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幻想】惡作劇的欺騙,因為信任的不怪罪

他又完成了一個乎弄人的把戲,這次他偽裝的極為虛弱,側躺在上古戰場的遺跡旁邊,還特別跟自己的弟子借了蘊道晷,把命運與時間的軸線弄得亂七八糟的,然後還跑了一趟深海之藍摘了那個其實沒有什麼作用,但極為稀少的鬱藍茨,搗弄出了那個跟他的血液基本上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相像的液體,然後仔細的布置了整個「案發現場」,接著先是說服那個如果他重傷可能會憤而滅世的女人進行一次六感封閉的閉關體悟,為了能順利說服她,他可是找到了一個可能可以一瞬間接合粉碎靈魂的複雜偏門功法,這花上了他好幾個月的時間,雖然他自己其實也稍微研究了一下,但那個功法八成是瞎掰的,但太似是而非,基本上沒個三五天那可怕的女人不會發現。然後,他就開始他覺得相當完美的布置,不管是從時間法則推斷,或是用極強大的推論算術都只能推測出來,一場混亂。而滿地的藍色鮮血,還釋放出那淡淡的空間能量,就算是他的至親們出現,應該也會覺得他因為怎樣重傷了,而且他最滿意的策畫,是剛剛他演出的那一場大戲。

一早,他就帶著那個不太靈光的小和尚、很有傲氣的紅髮少女,還有他自己的兩個徒子徒孫,以及摯友的小白胖子,說今天天氣清朗,很適合到處走走!說他心情不錯,要帶他們出去探探險,玩一玩!然後,一個他精巧設計的假的混沌小劫數,他演出那場自我犧牲,把他們都送出去的大戲,就這樣上演著!他真心覺得他最後那個微笑,快速結印把這幾個小傢伙送出這一片死地,那一個淡然笑容,真的是絕妙的演技呀!他很確信,這幾個小傢伙,現在八成就是衝去找自家長輩來救命了!果不其然,才不一會兒,那劃破長空的一某流星般的紅焰,直往這片寂滅星空而來;並且隨之其後的,是那伴著幾分平和之意,卻有一股強烈而炙熱暖流緊跟在那抹紅焰之後,而幾乎同時伴隨的是一種讓人覺得時間流逝停止的感覺,與一股萬物欣欣向榮的生意盎然。他同時還發現,緊跟在後面的還有幾股能量,有不斷閃爍的空間能量,包裹著剛剛被他送走的那幾個小傢伙,還有他最忠誠的大狗狗,以及那個來自煉獄的憤怒,他急忙的閉了一口氣,讓自己的氣息虛弱到一種極致的狀況。

「以太!!!撐著!師姐馬上就到了!」那一抹紅焰一落地,一個紅衣的道士,衝上前扶住了他。

這時候的他,馬上輕輕的捏破了手中,那個最擅長幻術的摯友給他的明珠,那個不知不覺難以見到的紫霧,悄悄的泛起。

「怎麼會這樣!無量壽佛!」接著,一個平和且低沉的聲音,卻讓人聽到了焦慮的情緒。

聲音的主人,是一個慈眉善目的帶髮修行僧人,不急不緩的搭起了他的脈,然後因為他那個宛若枯竭的脈象皺著眉。

「你才幫我找回兩個孩子,這人情我都還沒還,你可不能…」僧人邊說,邊呼出一口真元,就要渡元給他。而他微笑搖了搖頭,像是用盡最後一絲力氣一樣的把僧人的真元推了回去,而那一點用力,讓他本來虛弱的身體,竟然泛出了淡淡的藍光,作為一個神光內斂的極尊之體,這樣的神光游離,就是天人五衰的前兆呀!

「阿時,你拖住時間,我定能救他回來!這次,不能再像那時候一樣了!」一個極為溫柔的聲音,緩緩出現在他的身後,周遭那個生意盎然的能量,讓這片已然是死地的地方,竟然開始成了片地綠意;但應該快速生長的草地,卻成長的極為緩慢,如果是稍微理解時間知道的人,就知道這是極大幅度的讓時間停滯的法則。隨著聲音出現的,是兩個極美的女子。

但,終究他還是忍俊不住,噗哧一聲,還是笑了出來!

「以太,你真的很弱耶!」一個女子的嬌嗔,嫌棄著他的忍俊不住。

「不是,你姊這個表情,我幾個混沌沒看到了!不行不行!太好笑了!」他捧著肚子大笑著!

這一段對話,幾人都還沒反應過來,那個穿著一身雪白狐裘的美麗女子握緊了拳頭,輕輕一敲一邊無物的空間,那碎裂的空間中,走出了一個美豔的女子,而雪白狐裘的女子冷冷的說著:「涂懷真!你皮癢了是吧!」
「阿姐,欸,我有共犯呀!不能只怪我吧!」女子甜甜的笑著。
「太,你真的是…是說,人沒事就好,只是你這一下真的太嚇人了⋯⋯,連時空震盪都模擬,剛剛那個巨大的能量碰撞是你和真真?」那個一臉和善的綠衫女子先是無奈的搖了搖頭,但也沒有生氣,只是好奇的問著。
「不是吧!又是那個什麼勞子的惡作劇節?你能不能放過我們了?」紅衣道人這時才恍然大誤的嚷嚷著。
「我本來是忘記了,但那位千嬌百媚的女子提醒了我,你要怪怪他吧!然後是愚人節,給笨蛋過的節日!不是惡作劇節!」他指了指甜甜笑著的女子,看似無奈的聳肩。
「沒有你支持,她有那個膽?有那個腦子?」白狐裘的女子沒好氣的回著。
「無量壽佛呀!」僧人搖著頭苦笑著。
「老燒燈,你不要裝一點事都沒有,在我推還你真元的時候,就已經成為共犯了!」他嫌棄的說著。
「不是吧!你一個出家人這樣對嗎?薩麥你不要站在那裡不說話,稍微站在公正角度訓斥一下你的友人好嗎?」紅衣道人憤恨,不平的說。
「我其實到的時候就猜到了,認真說也算共犯了!」薩麥冷冷的回應著。
「老納是想以太應該有他的打算,所以先不說破,靜觀其變一番。」僧人淡定的說。
「狡辯!」白狐裘的女子翻了白眼說著。

不一會兒,在藍色的空間之力與金白色的光罩保護下,幾個剛剛去報信的孩子在虛靈與阿光的保護下到達了。

而才落地的同時,哭得梨花帶雨的小和尚急匆匆地跑了過來哭喊說:「師父,都是我們,都是我們,你一定要把以太就回來,沒有我們這些拖油瓶他就不會⋯⋯嗚嗚嗚嗚⋯⋯」

一旁,那個有些傲嬌女孩,眼眶有些泛紅,然後握緊雙拳,嘴巴緩緩的叨念著:「我一定要變得更強,下次絕對不要讓任何人為我犧牲,對不起…..以太…」

「師祖!」兩個男孩眼眶也泛著淚!

而另一個白白胖胖的男孩,眼眶紅紅的,但卻注意到了些什麼。

「好了!孩子,沒事!以太跟你們鬧著玩呢!」綠衣女子用衣袖幫著孩子們擦著眼淚,安撫著。

「不是吧… 怎麼連我都整,以太哥!我不是你心目中最貼心的小棉襖了嗎?」白胖胖的男孩嘟著嘴。

一群人鬧騰著,而作為肇事主的他,歡笑著,他其實是不愛捉弄人的,但每過那樣一段時間,他就會想要跟這群一定會包容他的胡鬧,也會因為夠重視他,所以會相信他的胡鬧的他們,鬧上一鬧,他知道,這樣的玩鬧,不會是放羊的孩子,而是就算知道這可能是一場騙局,他們依然會信任的那種幸福感呀!

以上!

2 thoughts on “【以太幻想】惡作劇的欺騙,因為信任的不怪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