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極短篇】給孩子的生日宴會,沒有情調的老父親?

在那個如劍刃般的高山之下的小房子,一個紅衣服的道士不知道在鼓搗什麼的忙進忙出的,而就在他焦頭爛額的時候,一個藍髮的少年悠悠哉哉地走向了那個小房子。道士看了少年一眼,也沒有多理會的繼續忙碌著,而少年也無所謂一班,只是東看看西看看,看著道士先是用鑄鐵爐煉著不知道甚麼東西,然後又在一旁架起了一個蒸籠,像是要煮些什麼。就在道士終於把蒸籠準備好,小屋當中一個穿著僧侶衣服的男子走了出來,手上捧著一大盤的像是一朵朵蓮花的糕點,僧侶看到了藍髮少年然後微笑著。

「你來啦!還不快來幫忙?」僧侶一邊把那精緻的一小朵一小朵的蓮花糕點放到了蒸籠裡,然後一邊跟藍髮少年招呼著。

「我說,老頭兒,你這次是突然吃錯了什麼藥?這樣忙進忙出的,連老燒燈都被你拉來當甜點師了!」藍髮少年倒是沒有打算付出任何的勞力代價,就是是插兩手環抱胸前像是在看著好戲一樣,但道士和僧侶兩人也沒有什麼嫌棄和意外感。

「還不是你,前些日子跟他說,他對這個小徒弟太嚴厲了,說人家怎麼說都算個孩子,還提著說小女娃跟你說過,看過師兄的生日宴,但自己從來沒有好好的過一次生日!這傢伙,終於打算從善如流一下!」僧侶看了道士沒有回應藍髮少年,他倒是就順口幫忙回著。

「我是說過呀!但這種小事,不就是讓重黎去操辦一下?或是讓燧人叫那些宮人們去整治整治就好?你這樣忙進忙出的,你確定你自己家孩子會喜歡?人家是想要宴會呀!你這樸實無的家宴,也不是說不好啦…」藍髮少年笑著嫌棄著。

「聖誕宴,不合於規則,小妮子還沒成尊呢!別說師兄會碎碎念著,等等母老虎那邊又有意見了?這不是你自己跟我說的!從頭到尾都是你的餿主意,現在還賴到我身上了?」道士忍不住白了藍髮少年一眼!

「诶诶诶!怎麼這麼說!我只是建議,你自己想怎樣辦就怎樣辦,只要不要像上次幫小艾辦一個重生宴,結果鬧的人家說不成體制而已!你自己要搞什麼溫馨的浪漫,那可是你跟真真說的,還要真真不要插手的!連你們家其他弟子,你也不讓他們多管,可是你自己沒事找事的,現在是怎樣要踢皮球把帳算在我頭上了嗎?」藍髮少年辯駁著。

「哼!你不懂,那孩子看起來雖然張揚鋪張了點,但其實就喜歡這種家的感覺,從小到大她就喜歡這樣一大家子的人一起好好的吃個飯,只是這些年真的大家都忙著,確實是沒有再這樣好好給她過個生日了!」道士看著煉爐的火侯差不多了,拿了一塊炫紫晶就投了下去,然後相當驚人的徒手對著那塊紫晶敲打著。

「老父親沒情調的浪漫呀!」藍髮少年笑著搖著頭。

「是說,你就一個人過來,我請你辦的事呢?」道士看著藍髮少年,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的問著。

「你放心,我讓貝羅都安排好了,其他小毛頭們,我也讓那個小蠢蛋去招呼了,晚點應該就會都過來了!」藍髮少年,隨手把手上一個雪白精緻小玫瑰花苞狀的墜飾丟進了紅通通的火爐當中。

「這是?」僧侶忙玩蒸籠的事情,看到了那一個雪白玫瑰在大火中慢慢地變成了深紅的玫瑰色。

「剛剛從終域出來,隨手撿的雪晶,然後陸上無聊雕了一下,雖然現世的禮物也送了,不過反正之前送她的安神的小東西也被她弄壞了,這個到時候再讓她師娘幫她開個光應該就可以用了,但她最好祈禱她師娘對這沒興趣了!」藍髮少年淡然的說著。

「這次真麻煩你了,小妮子的朋友,除了火炎院的那幾個同學之外,我就還真不知道有那些,也就知道她以前就喜歡跟著貝羅跑,還有把你家東言當成偶像!其他有什麼朋友,還是喜歡誰我真不清楚,這宴席要找那些人我也真覺得頭痛!」在道士捶打中,那紫炫晶慢慢成為了一個巴掌大的劍形佩飾,其中蘊籍的能量看著確實有些嚇人著。

「也沒什麼,反正也不是我在忙!你這禮物,到時候記得上點禁制,雖然這幾年她脾氣稍微養的好一點了,但是爆衝爆衝的燥脾氣還是三不五時會發作,這小劍發動起來有些太危險。」藍髮少年探了頭,好奇的一樣赤手的碰了那個劍形佩飾,那奔騰的能量瞬間化成了句龍似乎就要吞蝕掉少年,而少年揮了揮手,竟然那能量就被輕輕地拍散開來。

「忙活了這一會兒,就希望那孩子會開心呀!這六六一輪,算是個可以慶祝的大生日了,也希望這一世輪迴之後,能懂事些呀!」道士掐起了手印,緩緩地在完成的紫晶小劍上刻下了禁制與控能的符籙.

「真的是老父親呀!」藍髮少年轉頭看了一旁微笑的僧侶,然後指著道士嫌棄著說。

而這三人,就繼續在小屋前的小院子,邊聊著天,邊各自做著各自的事,有人繼續忙活著稍晚宴會要的東西,有人顧著他的蓮花糕,有人繼續東摸摸西摸摸的打發著時間。

以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