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幻想】對於弱者,不為同道而行(中篇)

「師父!咒又逃課了拉!」東言氣嘟嘟的跑來跟自己的親師父抱怨著他的同桌又沒來上課的事情。

「你是不是等等要說耳朵還上課打瞌睡了?」以太頭也不回地繼續記錄著剛剛做完的實驗數據。

「師父!你是我們的班導師,是不是應該好好的『提醒』一下他們兩個。」還是個孩子的東言其實也不是多認真想要幫助同學,只是今天課堂上只有他一個人清醒,所以免不了就被上劍法的老師鞘了一頓。

「老頭拿你出氣啦?沒關係,等等我這裡忙完,我再去敲打敲打燧人就是了。」以太有些敷衍地繼續說著。

「不是呀!老師!這跟小燧沒關係呀!是咒逃課的關係!」東言邏輯清晰地說。

「不不不!你看看,明明犯錯的還有耳朵,但老頭為什麼只找你揍?還不是他不敢揍耳朵,怕等等惹他師兄不開心。而你以為為什麼咒會逃課?」以太轉頭認真看著東言。

「咒,他就不喜歡上課呀!」東言理所當然地說著。

「咒為什麼不喜歡上課?他聽不懂嗎?還是你們上課欺負他?」以太接著問著。

「他沒有欺負我們就很好了!老師你都說咒是你看過最有天賦的人了,怎麼可能聽不懂!」東言忍不住回嘴說。

「所以?」以太誘導式地繼續詢問下去。

「還不是因為咒沒有門派,又不是世家,大部分的老師都很愛針對他,所以他就很不喜歡來上課呀!反正書上的東西看一下就懂了,上不上課沒有關係。不過其他課就算了,太炎老師的選修課,只有我們三個能修能選,他這樣翹掉我一定會被老師罰的!而且太炎老師又不像其他老師會大小眼,他就不應該翹課呀!」東言順著以太的問題回答著。

「好吧!我晚點去跟咒談談,確實有些課不要翹掉比較好。小言,你在幫我整理整理,看看是哪些老師上課會特別針對咒的,我是應該以班導師的身份跟他們溝通溝通來著!」以太終是放下手邊的紀錄本,起身決定去處理一下曠課學生的事。

-----------------

在許多年以後,當年曠課的學生、睡死的學生還有那個身為班長無法翹課的學生,已經成為了縱橫三界的無上尊者,三個人可以說四處斬妖除魔捍衛天道著,而那個時代隨著修行越來越普及,各式生靈的「惡念」更容易的被壯大,而各種的邪物不斷地造成三界的損傷,而正當太古至尊們都因為混沌大劫輪番潛修,這些初為尊者的新星們逐漸成為這個時期穩定世界的重要存在,然而就在三人分別連年征戰後的某一日午後,有些疲憊咒回到了當初學習的「學院」,那個其實是太古空尊所創造的小世界。

「怎麼?跑來偷懶呀?你們不是都在外面維護世界和平?」

就在咒踏入了這個小世界的時候一個他熟悉至極的聲音響起。那個聲音是他還在學習時候的班導師以太的聲音,那一個整個學院當中唯一一個不在乎他的身份、來歷,理解他為什麼不喜歡上課,然後願意坐下來跟他好好聊聊哪些老師真的很無趣,哪些老師其實真的很爛的存在,也是唯一一個細細的跟他說明著他的道的人,告訴他在規則之上發展的道並非偏離規則,不是什麼離經叛道,而是屬於他獨一無二的道路。

「老師,您出關了?」咒四處張望著,找尋著這位老師的身影。

「還沒呢!不過分點神念關心一下畢業生也是做得到的,怎麼拉!身為第一屆的傑出校友,竟然還需要回來心理諮詢?」以太帶著笑意的聲音在這個小世界響著。

「老師,我們現在這樣做是對的嗎?」咒突然沒頭沒腦地問著。

「你這個問題問我真的很不準,我基本上跟老規則,歐!你們校長!理念是不太一樣的,他的想法是直接跟理想,我個人是比較彎彎繞繞的。」以太回應著。

「彎彎繞繞?」咒不懂的問著。

「他的概念就是,制定規則,然後創造大同世界,把會破壞規則的一切『校正』,我個人是想要找到造成這些混亂的原因,從原因上解決這些混亂。」以太試圖的解釋。

「從原因上解決混亂?」咒回應著。

「幫你補個課好了!現在世界會紛亂,是因為隨著修者的能力增強他們的念想被放大,而這些念想有正面的也有負面的,往往都能互相抵銷著,可是當有一些修者想要快速的強大自身的時候,就會加速的利用這些能夠增強自己的正念,而這些負念就會開始積累壯大。你們校長的概念,就是不斷的處理這些負念,然後還有一派人是想要創造一個容納負念的空間,而我的想法是創造一負念不會成魔靈的世界。」以太耐心地說著。

「負念不會成魔靈?」咒皺了皺眉。

「沒錯,魔靈是修者的負向意念堆積沒有被妥善處理而來,所以兩種從根本上處理的方式,一種就是讓修者沒有負念,一種就是讓所有修者都能夠處理掉自己的負念。這跟我跟燒燈真的很認真討論過,他的佛界就是在做第一種類型,但基本上難度極高,我個人不太看好,第二種我和燒燈、老頭研究過三尸,確實可以做出處理掉惡念的方式,不過這個門檻也還是存在的,要能夠成為凝聚三尸然後再斬卻三尸的修者,這是一個坎,但如果很不嚴謹的說,如果所有修者都能邁過這個坎,基本上就不會有魔靈的存在了。」以太笑著回答。

「那…把無法邁過坎的生靈都殺光不就好了?」咒突然說出了這樣的一句。

「嗯,咒!確實是可行的,甚至可以說,那應該是最簡單的,甚至折衷一點,就是可以把修者分層,迫使他們為了活下去達到能夠斬三尸的水準,運用危機與生存來刺激修者進化,不過很可惜,我沒有那麼殘暴就是了。咒,你討厭平凡的白癡嗎?」以太頓了一頓,然後緩緩的說著。

「我不知道!我曾經以為得道者就是為了保護凡人而存在,但是最近在世界這樣闖蕩,我開始有一些動搖,我理解弱者特質存在的必要性與珍貴,但看到那些弱者特質的醜惡,那些對於可能有威脅的異類的那些弱者的嘴臉與殘酷,又或是那些弱小但是卻學會持強凌弱的噁心,我慢慢的不知道我自己是不是真的願意保護弱者,又或是我真的保護的那些人是對的嗎?保護他們會讓世界變得更好?到底怎樣做才是對的?」咒摸著額頭頭痛的說。

「沒有什麼對錯,沒有急著要找出對錯,你對於弱者的藐視、想要保護弱小讓世界更好的想法,都只是你腦袋中想過的各種可能性,重點是你之後的選擇,才是決定你所認知的善惡。」以太語重心長地說著。

「我懂了!老師!」咒思索了一下,然後點了點頭。

未完待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