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幻想】對於弱者,不為同道而行(上篇)

鴻蒙,亦作鴻濛,太古之書中認為在天地初開之前是一團混沌的元氣,並稱其氣自然元氣為做鴻蒙;鈞,可作相同之意,亦有尊稱長輩或上級的事物、行為等的敬詞之用,但其原意卻為「權衡」,故有「度量難鈞」一詞。而丈量鴻蒙、與鴻蒙同之,亦或于鴻蒙之上,這三個意義都可以被認為是那位存在的意義,他自承「權衡」天地,故以鴻鈞為名,而與其為友者認其與天地之道齊之,亦以鈞稱之,其下者更尊其於天地之上。

-----太古記鴻鈞本傳

在這天地之邊界,一個道貌岸然的男子就在站在那宛如懸崖的邊界線上,距離他一兩公尺坐在一個宛如X教授的高科技輪椅上的是一個一臉病氣的藍髮男孩,兩人的風格可以說是截然不同,一個像是從古代中國來的古人,一個卻像是從不知道多遠未來穿梭而來的年輕人。而兩人唯一相同的是眼睛都望向了有些距離的南山南的方向。

兩人就這樣一語不發的看著遠方,像是在等待著什麼一樣,而這樣的等待,已經是一兩個時辰以來的安靜。直到那個方向,一抹紫金光耀慢慢的往他們靠近,那個道貌岸然的男子的眉頭微微的動了一下,而那個藍髮少年微笑的嘴角也慢慢的消失了那些微的弧度。伴隨著那紫金光耀而來的是一個穿著一身黑紫色的年輕人,被瀏海擋住的半張臉俊俏卻帶著幾分的邪意,而那個玩世不恭的笑容卻有著相當奇妙的魅力。

「校長,好久不見了!在這裡是在等我嗎?這位是?這氣息有些眼熟?」年輕人看著眼前的兩人,對於那個一身古人風範男子的出現他確實毫不意外,但那個陌生卻又些熟悉的少年卻讓他心頭戈登了一下。

就在他才開口,一頭看起來慢條斯理的青牛,明明是緩慢地前行,卻異常迅速地靠近著他們,牛背上有著一個正在打著呵欠的年輕人;在青牛走到三人所在地的同時,空間出現了些微的震動,一個穿著藍色大衣的年輕人帶著有些亂糟糟的頭髮,從不知道哪裡冒出的縫隙專了出來。

「咒,好久不見了!」那個被稱作校長的男子撇了一眼剛出現的兩個年輕人後,無視著兩個年輕人對他的行禮,淡淡的跟著紫黑衣服的男子說著話。

「校長,歐不!應該稱呼您鴻鈞道祖!怎麼紆尊降貴的跑來邊境之域?還帶了耳朵跟阿言?是要幫我們開同學會?」咒看了一旁的兩個年輕人後笑著說。

在咒說完話之後,只見懶散的年輕人眼睛冒著精光,失去剛剛懶散的樣態,而亂頭髮的年輕人則是握緊了右手。而場面卻是異常的安靜與凝重著。

「咒,看起來你已經在那道坎上啦?後生可畏呀!後生可畏呀!」藍髮少年打破了安靜,微笑著說著。

「這位是?」咒依然帶著幾分吊兒郎當,但眼神中確實帶了幾分忌憚著。

「真令我傷心呀!」少年沒有回答他,只是演繹了自己的痛心疾首。

「老師你都忘記了?難怪現在墮落成這個樣子?」騎著青牛的耳朵冷冷的看著咒。

「以太老師!老師您還活著!」咒眼神露出了複雜情緒有興奮、開心、忌憚、恐懼、悲傷。

「是呀!還沒被你們這些人氣死,算是還活著吧!」藍髮少年笑了笑。

「老師,我…」咒向以太走了幾步。

這時,頭髮像剛睡醒的東言踏出一部,擋在了咒跟以太的中間。

「小言,沒事,讓讓,他只是想確認是我而已,畢竟那麼久遠了,他確實記憶中的我應該不是這樣的,只能用能量去感知感知。」以太對著緊惕中的東言說著。

東言遲疑了一下,但還是聽著以太的話退了開來,但手上卻掐起了印記,如果咒有任何的異動,隨時都能制住他。

「老師,真的是您…」咒釋放出了奇妙的能量後,他明確的感知到眼前的少年,就是當初帶著他、東言與聃學習術法的那個人,那個在太古時期被稱為無所不知的傳奇。

「咒,今天不是跟你來話家常的。」鴻鈞打破了這個相逢的美好時刻,淡漠的說著。

「哦!不知校長,歐!道祖大人有什麼指教呢?」咒收起了失態,然後繼續微笑著看著眼前的鴻鈞。

未完待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