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仟柒佰柒拾伍] 用不同價值觀理解世界的我們, 依然欣賞著同一個世界!

親愛的各位捧友們,今天順利活下來了嗎? 

昨天,跟著有著淡如水緣分的朋友,過了一個放鬆的午後,

雖然在途中,有一個有趣的路人加入了我們的對話,

但並沒有破壞到我們閒聊的逸致,還增添了一點點趣味感,

在路人的眼裡,應該會覺得我們是非常交情深刻的朋友,

然後思想跟價值觀是非常雷同的兩個人,

雖然,在某一個意義上,我們兩個確實有很多相似的價值邏輯,

或是可以說,我們對待世界的態度與行為是類似的,

但其實我們的價值觀,應該算是很不一樣的兩個存在!

而更有趣的事情是,其實我們表現出來的外在跟我們的價值觀很不一樣!

我那位友人,待人處事真的可以說溫和謙讓,外表更是一個溫潤如玉的人,

說話是輕聲細語溫柔體貼的人,我認識他許多年,好像真的沒聽他大聲說過話或是發脾氣,

在當時我們高中時期,他確實就是一個風度翩翩的好好先生!

與他的溫和相對,我確實在絕大多數人眼中,就是那個極為鋒利的存在,

一張嘴幾乎就是如刀刃一樣,總是希望達到語不驚人死不休的狀態,

說不出什麼好話,能怎樣把人得罪到底,就會盡其所能的舌燦蓮花著!

嘴賤、冷漠、高傲,也許是絕大多數人對我的存在的印象,

就算只是點頭之交的人,也會被我從小到大,那張家姐調教出來的冷漠臉,

心生那種,這個傢伙一定不是一個好相處的對象,

所以跟那位友人相比,他的溫和好相處,跟我的生人勿近,應該算是對比鮮明了!

但很有趣的事情,就是宛如刀鋒的我和溫潤如玉的他,在處事上卻很不一樣,

他是一個喜歡搖滾樂,然後非常勇敢去做他想做事情的果決果斷的人,

而我其實更喜歡糜糜之音的樂風,對於很多事情都很會遲疑不決,

他是一個想到要做什麼就會很由執行力的人,

而我反而是那個會踟躕不前,覺得不管做什麼事情都會因為風險所以會裹足不前的!

所以,那個溫和的人反而果斷,而那個鋒利的我,才是那個猶豫不決的人!

另外一件事情是,是我們對於我們未知或是不喜歡的事物,

大多數都會異常友善,甚至說,我們對於世界,都好像有一種很奇妙的溫柔,

並且隨著歲月的流逝,我們都會算是對於這個世界很有包容性!

但我們之所以很寬容的對待這個不一樣的世界,卻是立於很不一樣的價值觀之上!

那天,他說著,對於那些他不喜歡的事物,其實他不是去接受,

而事他不喜歡對於自己不瞭解的東西去批評,所以他會放下他對於那些事物的「見解」,

然後先去理解,然後會在理解的過程,會慢慢看到那些他不喜歡的因素後的原因,

因為了解,所以開始不會真正的去討厭,也因此變得寬容!

而我,也許是生活與工作的關係,我確實是會討厭很多事物,

但我總會不斷得提醒自己,不要單純的討厭,要從討厭的事物當中找到自己喜歡的部分,

我總相信著,萬事萬物沒有絕對值,在討厭的事情,總會有一個值得去欣賞角度,

所以,在我不斷轉換角度的過程當中,旁人就會覺得我好像對於世界相對寬容許多。

而基於這樣兩個不同的價值認知下,我與友人確實是有了對於世界有相似的態度!

這也可能是明明我們兩個有很不一樣的看法,但卻總能找到共鳴的部分吧!

嘿!親愛的網誌先生,你有那些其實跟你價值觀不同,但總會有共鳴的友人嗎?

其實那是一種很有趣的感受,很有趣的體驗呢!

以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