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幻想】青空未來,迷茫中指引的傳承。

在那個像是與世隔絕的小小島嶼上,一個一身飄逸的青年站在岸邊望向著大海,那雨過天晴的嚮晚,一抹紅潮像是赤紅的火焰蔓燒上天際,而那橘紅的光輝灑滿整個海面,整片的大海閃著黃澄澄的光,而那個青年的背影,有那樣一些的孤高,一些的蒼茫。

「東言,在幹嘛?一個人站著,感覺好淒涼!」一個有些冷漠的聲音,卻看似說著玩笑但其實卻是很關心的話語。

「剛剛的那場雨,像是沒下過一樣,而雨前的那片蔚藍,現在又去了哪裡?」那個被稱叫東言的男子,很有詩意地說著。

「法則的變化本來就是如此,誰又能知道下一個時間、空間,會有怎樣的波動變化?我們永遠只能確認的就是當下的存在。」冷漠聲音的主人,緩緩地走到了東言身邊並肩著。

「你們師兄弟倆,可以說一些人類聽得懂話語嗎?師父叫我們幫忙顧小孩,不是讓你們在這裡歌詠青春感慨人生的好嗎?」一個金髮碧眼,卻有著華人俊美五官的男子走近了他們,並且指著不遠處一群玩鬧中的孩子嘆息著。

「小貝,別說得好像你不是我們師兄弟一樣!是說,你跟阿羽都過來這裡了,那那群孩子們誰在看顧?你就這樣丟給小虛?」東言微笑著看著也跑來偷閒的貝羅說著。

「不還有大總管在嗎?這是以太域,更何況有你這位代理域主在,難不成還會把孩子們弄丟?」貝羅不置可否的說著。

「好拉!過去看看那些孩子,沒想到,已經輪到我們在教孩子了的。」東言緩緩地轉過身,慢慢的往哪群孩子走去。

「是呀!想當初,在那裡玩鬧的應該是我們才對呀!」貝羅笑著,也跟上了腳步。

而那個被稱作阿羽的冷漠男子,倒是沒多說什麼話,只靜靜地跟在兩人身後。三人慢步走到了那群在玩鬧的孩子邊,在玩鬧的是一個小和尚、三個清秀男孩,還有兩個一身火紅的小女孩,以及一隻有著很多尾巴的小狐狸。一旁除了跟東言三人穿著同樣款式藍色長袍的年輕男子之外,還有一個笑起來很陽光的年輕人,以及一個氣質很冷酷,但時不是會跟小和尚與男孩們說上幾句話的少年,另外在一旁,有個正在認真皺著眉看書有些老實憨厚的男孩。

「怎麼不跟他們一起去玩?」東言走到了老實男孩身邊,溫柔地問著。

「師…師父!」老實男孩像是被受驚的小鳥一樣驚慌了起來。

「別緊張,雖然你是師祖代收的,也一直沒有跟我學些什麼,但師父怎麼說都不會吃徒弟的!」東言溫柔地開著玩笑說著。

「恩!謝謝師父!」老實孩子重重的點了點頭,一臉崇拜的看著眼前既熟悉又陌生的師父。

「看些什麼?」東言繼續平和的跟自己的這個新弟子聊著天。

「論情,明天大道祖找了一個老師要來講的課題,我還沒看熟著。」老實孩子認真的回應著。

「論情呀…不好學的一門課呀…」東言遙望著遠方的小涼亭,那亭中有兩三個人影似乎在泡茶聊天著,而他腦中的思緒又緩緩地飄了開來。

---

在太古的時代,那時候幾大門派已然成形,而那三個悟通天道的變態,還有幾個有著自己想法,擁有著眾生信仰的存在們,各自佔據著自己的一方世界,那時候的修行世界,可以說是最興盛最強大的的一段。在那一個時候,那一個天智藏東言還只是個半步尊境的小屁孩。

那時候還是少年的東言,跟在那個一頭藍髮的男子身邊,那個青澀的他還不到男子的肩膀高,他看著眼前再度義無反顧跳入生生紅塵池的妃晅前輩,然後非常疑惑的問著身邊的男子:「師父,妃晅前輩明明可以成尊然後脫離凡塵牽掛,不受六道拘束,但為什麼總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跳入紅塵池中,洗去鉛華,再入六道呢?」

妃晅寫的論情,你看了嗎?」藍髮男子笑了笑說。

「看了,但不懂?為什麼要如此執著?為什麼要這樣活?」少年東言皺了皺眉,不理解的說。

「你呀!還年輕著,先恣意的去玩、去活。情,本來就是在規則之外的規則,他極為殘酷且真實,他在時間空間的約束之內,又在約束之外,你可以在無盡的時間中理解著體會著,也可以在廣闊的空間中享受著跟禮節著。他不像你平常一讀就懂的那些知識,看了就會懂,而是要在其中迂迴、徘徊,然後去期待、去愛,去感受那些混亂,也許你會找到一個答案,但那個答案可能不是正確的,也可能這個答案會讓你對於許多事情感受到卻步,甚至限制你,但還能不能、要不要去瘋狂,去實踐這一個答案,就是對於「情」你能理解的多透徹。」藍髮男子緩緩的說著,那玄之又玄的話語。

「但,依然沒有答案呀!」少年東言抓了抓頭,不解的說著。

「有答案,就不是情了。」藍髮男子幫少年順了順被他抓亂的頭髮,微微的笑著。

---

「論情這門課呀…」東言從老實少年中拿走了那本書,輕輕的運勁,粉碎了書籍。

「師父,我的書…」少年驚慌地說著。

「去玩、去感受,情,不是寫在書裡懂的東西!」東言拍了拍老實少年的肩膀,然後輕輕的把他推向了玩鬧的孩子堆當中。

在他有所感慨的時候,回頭看著,他的三個師弟笑著看著他,彼此的眼睛還是有當初像是孩子一樣的光芒,然後那個金頭髮的貝羅,把手上聚起的巨大水能量球狠狠地往他丟了過去。四個大人,就在這一個水能量球開始,跟那一群玩的鬧騰的孩子一樣,開始了你丟我閃的玩樂,歡聲笑語著。

一旁的陽光青年,轉頭看著冷酷的少年,嘆了口氣說:「都瘋了,連大人都瘋了!這裡只剩我們兩個正常人了嗎?」

「大總管,聽說,當年在太古滅世,師叔冰裂的時候,幾位師兄他們也這樣像是瘋了一樣的玩鬧著?」冷酷少年看著眼前鬧騰的所有人,然後跟著為二正常的青年說著。

「是呀!像是沒有明天的喧鬧,不過那時候的他們,是因為不夠勇敢,而現在的他們卻是學會了,千帆盡過的輾轉,對於彼岸的深刻了解,從最簡單的生活去了卻一切的遺憾著,生生世世,一世重來一就清白,這其實跟你現在體悟的太上忘情是有異曲同工之妙的。」被稱作大總管的陽光青年淡然的說著。

「無恨無憾,凡而不淡嗎?」少年像是問著問題,又像是回答著什麼。

「未來呀!總是迷茫的!這才是未來!」

一個一身雪白絕美的女子伴隨著那清冷的聲音緩緩走來,然後對著冷酷少年點了點頭。

在歡鬧喧嘩中,卻又像是最靜謐美好的畫面,隨著那個女子眼光所及的大孩子小孩子,以及從涼亭中慢慢走出的三兩人,似乎,像是一個一個故事的延續,從她到他,從他們載到了他們。

以上!

聽聽歌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