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幻想】 仙神升遷大會,客座的評鑑員之亂?(下)

登仙,又稱飛升,係指凡人經過修練有成,能飛往仙境。而,飛往仙境其實乃一登仙的型貌,並非指所有修練有成都需要飛升,而是修練有成者,將有飛往仙境之能,更直觀述說,登仙、飛升、羽化,都是指人因修練後「能量」與「能力」的實質改變,而仙僅只為境界的描述。在列仙傳有記載:「凡仙有九品,一曰九天真皇,二曰三天真皇,三曰太上真人,四曰飛天真人,五曰靈仙,六曰真人,七曰靈人,八曰飛仙,九曰仙人。」,而凡指仙人指有神通者,能來往天界者則為飛仙,而成真成靈都乃境界之突破,真正的會受封神位者,被道門認為入登仙之道者,乃為有靈入道之仙,而即使為九天真皇之境,依然為「凡仙」,而要突破凡成金,才算半步入尊之人,而大羅金仙更是幾乎成尊之境,即使天仙,也只為假尊。至於成就尊位,以非仙境,而是另外言之了。────── 尋仙錄

「九轉仙位,福桑,天陸福州人士,修真六百年,四百破凡體而羽化,於苗疆度化土民一百餘載,今於東華臺登仙,位請帝君準鑑,封敕。」星官開始念著第一位封仙的來者。

這時候在東華臺邊,有著簌簌之聲,如眼角餘光掃去就會發現,一個紅髮的女孩領頭,後面跟著一個小光頭還有一個看起來傻氣的男孩跟一個很樸質的男孩,四個人就在東華臺的角落鬼鬼祟祟的探頭探腦。

「喬炘,這就是敕仙大典呀!我第一次看到耶!好酷唷!」小和尚輕聲地說。

「還不謝謝我,要不是我有門道,我看你們怎麼有機會過來看!」女孩笑著說。

「挖靠!那是師祖嗎?我們不會被發現吧!」傻氣男孩瞄了臺上一眼緊張的說著。

「沒事沒事!小白的神隱符應該是有用的!如果被發現了,我們早被抓上去打屁股的!」小和尚打包票的說。

「那個…師兄師姊們,這準鑑?封敕?是要幹嗎?為什麼師祖人會在旁邊?那天還聽師父說師祖是來當評審的?」那個樸質的男孩也細語的說著。

「對呀!其實這是要幹嘛的?我以為就真的發發年終獎就結束了!還在想難怪沒義氣的臭以太不帶我來,感覺很無聊呀!」小和尚也好奇的問。

「難怪你會被說呆的不靈光,這敕仙大典最精采的就是敕仙了!前面的封賞仙神很無聊,但敕仙,就是要考教這些凡間的修仙者,有沒有資格位列天官,成為正神,而這個考驗除了修為神通的展現,還會有大能的考教跟祝願,大概的流程就是先由武靈官宣讀他的背景,然後展現神通,文靈官會考教他的道門學養,然後文武靈官會提報他的水準,讓東華臺主人敕封。所以真的是各種神通跟道門八卦都有可能在過程中聽到呀!」女孩熟門熟路地說著,身為東華一脈成員,對她來說這個敕仙大典根本就是每年定期的文藝匯演一樣!

「那以太來幹嗎?吃瓜發呆?他吃飽太閒唷?」小和尚問著。

然而在他們說著話的時候,卻絲毫沒注意到,在東華臺上,那個藍髮少年正望著不起眼角落的他們,然後接著似笑非笑的看著當值文靈官的李風華與武靈官重黎。

「這就是今年精采的地方了!一般來一定要有敕封太上真人以上的時候,才會請到尊位的大能,不然以往都是隨便找一個天仙,像是司命就很常當這個客座!但是,這次是太尊耶!媲美十大極尊的存在,不知道敕封冊是有什麼妖孽級的存在,需要太尊考教準鑑!難不成是九天真皇,那是幾乎金仙,凡體肉胎 初封就是勘比金仙,那是什麼級別的天才呀!」女孩眼睛放著光。

四人一邊嘰嘰喳喳說著話,一邊津津有味地看著台上各顯神通的受敕者,就在一個受敕者剛結束封敕,鑑陣剛開起的時候,他們周遭有著淡淡的藍色波動。

「轉瞬界?」樸質的男孩馬上感知到周遭能量的變化。

「對!轉瞬界!」傻氣男孩隨即也發現了。

「糟糕!被發現了!」小和尚皺了眉頭。

「你不是說不會被發現嗎?」女孩有點慌張地說。

「小白說一定不會被發現呀!那天我們還靠這個從我師兄眼前晃過去,還打他頭都沒被發現耶!」小和尚抓了抓頭說。

「不靈光呀!小白的神隱符是挺不錯的,但那對極尊根本沒有用,甚至天尊以上有修練靈瞳的,像是小風華還是重黎,都能夠勘破呀!」一個相當據有少年感的聲音在他們的周遭響起。

而就在聲音響起的同時,這四個小傢伙已經被轉瞬界瞬移到了鑑陣的正中央。

「诶!可惡!釋蓮華那個沒用的,我以後不要拿他來當判准了!」小和尚氣嘟嘟的說。

「糟糕!是靈仙鑑陣!我們怎麼可能破的出去啦!」女孩發現他們陷入的竟然是準鑑靈仙用的鑑陣,對於她們這幾個修為最高不過半真人群體,靈仙鑑陣絕對是慘烈的存在。

「那個,喬炘,我覺得於其擔心出不去,你可能要擔心出去該怎麼辦?」傻氣的男孩,拍了拍女孩的肩膀,然後指著在東華臺上主位,那一個眉頭深鎖露出幾分怒氣的紅髮男子。

「放心!陸伯伯上禮拜還跟我借了一點賭本,身為債權人我一定會幫你說好話的!」小和尚也拍了拍女孩的肩膀安慰到!

「不要聊天了,第一波鑑雷來了!」樸質的少年認真的看著周遭磅礡的能量,準備應對著。

這四個小夥伴,也開始認真的對抗著這個靈仙鑑陣。而那個臺上的藍髮少年,轉頭看著紅髮男說著:「不用氣噗噗的!不就是太無趣了,來點餘興節目嘛!也看看這幾個小皮蛋們有沒有長進呀!」

那陣裡風雷轟轟,而文武兩位靈官,早已首在陣邊隨時已待,到是原來有些怒氣的紅衣男子,開始在跟藍衣少年對於陣中的四人評論著,而這一場的敕仙大會,也在這樣有些胡鬧的紛亂下展開。

以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