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幻想】 渡化眾生的小茶館?那些有緣人們!

那是一個小小的茶館,沒有什麼特別華麗的裝設,要說什麼不一樣的,可能是那個用黃竹搭起來的棚檯,還有那些看起來很有歲月痕跡的木質桌椅,以及那個看起來溫潤如玉,但卻一身質樸的青年老闆!在這個古色古香的地方,卻有一個這樣的年輕人在掌櫃著,確實有一種奇妙的視覺感,但這個年輕人明明精緻的容貌,但卻絲毫的不覺得這個環境有任何的違和感,而就在這個沒有什麼客人的茶館當中,突然有了一個藍髮的客人走了進來,青年老闆微微的抬頭,有些驚訝的看著那個沒有招待就自顧自坐下的客人。

「怎麼突然跑來這個異元現世,你不是比較習慣在原時間軸上的現世還有上界走動嗎?這樣穿梭在異元世界當中,你現在的狀況應該會有耗損吧?」年輕掌櫃走向了客人,然後也沒有詢問客人要喝什麼茶,就開始沏起了一壺茶。

「九葉龍井?!那麼重本壓?還不是最近覺得好多雜事在煩,又沒什麼人能吵了,連你老婆那個閒人師弟,都在忙著新一輪的道門選了,整個儒釋道當中也就剩你一個以閉關思道為名,行偷懶之實的人,可以來聊天了!」藍髮的客人,聞了聞那個蒸騰的茶水,然後看著年輕掌櫃慢慢的動作著。

「我可是在這個異元體驗人生之道,可是真的在思索著人之道的變化呀!也順便接替靈兒渡眾生的執,可真不是在偷懶呀!倒是你,一個逍遙散修,這諸天紛擾又與你何干?」年輕掌櫃笑了笑說。

「就是無干才有關,你看看明明應該出世,卻不得不處於世,但入了世卻不能感同於世,這不煩嗎?」藍髮客人搖了搖頭。

「我看你很享受這種矛盾感呀?」年輕掌櫃倒是熟知眼前這個客人,其實也並不是心煩,只是真的想暫時換一個環境,走走散散心而已。

「欸!有客人了!」藍髮客人指了指遠方,而順著他指引方向而去,是一個中年的婦女,緩緩的走了近了茶館。

「要喝什麼茶嗎?」年輕掌櫃親切的招待著,不像當初藍髮客人走進茶館時的無所謂。

「不好意思,還有營業嗎?」婦人因為看時間正是午餐時間,又看到年輕掌櫃正坐下跟人聊著天,以為現在的茶館是在休息中。

「有的有的!」年輕掌櫃回應著。

「我在附近繞了繞,都沒有能坐下來歇息的店家,終於看到有間茶館,不過這時間是否打擾到你們了?」婦人看了看坐在一旁的藍髮少年,客氣的詢問著。

「不打擾,這一帶險有人煙,您是怎麼會來這帶呢?」年輕掌櫃招待著婦人坐下,並且斟了一杯白水給她。

「帶孩子出來應試,然後四處走走。」婦人溫和地說著!

「喔!那個鑑官學苑嗎?預祝令郎有好的成績呀!」年輕掌櫃很健談的說著。

在年輕掌櫃介紹了一番茶館的特色茶後,婦人點了一壺茶,接著就在一旁緩緩地看著書卷,而年輕掌櫃也坐回的藍髮客人身邊,繼續閒聊著。只是也許是有其他客人在,他們不再聊著那些令人摸不著頭腦的話語,而是說著很風花雪月的歌曲詩詞。

「其實這個時代,樂曲真的變化的很特別,主心骨跟我們那個年代不一樣了,沒有了那些對於生活的娓娓道來,沒有那些精雕細琢的語詞,直白簡單,但有些挺有他的味道的!」藍髮客人,手撥了撥一旁古琴,很隨興地說著。

「不過,我卻時也有些不懂那些曲構,也許是真的老了,不懂年輕人了!」年輕掌櫃有點感嘆的說。

「你至少不會像老燒燈說的,那些孩子是離經叛道!哈哈!」藍髮客人笑著說。

「大師是剛直,是說,你知道我的,不懂不理解的事物,我是不會去妄加評論,我沒有接觸,又怎麼之道孰優孰劣,我不像大師看的通透,對道的理解直觀而不偏,能有準確的論述呀!」年輕掌櫃依然感嘆著。

在聽著藍髮客人與年輕掌櫃的對話,婦人終於忍不住的問著:「不好意思,打擾倆位了,適才聽兩位討論著時代與樂理,妾身不才,真有幾分感觸。」

年輕掌櫃微笑的看著婦人說:「請說!這茶館就是這樣與人交流的!」

「聽兩位說著,這時代變遷,這樂風也隨之變動,只是對於青年者兩位似乎都有著放任之知?但以樂而正,以道而正,不應是常綸姿態?以求道統嗎?」婦人侃侃而談著。

「時也,勢也,道本無形,又何有其向?何者為常?又如何定綸?道若是道,又為何周天苦尋?」年輕掌櫃神神叨叨的說著。

而婦人,若有所思著,但又覺得迷惘著。

「你也是個修道人吧?你有你自己的道統,想要傳給自己的孩子,但又發現好像這個道統不那樣正確,真的要傳給自己的孩子嗎?但不傳給自己的孩子?孩子不學這些,又怎樣理解萬事萬物?進而度過那三六九的無常。」藍髮客人看了看婦人,然後自顧自地說著。

婦人聽到藍髮客人所說,對這個看起來很年輕的少年銳利的知覺感到相當的驚訝!

「天地自有道,傳法不傳意,自瞭天地間,樹有根而長,種入土而生。身為晚輩的引領者,不需真指點明確方向,讓他們知道其所向尚有路,而至於這路該怎麼走,道該如何行,就是造化了!」藍髮客人微笑的看著婦人。

婦人點了點頭,像是聽懂了什麼一樣!

「沒想到,今天本來是來這裡放空閒散的,結果還幫你做了業務,我說這茶錢我就不付了!好啦!總要回去處理那一家大小的事,剩下的你自己渡吧!」藍髮客人緩緩的起身,看著微笑的年輕掌櫃,不回頭地走出了茶館。

而隨著藍髮客人的離開,那茶館的旗幟飄揚著,那旗上古樸的墨字寫著,「渡,有緣」!

以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