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幻想】對於弱者,不為同道而行(下篇)

咒,一種以語言、文字賦予意念而形成禱告、詛呪、除災、降災,甚至影響世界的術。而這一種術,原生於規則,一種以語言及文字形成的規則,並且在規則之上建立了新的體系與道理,在紀錄之中咒的來源是一個沒有被典籍記錄的修者,神秘如其人卻能在眾多記載當中可知道,其人與道祖鴻鈞有著奇妙的關聯,並且與三清之首的太清之主李聃、天智東言有著千絲萬縷的連結,而其人唯一一本明確記錄的作品「萬咒之書」,卻是由以太收錄在書庫後,轉贈給了友人。

-----太古記萬咒列傳

「咒,你該收手了!」鴻鈞嚴肅的看著咒。

「收手?我都還沒開始真的動手呢?校長大人,不好意思,我真的叫不慣什麼道祖!」咒依然邪魅的笑著。

「你都殺了多少修者了?你還說沒有動手?」耳朵忍不出大聲吼著。

「修者?那些連自己惡念都不能面對的人?敢稱自己是修者?只是在幫世界製造麻煩的存在是修者?耳朵呀!你什麼時候變成這樣優柔寡斷的慈悲心腸了?是聽了太多紅花老師的課?還是被媧靈副校長度化了?你當初可是對於這些心有惡念的廢物可一點都不手軟呀!」咒依然保持著自己淡漠的笑容。

「咒,他們有惡念但沒有行為,那也是一種控制,也是一種修法,有惡念就殺你要殺到什麼時候?殺光所有無法斷惡念的修士,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你的聰明才智去哪了?為什麼要做那種吃力不討好的是?那樣殺生的意義是什麼?你不是說你不喜歡無意義的殺生?」這次是東言忍不住回話了。

「真的嗎?阿言?你可真是傲慢!別說你身旁的以太老師了,就你應該就辦得到吧!你這個空間的超級天才怎麼可能做不到?鎖定所有量能跟天賦低於水平線的存在用空間包覆,在一瞬之間進行空間掩滅,有規律的清掃,不就是輕而易舉可以完成的事嗎?」咒微微的笑著。

而在咒說出這些話語的時候,意識到這件事情可行性的耳朵臉色發青,而更清楚這件事如何執行的東言則是一句話也說不出口。倒是意旁的鴻鈞道祖轉頭看了以太一眼。

「咒呀!你這不是給我招仇恨嗎?你以為老規則為什麼一直惦記我以太門呀?還不就是你這個略微不成熟的想法呀!」以太搖著頭笑著。

「老師,所以你也要阻止我嗎?」咒狂狷的眼神當中似乎流露出了一點哀傷。

「你有沒有想過,你毀滅的那些「心有惡念」然後又「無法斬卻」的廢物當中,當中有一大批擁有的「善」更是可觀呢?甚至他們的「善」正維持著整個世界的均衡運轉?確實,我是可以比你說的在精準地去計算每一個存在的善惡與天賦,然後做出看起來最合理的「懲治」,但是每一個善因結出的善果,還有每一個惡因生出的惡果,又要怎樣去計算他的度量呢?」以太嘆了口氣說著。

「把所有成惡的部分抑制住、規範著,當留下的存在都是最優秀跟最理解規範的,那就是完整的秩序了!那就不在會有那些愚蠢的低能邪惡存在了。」咒似乎想要說服著眼前的以太。

「你這樣其實跟老規則沒什麼兩樣呀!」以太的眼中有了一點點的失望。

「以太!」鴻鈞的語氣有了幾分怒意。

「好好好!咒呀!我知道你有你自己的想法,我是也不反對你真得去驗證,不過這些生靈的生滅的公式絕對比你想像中複雜很多很多,「運用危機與生存來刺激修者進化」確實是一個方向,但是進化出來的是怎樣的存在?你真的可以保證?而那些在進化過程被催生然後無法控制的存在,你還沒有那個資格跟能力抗衡著!你知道在混沌核心當中就有一個從極度善念當中化生出的惡念怪物,當沒有群眾產生的些微混沌念想的阻攔,他早就衝出來了!那些微不足道的修者死與不死其實我真的也沒有太在意,但是投資報酬率太低的事情我是不建議你做,尤其「破壞世界邊緣基礎,讓沒有斬卻分身能力的存在,因為界裂震動而解離」這種相當低能的方法,我真的不想我教過的學生去做。」以太淡淡的看著咒。

「老師…」咒有些吃驚自己意圖已經被識破,但依然頑固著。

「至於你在藍星試圖做的那些試驗,我就不管了!反正都還是在你自己可控的變因範圍,雖然多多少少有一些踩線,但老規則也說了,只要沒有超過準則他也不會出手,這次呢我也沒有要對你怎樣,就像以前一樣,你做錯事了我就要跟你說,至於你要不要改變?又或是你接不接受,那是你自己該去選擇的。道不同,本來就不用相謀,你本來就該走屬於你自己的路,只是當你的路擋到某些人的路,會害你自己無路可走的時候,身為曾經的班導師還是要提醒你一下的,好了!你該走了!以後別做太傻的事!」以太一彈指,咒就吸入了一個突然出現的巨大空間漩渦當中。

「以太,你不該就放他走的。」鴻鈞冷冷地說著。

「別說我們這四個人到底能不能留下他,就算留下了,大概率還是會成功引起界裂,你以為阿靈還有多少五色石能補呀?咒這小子已經觸及了那個坎是你說的,要不是你也不能封印他,你會來找我嗎?他唷!是那種被說計畫有問題就會去修正的孩子,很聰明的!所以這個蠢方式不會再來了,問題不就解決了?你留他在這裡沒有意義呀!」以太看了看鴻鈞搖著頭說。

「他的道偏了!」鴻鈞嚴肅的說。

「就是道不同而已!雖然他從規則而生,但早就跟你走上不一樣的路了!你不是教出一個說要「因材施教」的學生嗎?咒這塊材料,不適合你想他走的道路的!散了散了!被他發現我只是紙老虎就麻煩了呀!回家了呀!小言!」

以太緩緩的從高科技輪椅上站起來,然後在東言的陪伴下消失在這一個世界的盡頭。

以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