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幻想】極短篇之一畝藥田的感謝

在那一場歡慶卻又有點嚴肅感的家宴結束後,終尊的關門弟子現今的冰域之主並沒有隨著自己的那些師姐們離開,也沒有跟著師叔家的師兄弟一起走,只默默地送著大家。雖然今天的確實是因為他的關係所以有了這場家宴,但他其實也知道他的生日只是他那個師尊拿來當聚一聚門下弟子的藉口。不過他也並不在乎,這也許就是屬於終尊門下的氣度,但有禮的他依然像個小主人一樣的一一的送著來訪的客人,作為終尊門下唯一個尚未成尊的弟子,也確實只有他有逗留在終域的理由跟藉口。

「怎麼還不回去休息?」清冷的聲音響起,雖然感覺上不帶感情,但願意多問上幾句就已經是這位被認為三界中最冷酷的如天者相當重視的問候了。

「回稟師尊,還有些事情想跟以太師叔說說。」阿洋恭敬地回應著自己的師尊。

「有什麼事要找我說?好拉!老姐,你回去休息!我跟小洋聊聊,順便帶他回去好了!」一個聲音中透露著滿滿懶散感的藍髮少年,搭上了阿洋的肩膀,然後回頭看了那個沒有表情的淡漠女子說著。

「你們自己回去小心,我有點乏去休息了。」終尊說出這樣關心的語句,其實真的是相當少見的。在說完之後,來去終域自如的她,就消失在這宴客的大廳當中。

而那個藍髮少年,拉上了阿洋,輕輕的邁開步伐,每跨出一腳周圍的世界就瞬息的轉變著,倏地之間,他們像是穿越過千萬個世界一樣,最終來到了那個有著中西合併涼亭的奇妙小島之上。

「怎麼了?突然想找我聊天?是學習上有什麼壓力?還是你那些師兄師姐欺負你?又還是現世有什麼不如意的?」以太隨便的在涼亭中靠坐了下來,然後衣袖一揮,一個古樸精緻的茶具出現在他眼前,他隨性的開始煮水泡茶著。

「這個,能否請師叔幫我說謝謝?」阿洋跟他師父一樣少話,相當言簡意賅地讓以太摸不著頭腦著,而他的手掌上放著的是一顆綠瑩潔淨的光珠。

「喔!一畝藥田?還滿滿的一品靈藥?你不是那種會去搶的孩子,誰送你的?要我幫你說謝謝?」身為上古第一智的以太,一眼就看出阿洋手上拿的是紅花佛域中特有的類空間法寶,一畝藥田,雖然比起以太門各式各樣的逆天空間法器來說,一畝藥田不算是什麼驚天動地的法寶,但這個法寶就如其名,就是一個可以隨身攜帶極好種植靈藥的藥田,而且阿洋手上的這個一畝藥田當中的靈藥都是鮮見的靈種,並且品質都相當的錯。

「小燁。」阿洋微微的笑著。

「生日禮物呀!他對你挺不錯的,不過你當下謝過了就好,還要我幫你轉達?」以太有些不解的說。

「現世。」阿洋補充解釋說明著。

「現世?他又不記得,我去幫你跟他說幹嘛?是說他怎麼送你這個,這不太像他送禮的風格呀!太實用了。」以太笑了笑問。

「有一次去紅花佛域拜訪,見到了藥師師兄用了一畝藥田,因為那時候正在學域的築構,就向藥師師兄問了許多關於蘊含生靈的空間穩定的問題,然後對於這個一畝藥田的理論與技術真的覺得相當的驚嘆。」阿洋為了回應以太的詢問,算是破例的說了許多話。

「確實,摺疊生靈是一門學問,如果你有興趣,晚些你去找阿虛,跟他說我讓你讀那本孕生域,你大概看看前面五章就好,後面的就在講創造域的部分,對你來說太難而且沒有意義。所以因為你熠熠發亮的眼睛,小兩光記住了,就去幫你要了這個當生日禮物?」以太對於釋菩燁的瞭解相當深刻,馬上就知道原因。

「是的。」阿洋點了點頭。

「那怎麼要跟現世的她道謝?」以太繼續問著自己好奇的事情。

「上回,他有些難過…」阿洋似乎在思索著當講不當講一樣。

「說吧,跟我,你和他都不用顧忌什麼秘密。」以太溫和的笑著。

「他上次挺難過的說,他對於上界的事情都記不住,每次都很想記住每一個重要的事情,重要的課、對他好的人事物,但都記不起來。」阿洋緩緩地說著,而以太確實能想像得到那個小兩光其實對於總會忘記這回事挺走心的。

「他總會有一天會記起來的。」以太像是安慰的說著。

「所以,我想幫他記起來一些,至少跟我們的互動,多多少少我們能提醒他,讓他記住我們。」阿洋溫柔的笑著說。

「你呀!真的跟你師父很像,人嘛!就這樣冷冷淡淡的,看起來什麼事都不那麼在乎,但心卻真的是熱乎熱乎了。你看,剛剛才說要去休息了,現在人還不是心掛著,神念還分唸過來關心著你。」以太瞇起了眼睛,看著那幾乎不可見的淡淡的一抹氣息。

「多嘴。」一聲清冷的聲音響起,然後那一抹氣息也隨之消失著。

阿洋見著這樣的場景,不知道怎麼樣,就覺得今晚的生日,過得相當暖呼呼的,也相當開心著。而一旁的以太,微微的笑著,他對於這樣簡單而真摯的友情,一直都是相當喜歡的,這一代傳一代,終尊安潔的弟子與紅花佛尊的弟子,這個新一代的孩子們,也有著樣的羈絆,還真不錯,以太心裡確實是這樣的想著。

以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