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幻想】以太的散文詩,假文青的大能

焚起檀香,疏理那天使羽裳,聆聽那菩提的空蕩,

翻起手邊,那千年哲理如常,從未失去清儒坦蕩。

她坐擁,時間無止又無盡的猖狂,

他執著,虛無縹緲的自在與倘佯,

她沉思,生命喜悅與易逝的悲傷,

那個他,熱情如火熱浪,卻因為那一縷冷冽如喪,

談著天,沒有限制舒暢,卻好像有些秘密被收藏。

玻璃花窗,童話般木造廳房,鏤空花飾邀請陽光,

飛檐亭上,分劃用一條長廊,涼亭木屋東方西方。

這奇幻如夢,是夢,

縈繞那檀香,飛舞那羽裳。

---------------

那段碎語般的文字,被雕砌在那一個小小的石板上,他都忘了是哪一年哪一月他隨筆寫下的,而看著眼前這幾個不請自來,然後恣意的在自己家打擾的人們,他微笑搖頭著說:「這些人呀!從來都沒敢變過呀!」

他突然想起,那時候寫下那段字句的原因,那時候他還剛剛重新回復了一點點累世記憶,因為他的回歸,這幾個老是來蹭吃蹭喝的傢伙,像是一聽到他的歸來,就迫不及待地來打擾著,絲毫不把自己當成外人,但認真說,對他來說,好像還真的不太算是外人呀!

他記得,那時候的他調了一個新的香,那是他熟悉的手藝,也是這群蹭飯人老是來他地盤上鳩佔鵲巢的原因之一,因為香,因為舒適。那個始終他最忠實的友人,有著黑色翅膀的煉獄君主,在一旁自顧的梳理著自己的黑色羽毛,閒適的讓人無法相信這個人是殺撻伐絕的那位魔王。而一旁的和尚,非常煞風景的敲著木魚禪唱著,因為這時間剛好就是他的晨誦的時間,所以依然也是很自我的念經。而那個清秀的男子,一身儒衫,也像是不打算理人的自己翻著一卷一卷的竹簡宗卷,也是完全在自己世界裡面,沒有管那個其實有點惱人的禪唱聲。而那個有些倦容,但為皺的眉宇之間,那樣的清麗動人,靜靜的沉思的她,像是在思考著些什麼,一樣的也是不被其他人打擾著。

而剩下的三個再有一句沒一句聊著的,是那一個身上有一種尊貴氣息的女子,那個被稱為五界八荒最美麗容貌的女子,正跟著那個存在感沒那麼搶眼,但其實卻是在三界中對於天道最了解的三個之一,這兩個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話,但兩個人的對話當中,其實是充滿哲理,但卻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著那聽起來好像很無所謂的話語,也許都是關於天道核心的道理,而那個三不無時插著話的紅衣道士,在說話的時候很鬧騰,但靜下來的時候卻令人感覺到冷酷的嚇人。

而這幾個人,雖然各自做著各的事情,但總是能輪著在各自的聊天中,插上個幾句話,談天的內容沒有甚麼設限,像是什麼事情都可以聊一樣,也沒有什麼禁忌一樣,但那些沒有結論或是被討論到一半的話題,卻像是有什麼秘密不被說出來一樣!

他,在焚完香後,轉身開始沏茶,看著這些年依然如,在焚完香後,轉身開始沏茶,看著這些年依然如顧著,對他而言,就算這小小童話般的亭子,總是有著些人來來去去著,但就是屬於他的閒適開心。

以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