子名之必可言也,言之必可行也。君子於其言,無所苟而已矣。」”

看到這落落長的一段,有感覺暈對不對?

白話翻譯自己去google一下,我用我感受到的認知來跟大家講一講,

子路問他老師說:「衛國的董事長如果找你去當他們的CEO,你覺得要做什麼?」,

孔仲尼就說:「當然是要他先把我是CEO這件事公告全公司呀!」

子路翻了翻白眼說:「你很有事唷!這太迂腐了吧?你讓全部人知道你是CEO有屁用?」

孔仲尼惱羞成怒說:「你怎麼說話的!粗俗!不知道是就不要瞎BB,你懂屁呀!

你知道如果不跟那些人說我是CEO,你覺得我說話哪個人會鳥我?

如果所有人都不鳥我?我要是怎樣經營公司?我豪洨又怎麼會有人相信?

如果我豪洨又沒有人相信?那怎麼樹立我要的規則?沒有規則哪裡來的公平?

沒有公平,又怎樣帶領公司?所以我一定要先讓大家知道我CEO!

不然他們都會當我是塑膠!」

這裡我要說一下,其實孔仲尼前面說的還為有道理,就是一直到禮樂不興之前,

都還算合理,但是認真想想,事不成真的不一定會影響禮樂興不興,

禮樂本來就是他們儒家豪洨出來的規則,所以真的就是把子路那個傻逼,

繞一繞邏輯,他就暈了!最後就相信老師說的都是對的!

但是,認真說孔仲尼的那句「君子於其所不知,蓋闕如也。」真的挺好用了,

如果以後遇到有人跟你不懂裝懂,然後再自以為是的說屁話的時候,

你就可以不帶髒字的跟他說,君子於其所不知,蓋闕如也!

好拉,孔仲尼還有說過:「四十五十而無聞焉,斯亦不足畏也矣。」,

以及「君子疾沒世而名不稱焉。」,大概就是說,一輩子默默無聞是可恥的。

儒家,是真的非常重視名的!甚至也不完全忌諱利,

一束乾肉的束脩其實也不是說都不收利,更不用說曾襲儒門的老墨家公然提倡功利主義了。

如果要說證明孔仲尼也覺得追求富貴這種利沒有不好,

就一樣再論語中他有說:「富而可求也,雖執鞭之士,吾亦為之」

在一般的正解會說:「富貴,如果可以正道求得,雖只擔任執鞭趨避行人的小職務,

我也願意去做;假使富貴不可以正道求得,那寧可放棄富貴,依從我所喜好的正道。」

但是我的歪解我覺得更沒有加字去美化,

就是「有錢當人可以求呀!只要能賺錢,叫我拿鞭子去抽人,我也會去做!」!

並且其實那一句很有名的,「死生有命,富貴在天。」,

也是出自於論語當中,子夏說的話,

對與生命,是生是死,儒家的讀書人都只能說那是宿命,

但是對於富貴,他們卻認為是「天」,

這裡一定有人會說我在曲解,確實在儒家經典可以把天當作「命運天」,

但其實也是有「道德天」的概念,

這裡先解釋一下「命運天」跟「道德天」,

一個就是覺得天是天意,是不可干預的存在,一個是與人心相合的天人合一的道德,

所以他說了:「莫之為而為者,天也;莫之致而至者,命也。」

他認為天是一種力量,一種權威,一種可以追逐的跟嚮往的,

這時候你就知道了,生死是宿命,但富貴是人類應該可以追隨的!

而且把天,當作一個可以對話並且實際上存在的物,

是孔仲尼就在講的「不然,獲罪於天,無所禱也。」,

「不對!如果你得罪天的話,你禱告都沒有屁用!」,

你就知道,其實在儒家,天,是一個明確的存在,並且是可以對話而且有脾氣的!

另外,在「死生有命,富貴在天。」其實還有一段話,

就是「君子敬而無失,與人恭而有禮,四海之內,皆兄弟也。君子何患乎無兄弟也?」,

看起來好像跟前文一點關係都沒有,但其實他是在教你怎樣跟「富貴的天」相處,

你如果對他恭恭敬敬的,有禮貌又不找他麻煩,把它當作兄弟看待,

有時候為他犧牲一點真的沒有什麼!然後你就可以富貴了呀!

這時候,就要說「老陶呀!你再不為五斗米折腰,一點都不儒家呀!」

所以,其實陶淵明真的比較道門,因為反名利的應該是黃老啦,

老耳朵提倡無名,莊夢蝶討厭講利。 

認真說,其實儒家的名利是在孟軻用「義」吧小名利跟大名利區分之後,

說不求小名利,應做大名利,所以才有一些在說儒家不求名利的說法啦。

好拉!今天的歪解儒家經典就先這樣,我發現沒想到篇幅比我想像中多呀!

嘿!親愛的網誌先生,你喜歡聽我這樣說瞎話嗎?

我自己是覺得還不錯呀!以上!

1 thought on “[壹仟玖佰捌拾玖] 歪解儒家經典系列之,誰說儒者不慕名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