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幻想】極短篇之以太門師兄弟日常

靈寵,乃人族修者稱謂與獸修者簽訂協定後之稱謂語,歷經多年之後,人們總以為「寵」是低位於人族修者,甚至許多馴養靈寵的人族修士自以為自己為「主」,然而殊不知靈寵之「寵」,本就是寵愛之意思,而寵字便來自於天地開荒後的第一隻被認為是靈寵的存在,應天之龍,人皇女媧家中的第一大總管,應龍。而這妖族、獸族與人族的最初的「平等」靈契,更是來自於妖祖之手,是象徵著靈人妖獸的盟約,甚至隨著人族修者的強勢崛起,以及歷史洪流的變化,其實修者們都忘了,當初的靈契其實就是那一紙婚約。

─────────────「寵契論」

「虛若寒!你可以處理一下你那滿屋子拉屎的臭狗嗎?還有我的沙發!你真是要氣死我嗎?從在上界以前住在一起的時候,你愛到處亂撿生靈回家,現在來到下界!我怎麼那麼衰又要跟你住在一起!!!」貝羅生氣地大吼著!

「老三,不要那麼激動好嗎?我其實也沒有很想跟你住在一起呀!而且都身為獸類,你也體諒體諒大黃呀!」虛靈環抱著那隻吐著舌頭憨笑的黃金獵犬回應著相識數個渾沌的好友兼師兄弟。

「你現在的意思是拿我跟那隻未開靈識的臭狗比?你是忘了雖然你是老二,但我們以太七子裡面武力值,哼哼….」貝羅摩拳擦掌著看著虛靈。

「動不動就想靠武力,難怪老大會說你拉低了我們平均智商。」虛靈嫌棄地說著。

「虛若寒!」貝羅身上泛起了冰藍色的光焰,蓄勢待發的就要往虛靈撲了過去。

「好,乖乖!不要跟大黃爭寵!我也是很愛你的!」虛靈站了起來,摸了摸幾乎炸毛的貝羅。

「阿虛,我勸你不要做這個動作!」一個穿著睡衣,睡眼惺忪剛從房間走出來的男生,手上拿著一個空的馬克杯,正要去倒點咖啡的路上順口提醒著。

虛靈先是疑惑了一秒,然後馬上露出驚慌的表情,急忙要收回手,但那時卻看到貝羅戲謔的微笑著,而那剎那之間,貝羅身上放出了一股強大的氣勢,那個冷冽而深遠的氣息,勢不可擋的直衝而出,而即使已經位列極尊的虛靈,也是瞬間的被彈飛了出去。而那個睡眼惺忪的男生,迅速地用左手結了印,一個像是氣球的淡藍色光球出現在了被彈出的虛靈與牆壁之間,虛靈深深地陷入在那個藍色光球之中,但那個男生本來的睡意瞬間消散著,額頭滲出了幾滴汗水。

「這是我家呀!你們可不可以改掉以前在上界老是愛拆房子的習慣?」睡衣男生無奈地說著。

「老大!這怨不得我,總是有人很無知的想要挑戰我靈主的威嚴,我也很無奈呀!」貝羅瞬間變成了笑嘻嘻的小壞蛋一樣地看著還深陷在藍色光球的虛靈,然後絲毫沒有歉意的回應著睡衣男子。

就在這時,大門突然打了開來,一個男子提著大包小包的早餐走了進來:「搞什麼?一大早就在這裡動手動腳的?這裡是人界!不是以太域!你們三個當師兄的是怎麼當的?」

「阿羽,拉我一把!臭貝羅又仗著師伯的靈印霸凌我!」卡在藍色光球中的虛靈呻吟著!

「阿虛!你就改掉那個看到圓毛就想摸人頭的壞習慣吧!至少不要看到自己師弟就想摸!我說你看到那兩位不也都忍得住!怎麼,看到貝羅就忍不住了?」阿羽放下了手中的早點,走到了虛靈身邊把他從藍色光球中拉了出來。

「他那個可憐的智商,跟欠虐的個性是改不掉的!但天生的求生欲還是有的!哪天他真看到那兩位還手欠?我想那真的是蠢到病入膏肓無藥可醫了!」睡衣男子從那一堆的早餐中翻找著,然後拿出了一個甜燒餅開始自顧自的嗑著。

「藏東言,不要再賣弄你智商高這件事了!別忘記你現在是肉體凡身,跟我們這種降世的挑釁很危險的!」虛靈整理著自己狼狽的儀容,語帶威脅地說。

「拉低了平均智商的看來不只貝羅壓!」東言繼續嗑著他的燒餅,絲毫不受威脅的說。

「你…」

虛靈正氣撲撲的要撲上東言來個近身肉搏,一旁的阿羽淡淡地說:「老二,他身上有蘊道簋!你別傻了!」

而那瞬間,虛靈再度被彈飛,再度的被卡在了還未消散的藍色光球當中。

這就是屬於以太門師兄弟的現世日常。

以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