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幻想】物以類聚的小心眼,神魔懼之的記仇人

天、地、靈三界中諸能,有胸懷天下大度著,亦有斤斤計較一毛不拔絕不吃虧者,有不計前嫌海納百川者,亦有睚眦必報牽縈於心者。今隨筆錄之,望後生得知謹記,必較者,其首為涂山雙姝,與之為伍務必句斟字酌,次者空域以太,錙銖校量算計無漏,罪者,混沌過之而不忘。

———白首尊手札

一個藍髮的男子很悠哉的坐在了古色古香的涼亭中,背靠在了亭柱,手上拿著一杯茶香四溢的杯子,那琥珀色的茶色映著他淡淡的笑容。在他身前是坐著一個一身粉紅的美麗女子,正一口一口地吃著自己帶來的各色糕點,然後與藍髮男子隨興的談笑著。

「我說,你適才在靈訊群裡發那什麼東西?又要找老白麻煩一次?這次要找姊姊一起嗎?我那次燒了白鹿洞是真的不夠解氣,你又有什麼好主意可以坑他了嗎?」粉衣女子用手凌空滑動著,看著著藍髮男子不久前在靈訊空間中置入的訊息。

「我只是問問,大家到底覺得我們三個誰比較愛記仇跟小心眼而已?老白那次的缺德事,燒過了白鹿洞,我覺得該揭篇了。」藍髮男子懶洋洋地說著。

意旁放著的一把劍,淡淡地發出劍鳴聲,並且傳出了一個男子的聲音:「老白哪裡做什麼缺德事,還不是你們那時候,因為人家一個小輩不小心衝撞到你們的下午茶,然後沒有道歉,就在人家的天庭年終鑑當中狠狠地加大三十倍難度,能量滯留空間、無盡歲月、鏡花水月領域,我說別說那個小傢伙只是個半尊,就算他幾乎極尊也不可能會通過評鑑好嗎?老白也不過是想要提醒後輩,所以寫在手札當中吧!」

「喲!帝君如此閒情雅致?人在觀火源奇潮,還有心思聽妾身與朋友的閒事呀?」粉衣女子嬌滴滴地說著。

「呵呵!」藍髮男子帶著看好戲的心情望著那青紅顏色交互閃動的長劍,瞬間成為了一個吃瓜群眾。

「當本君沒說過話,以太,你快看,有人回應了。」那劍中聲音在一陣的青藍交錯光芒之後,顧左右而言他的說著。

「我看看誰回了呀?」以太朝空中伸指一點,那個環繞式屏幕一般的投影出現,環繞在整個涼亭四周。

「你這是又更新改版了?你的靈訊介面永遠都是那麼誇張!什麼時候給我也換換。」粉衣女子看著華麗的投影說到。

「怎麼講我都是開發者,新東西當然要先試用一下。等確定這個模式穩定了,就把術法結構發一份給你。」以太笑了笑說,然後就讀著在他發送訊息下的回應。

「我個人覺得阿真比較小心眼,但阿時真的不會因為時間過去然後就把事情算了,但記憶力最好的是你以太吧?」一個叫做空空如也的人回應著。

「你們三個很難分高下呀!但依照以太你以前挖出來老白的紀錄,你應該略為遜色吧?」井中月的回應簡短而清晰。

「斤斤計較懷真,絕對不忘會是你。」恨殺魔君更精簡的回應。

「基於從屬關係,我要刷一波你比較小心眼。」狐相弱弱的回應著。

「用姐妹加起來的話,她們勝你許多。」伏羲相當公允的回覆。

「南無,這是又要與狐族聯手在滅儒教嗎?要念蒼生呀!」一朵白蓮說。

「太尊!與我儒門無關呀…」務觀竟然用了神念回應,還有幾絲的顫抖。

「不是吧?誰又惹你了?我們弟子現在管訓好得很!你先說,我懲治一番?」德罡子急忙回著。

「乾我屁事!」懷時留下了一個憤怒的符號。

「你要我投誰?」薩麥明確的表達立場。

「我錯過了什麼?你們不要趁我帶孩子出去玩的時候做些熱鬧有趣的事!這是職場霸凌呀!」狐族大總管很想吃瓜的回應著。

「太?你怎麼了?」媧靈關心的回應著。

「晚上六點吃飯。」安潔牛頭不對馬嘴的回應。

「你一點都不會記仇的呀。」玝光肯定的回應。

「孤覺得,你們三個半斤八兩。」無規矩不成方圓低調的回應。

「狐狸們都記仇又愛計較。」西方的大貓很有舊怨的說。

「有沒有人看到備註欄的凡間圖訊?我說到底是誰那麼傻?避開了兩個大魔王的惦記,但惹了另一個大魔王的虎視眈眈。」地獄大君路西法點出了眾人沒有注意到的地方。

「那個,各位長輩打擾了。太尊,我師妹不懂事,您千萬別在年終鑑的時候想起這件事呀!」重黎試圖解釋著。

「你看,這時候誰比較斤斤計較知道了吧。」帝后真真回應中還附上了自己千嬌百媚的笑臉。

「我依稀記得帝君說過,一丘…什麼來去了?還是物以類聚?」司命忍不住回應著。

「小司命,你真的很敢說呀!」老毒物猖狂地笑著。

「老毒物現在你知道司命為什麼跟了我十來個混沌,依然只是星君沒升官嗎?」吾乃帝君回應著。

以太緩緩地抬頭看了看懷真説:「妳別把仇記在司命身上了,他被妳整了那麼多年了,夠了拉!」

「你真得是我肚子裡的蛔蟲呀!」懷真笑著說。

「老毒物才是蟲!然後蛔蟲這種東西居住在小腸,說實在的不會懂你腦袋在想什麼。」以太搖了搖頭說。

「不過怎麼回的都這些人。」懷真像是有些遺憾的說著。

「就這些不怕死而已呀!其他的如果真的說了什麼,哪一個還能族群完好?」以太淡然的說著。

「是說,你要去當終鑑官?」懷真指著重黎的回應問到。

「老規則昨天找我的時候要我幫忙的,是說重黎這小子消息挺靈通的呀!」以太點點頭回應著。

「八成是元始說的,元始這小子八卦著!」懷真點頭說著。

「你因為他那時候說過你跟老頭的八卦,記仇記到現在呀,是說我都習慣那些人說我們是『 物以類聚的小心眼,神魔懼之的記仇人』了。」以太淡然的說。

「你才記仇小心眼,你全家都記仇小心眼。」懷真氣噗噗的說。

「我記仇,我姐小心眼,她真的沒在記仇的,我說真的。」以太一臉誠懇的說。

「不過,神魔懼之,同時惹到我們三個好像是真的挺精彩的。」懷真想了想說著。

「對了,年終鑑丙等會怎樣去了?」以太像是突然想到的問著。

「好像是來年的氣運俸祿都會降到最低迷吧?不會吧?你真記仇了呀?」懷真訝異的看著以太。

「看到時候還記不記得唷?反正我講話顛三倒四還愛怪別人,也許就怪一下呀!」以太呵呵笑著。

而那個靈訊空間的訊息依然熱鬧著,兩個喝著下午茶的男女繼續愜意的聊著天,打發著閒餘時間。

以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