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極短篇] 一個鬼故事的分支故事?突如其來想寫故事中!

今天來說故事吧!好久沒有說故事啦!

最近因為不小心看到了一個專門在講鬼故事的YouTuber,

因為他講述的某個投稿者故事,也就讓我想起了一個有點久遠以前的故事,

所以就想說來這裡跟大家分享一下下,一個我記憶都有點模糊的事情。

我這裡就學學那個YouTuber 的開場白,以下故事我將以第一人稱描述,

其實關於那些民俗信仰,我一直都是抱持的寧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狀況,

雖然家人一直是有在辦事的,親戚家甚至是有自己的神壇的,

但自己的家中其實是大部分看起來很信科學的那種文明家庭的感受,

除了家中一直有著其實很神神叨叨的姐姐,看起來不信三清、不尊儒佛並且無懼鬼神,

甚至還對於天主耶穌都有著莫名其妙的嗤之以鼻,

基本上她不信神但卻又是對各種的民俗儀式相當熟稔,

並且,最奇妙的事,那些幾個辦事的親戚,更是對她有著奇妙的信任與崇敬,

所以明明家中沒有特別信仰的我們,常常成為被諮詢的對象。

而那個一個故事是在我還是一個屁顛屁顛的國中生時候,

還記得那一次是我們家那位最有權威的女子去她的高中畢業旅行的時候,

家族裡那個辦事的叔公突然來訪,說著他最近接下一個很麻煩的事,

本來要找姊姊諮詢的,沒想到不在家,然後就嘆了氣說:「可能就是緣。」,

而那天我不知道為什麼,像是被雷打到一樣,

就順口跟叔公說了:「不然我跟他去看看?」,

而那時候叔公也不知道為什麼,也就覺得好像帶我去也是可以一樣。

那晚,我就跟著叔公去了他們要辦事的地方,

其實以前一直看人辦事是在「宮廟」當中,很少有那種「出差」的行程,

更奇妙的是,這次「出差」的地點是個非常陳舊的公墓,

而了公墓,我跟跟著叔公走到了公墓的深處,到的時候已經有幾個叔公的同行,

依稀記得都是一些資深法師的長輩,其中有一個年紀比我大上一些的哥哥輩,

他算友善地向我點了點頭,倒是那些長輩很訝異叔公是帶著我來,

但叔公也沒有多解釋,只說了:「就是來看看而已。」,

而看著那個哥哥開始全副武裝的時候,確實有種自己是不是來錯地方,

雖然因為這幾個可以說都很資深的法師在場,感覺氛圍很輕鬆,

但整體來說,大家依然還是很嚴謹的在舉辦著儀式,

然後那個哥哥在那個看起來是今天重點目標的斑駁的墳墓旁,

開始差了四根桃木釘,然後用紅線圈住了那個墳墓,

接著他就開始在墳墓上釘著符紙,看他腳踏罡步,但是每定一張符紙動作就遲鈍了一些,

那一瞬間,我突然有一種奇妙的感覺,就是身體裡面好像多一個自己,

而那時候耳朵旁就聽見一個聲音:

「疑?平行時空?不對這是以前?附身在自己身上是什麼鬼啦!」

那個在我身體中的聲音,我讓人覺得很親切,雖然我跟他沒有溝通,

但我卻很清楚的知道,那個聲音,應該是來自於未來的自己。

就在我還在體驗著在身體裡好像有兩個靈魂並且交流無礙的時候,

突然聽到了一個長輩驚呼著:「糟糕,少年仔,撐不過去!」,

那時候我就聽到我身體裡面的那個靈魂說著:「身體先給我用!」,

然後我就感受到,我的身體不在我的意識控制之下掐起了劍指,

邁步走向了那個衝出紅線圈地後就倒下的哥哥,劍指往他的眉心點了下去,

而就在我手指離開他眉心之後,大哥就清醒過來,然後開始瘋狂地吐著,

接著,我發現自己很隨性的走向了那個紅色線圈當中,

而身旁聽到了幾個長輩很急忙地說:「囡仔母湯入去!」,

那時卻又聽到叔公熟悉的聲音說:「莫要緊,給他進去,他沒事的!」。

而那個大哥,站起身想要攔著我,然後轉頭跟叔公說:

「阿義伯,母湯!這隻金價派,阿弟仔什麼都不會,很危險的。」

叔公只輕輕的攔下了大哥,放著我跨入了紅線的範圍之中。

才跨入紅線,我驚訝的發現我突然看到一個穿著民初裝扮的老婦人,

惡狠狠的瞪著我,而我同時聽到在我身體裡面的那個靈魂的聲音從我嘴巴發出聲音,

「老太婆,兇什麼!怨氣那麼重?有仇有怨要找對人,你自己的子孫都快被你逼死了!」

然後那個老婦人,用著不太像是台語的台語說著話,我明明應該聽不懂,

但卻因為好像跟著那個靈魂同步的關係,很清楚的理解著。

「小子,不要多管閒事,這一家人害我,我要報仇!」

然後那個老婦人,張開手指,手指上是很鋒利的指甲,就往我撲了過來。

我這時候其實是相當緊張想要跑的,但卻完全無法控制我自己的身體,

就只有從眼睛的餘光,看到叔公在右側舉起了八卦鏡,準備衝進了紅圈。

而從八卦鏡裡面,我看到了我自己的眼珠變成淡淡了藍色,然後表情相當淡定著,

我的身體,向叔公揮了揮手,像是要他不要輕舉妄動一樣,

然後一點都不像剛剛大哥罡步的專業,就很隨性地往前跨了一步,

又是一個劍指,往那個老婦人揮了過去。

而老婦人看到了想要閃避,卻好像被什麼壓制住一樣的無法躲閃,

接著,就看我手揮過去的路徑上,老婦人開始燒了起來,

然後我就聽到我腦袋的聲音又響起:

「老頭,我不是跟你說要收力嗎?早知道借燒燈的力就好,

你這樣等等還要幫他復靈很麻煩呀!」

接著,那個老婦人轉身就跑進了墓碑裡面,而我的身體也走向了墓碑,

手就這樣扶著墓碑,好像是在溝通著什麼一樣。

這時,我聽到旁邊的那些長輩們的訝異的討論聲。

「阿義你這個孫子是?」

「還記得那個小女孩嗎?那是她親弟弟!」

「難怪呀難怪!」

就在我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大哥就問了他爸說:

「阿弟仔那是降乩嗎?剛剛那一指好像帝君的火雷降魔?阿弟是帝君的乩身?」

在那些長輩都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我又走出了紅線圈,

然後用著有點像我自己但我確定不是我的聲音回應著大哥的問題說:

「不是降乩,算是合神吧?說了你們也不懂,然後那叫借靈,

我才不會讓我自己的身體借給老頭勒!好拉,稍微跟你們說一下,

這一個女屍的來源你們應該知道吧?她被那個小姨太害死,

然後還被分穴封魄,整個怨氣都積在這裡,剛好這個公墓整地,

所以讓他意念可以破封,結果就無差別報復了,

我說,你們幾個,怎麼會去管這個閒事,這個望族的命數還有,

你們就算不插手也不至於滅族啦!你們齁,在挑案子的時候真的要小心,

這種差一步就可以成鬼王的,你們壓是壓得住,但是如果人家要跟你魚死網破,

你們每個人都不好過齁!是說,叔公呀!你就不能拖到我姐回來嗎?

真的是要不是我剛好突然被拉過來,這不就是亂七八糟了嗎?」

我像是旁觀者一樣的看自己侃侃而談著,然後看著大家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我,

有一種超級奇怪的感覺,但卻又不覺得這有什麼問題著。

似乎,就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

好了,今天的說故事時間就到這裡,基本就是因為聽靈異故事聽到覺得有點靈感,

所以就順手寫下這樣的故事,如果喜歡這樣故的捧友,

請不用期待,因為天知道我什麼時候會又想要寫故事,

所以且看且珍惜吧!親愛的網誌先生,今天的篇幅又超過很多了!

我真的覺得我很有誠意呀!算是假期禮物吧!

以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