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仟柒佰伍拾玖] 頻繁被渣?是不是有問題?

親愛的各位捧友們,今天順利活下來了嗎?

話說,我今天才看完上週奇葩說的辯論,基本上最近的議題我都因為有絕對持方,

所以就覺得自己不能夠很客觀的說論點,然後也就沒有特別來一題一題討論,

甚至可以說我看到今天的辯題的時候,其實也是馬上覺得自己有絕對持方,

「頻繁被"渣",我是不是有問題?」,

這樣的題目,我確實下意識的就覺得,怎麼那麼母湯,

也太政治不正確了吧?「檢討被害者」這樣可以嗎?

然後我確實光是看到題目,就先天的選擇了反方,

但在辯手們都還沒有辯論前,劉擎老師問了一個定義的問題,

我是不是有「問題」的「問題」是什麼意思?

然後,我突然理解了這個題目的正方,其實是有意義的!

其實反方的論點對我來說都不算驚豔,因為都是繞著「被害者」不需要自我檢討,

像是劉暘全篇不管是都是渣男的錯,很多沒有標準答案的問題,都是在說不用自我檢討,

最後收尾用了「自己不斷找問題,會失去勇氣!」,

而首爾,也是在說不要找問題,不用找麻煩,

不要自我懷疑跟自我否定!沒問題是跟自己和解!

反方前兩辯,都是繞著「沒有錯誤」不要自我檢討,

而執中一樣是在說不要自我檢討,但多了很多理論的點,

他說了那些「問題」會不斷的被找出來,只會有不斷的覺得不夠,而沒有終點,

而受害者,不需要這樣對自己無限上綱的檢討,

這裡科普一下,其實這是有理論基礎的,那些「我不配」、「我不值得」、「我不夠好」,

其實是一種類似冒牌者症候群(Imposter Syndrome),

冒牌者症候群是恐懼被人高估,焦慮被看穿自己無能,無法將自己的成功歸因自身能力,

即使擁有社會地位,仍覺得自己只是濫竽充數,甚至覺得這一切都只是出於運氣,

而嚴重的狀況,就是他們會不斷的為自己找問題,認為自己不夠好!

在這樣的狀況下,也就很容易產生受害者的自我譴責!

另外,執中還提到了,以及受害者之所以被譴責往往都是因為安全感缺乏,

他說了故事來詮釋,譴責是為了安全感,

但其實就是透過外在的譴責讓自己覺得不會面臨受害,

這樣的譴責,外在會給予很多,所以受害者,不應該在自我譴責!

但其實整個反方都在打,不要自我譴責!而這也是我天然持方的概念!

我確實很好奇正方該怎麼說?畢竟,不要去譴責受害者,這個幾乎都是道德制高點了,

所以劉擎老師說了「問題」該怎樣定義的時候,我確實就有想法了!

而張踩鈴,其實有打到我的點,難怪他最後得票高!哈哈!

他說了「問題,不是錯」、被傷害,必然問題存在,並且承認問題,不是承認錯誤,

但很可惜,他沒有抓死這個戰場,最後算是回應劉暘說了:不要把傷害都歸咎到命運!

不過也因為這樣,我覺得這個辯題當中,正方最好的兩個武器,

一個是定義「問題」,一個就是「頻繁」,就這樣被錯失了一次攻擊的好機會,

嚴文凱,雖然很穩定,他說了,要依靠「問題」走出來,用問題不再去思考是我被渣了,

他其實是要講,不要用譴責來面對失敗的戀情,而是用解決問題來讓自己成長,

但通篇都好像在說「戀愛不要去責怪」,覺得焦點真的被模糊了!

席瑞的價值上的很高,一樣是在說,面對問題,我們才能變的更好,

然後定義了「渣」,並且說了感情太過速食,這樣的渣,我們都需要付出一點點責任,

並且,提出了強迫性迷戀,他跟嚴文凱講的是同一件事,但確實表達的更完整!

然後,終於他提到了「頻繁」被渣,不找出問題就不會停止,

頻繁的戰場他提出來了,並且也說出了利用自我提問來跳出受害者陷阱!

其實席瑞真的表現很不錯,但真的我覺得後面的奇襲失準了,

被執中拐帶到「問題」是「自我譴責」的部分了,這樣第一個武器就會完全被繳械!

先說說為什麼我是天然反方好了,很直覺的就是我的價值邏輯就是「不能檢討受害人」,

原因跟反方說的差不多,基本上就是因為指責就是犯了兩個理論的錯誤,

一個就是基本歸因謬誤(Fundamental Attribution Error),

人們很容易主觀地把被害人的行為當作事發主因,低估其他因素的影響力。

而從被害人身上找問題,並不能真正的幫助被害人,

找出加害人的身上的問題,讓被害人認知道自己沒錯接著懲罰加害人,才會迴避歸因謬誤,

認為「被害人有保護自己的責任」,是一個非常不正確的角度!

接著其實就是執中提到的,「安全感」,

其實人們對於世界有一種公正世界理論(Just-World Theory)帶來的安全感,

人們人大致上相信,社會是公平的,

也就是「一個人得到壞結果,必定先前做壞事;一個人得到好處,那必然之前做好事。」

所以當人們,發現一個好人卻遇見壞事,

這樣堅信的原則受到挑戰,人們會陷入自我懷疑並就感受到強大的挑戰,

所以大腦就會下意識的調節「認知失調」,找個理由來處理這種心理恐慌,

所以譴責,就出現了!但這樣受害者需要的真的不是檢討,而是被安撫!

這大概是我原來的先天持方!

但是當我注意到,「問題」不是譴責也不會是錯誤,

這個辯題,是在問,我有沒有問題?而不是我有沒有錯?

每一段感情都會有他的問題在,這個問題也許是對於情緒太過耿直?

也許是面對事情太過理性、感性?也許是面對別人的錯誤太過溫柔與包容?

耿直、理性、感性、包容與溫柔,都絕對不會是錯誤,

但他們都有可能是一段感情當中的問題,

不管是不是一段被渣的感情,我們在面對愛情的時候,

其實坦然的面對所有的問題,才能真正的解決問題,

也許是果斷地告訴自己放下、提出分手,也許是提醒自己不用為這段愛情流淚,

問題,不是要自我檢討,更不會是自我譴責,

而是,找到自己在愛情中,更好的樣子!然後慢慢的改變著!

接著,對於世界的安全感,很容易是因為外在的認可或批判所影響,

但要記得,安全感除了來自外在,同時也會來自內在,

透過找到自己的問題,去自主的感受內在需求,

透過行動與滿足需求,來讓自己感覺安全,讓自己被自己愛著!

然後,說一說,被渣,不見得是被欺騙,不見得就有機會提分手,

被愛情騙子騙錢,這叫做桃色詐欺,是犯法,可以訴訟的!

你有沒有問題,不是你被騙有錯,也不是你不夠小心,

只是你也許對於愛情與物質的判斷出了問題,需要修正!

而,如果被渣,你沒有提出問題,那我想連提分手的機會,也許都沒有!

最後,我想把戰場拉回到「頻繁」,

當有任何事件頻繁的發生,他絕對有他不正常的部分,

尤其是那些「不如意」的事情,如果他「頻繁」的發生,

我們還不願意去面對那些「不正常」,只小心翼翼的不去觸碰「不如意」,

那這樣的「頻繁」,終究會變成必然,

把那些不屬於「常態」的問題找出來解決掉,才是最好的避險方式!

嘿!親愛的網誌先生,最後我想說,

如果你被渣了,絕對不是你犯了什麼錯誤,不要急著自我檢討或是自我譴責,

但是為這段失敗的戀情找到問題,我們不能改變別人,但我們可以讓自己學會,

不會在愛裡再度被同樣的伎倆,傷害!

以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