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仟玖佰壹拾] 又到了應該聊聊鬼故事的月份,來講講怪力亂神的故事(中)

親愛的各位捧友們,今天順利活下來了嗎?  

今天來把昨天的故事說下去吧!

後來是那樣的…

那晚,阿強在慶生派對結束後,跟小雯一起回到了住所,在路過大樓大廳的時候,由於酒醉的踉蹡,撞到了大廳侍奉的神像,攙扶他的小雯忙著想要將被撞亂的神壇整理,而那是的阿強說著:「沒事,別理他,明天來打掃的歐巴桑會整理,我們先上樓吧!」

小雯拗不過阿強,就扶著阿強上樓,而那一晚阿強與小雯也許沒有印象,但他們上電梯的時候卻發生了一個小小得事故,他們在電梯中被困上了十幾分鐘,但因為那時候的他們正沉醉在彼此的身體的熱度當中,根本沒有注意這一小段的插曲。

而其實,就在那一晚之後,阿強與小雯雖然有了親密接觸,但彼此之間卻開始頻繁的出現爭執,而這些每天吵鬧聲,也是鄰居作為證詞,說著小雯跟阿強這些日子不和常常吵架,甚至會動手動腳的原因。這樣的狀況也導致了小雯成為了殺了阿強的嫌疑犯的原因。尤其阿強那個被倒吊著伸長舌頭,相當慘烈的死狀,真的沒辦法從物理學上判斷,他是自殺而亡,而在調閱監視錄影機後,也只有小雯跟阿強有進入他們的房子當中。但是警方依然無解的是,小雯離開家後,阿強有出門倒垃圾的的影像紀錄,而在小雯再度回家後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就接到鄰居報警,警方到達現場的時候,只見到小雯嚇傻的坐在浴室門口,然後像是瘋了一樣的喃喃自語著。而根據法醫的驗屍報告,阿強的死亡時間應該是五六個小時前,而那時候的小雯根本是不在家的,所以警方才希望藉由子霖這個心理諮商師來從看似已經瘋狂的小雯口中當中探究著一些線索。

當子霖跟負責這個案子的警官說著來自於先生的說法的時候,其實自己也是將信將疑的,雖然他依然乖乖地有依照先生的說法,替自己淨過身,而也因為用了那位奇妙的先生的說法之後,他本來很疲憊的精神突然清醒許多,他也才決定跟王警官說著。

「張心理師,您是說李小姐不是兇手,而兇手是個鬼?這我們真的不能這樣去結案呀?是李小姐的說法?這李小姐瘋瘋癲癲的,還是您就確認他是無行為能力者,我們好去跟檢察官溝通這部分…」王警官有些為難地說著。

「王哥,不然,能不能讓我帶李小姐去一趟那位先生那裡,就算是治療?然後我們再看看後續能不能幫助案情?」子霖試圖說服著王警官。

「張心理師,這…不合規定呀…」王警官頭疼的說著。

「小王,讓他帶去,我等等批文給你!」

一個國子臉一身正氣的警官走了從一旁的辦公室走了出來說:「張心理師,你好!聽你的意思說,這件事有那麼一些『玄幻』的成分?不知道您是不是能再仔細說明一下。」

「這位是?」子霖轉頭向王警官詢問著。

「這是我們組長,周正一,是這個案子的負責人,您可以直接跟他說。」王警官如同大赦一樣的說著。

「周組長您好,是說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那位先生的說法,好像那對情侶冒犯到了某些存在,所以才有這一連串的事故,還是您一起過去,我想那位先生可以比較清楚的跟你說明,其實我也是摸不著頭腦呀!」子霖抓了抓頭,表示著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好!其實,我也覺得這個案子有些問題,您不知道,其實今天他們同一棟大樓住戶,又有一個墜樓身亡的,死狀相當慘烈,四肢開放性骨折,身體當場破裂死亡,我們警方到其家中後,只見屋內擺設整齊,也未留有遺書,究竟是一場意外還是自殺,不得而知。這棟大樓,每年都會出一些狀況,前些年稍停了一下,但但今年一下子出了很多問題,我也想聽聽這方面專家的建議。」周組長表示了同意,並且說了這連續出命案的事情。

聽周組長說,其實這一棟大樓從最早一個老兵老兵夜歸時忘記帶鑰匙試圖攀爬外牆進入家中,失足身亡後開始事故頻傳,之後三不五時就會發生自殺命案,以及各式各樣的死亡事件,從情殺、久病死亡、電梯故障、突發暴斃、意外墜樓……層出不窮,其中不少案子至今無解,像是其中一件一個70歲老婦人被發現裸身陳屍於電梯井,警方原本猜測死者是失足身亡,所以推測全身赤裸是因衣服被電梯勾破,現場鑑識卻沒有發現任何衣服碎片,老婦的死因至今是未解謎團,並且接連的墜樓都是相當慘烈的,像是女子墜樓頭顱破裂當場死亡,而右臂因為撞擊鐵欄,落地後噴飛四公尺遠,後來還有中年男子從頂樓跳下,頭部、胸部受到重創,滿地得血肉模糊,在這棟大樓的命案現場都有著相當詭異的畫風。這些故事與案例,真讓子霖聽得一身冷汗,他想起了在他與承羽一起離開先生那裡後,承羽說:「你回去一定要好好淨身,不然下一個可能就是你了,不要不信呀!」

沒想到,那麼快,就有了下一個慘案。

待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