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幻想】 仙神升遷大會外傳,金仙的鑑定?

就在那一場宛如鬧劇般的意外在文武兩個官的協助下,四個已經灰頭土臉的孩子總算有驚無險的走出了那一個嚇死人的靈仙鑒陣,四個人無辜看著東華台上的兩個大能。

「好了,別再那丟人現眼了,過來吧小傻子!」藍髮少年對著那個一愣一傻的男孩子招了招手,畢竟是自家的徒子徒孫,雖然又傻又愣,但還是得看照一下的。

然後正當他正要跟另一個好友的徒弟示意,讓他也來到自己身後的時候,那台上看起來相當嚴肅的東華台主人倒是發聲著:「你們兩個到我著來,小七,偷偷摸摸的成何體統?想來看鑒仙就來,我太炎門下,難不成還上不了東華台?這些日子倒是有些長進了!」

東華台主人,雖然看起來相當嚴肅,但其實熟悉他的人都能聽出他的滿意。

「小菩燁,你一臉委屈怎麼了?」而這個嚴肅的東華台主人倒是露出的淡淡的微笑,看著那個灰頭土臉的小和尚。

「陸伯伯,你們太壞了!就知道坑我們!我們好可憐唷!」小和尚委屈巴巴的說著。

「是你自己好朋友坑的你,你自己找他算帳呀!」東華台主人似笑非笑地說著。

「好了,別瞎叨叨的,下一個是承一了吧?」藍髮少年笑著說,似乎也不打算回應著自己的惡作劇。

「承一師兄?」紅衣女孩驚訝的說著。

「下一封仙者請上東華台。」一旁的文官緩緩的宣唱著。

一個相貌清奇的中年男子緩緩地走上了東華台,恭敬的向東華台主人行了個天地君師的大禮。

「起來吧!孩子!你師父開不了口,就讓我來吧!鑑仙陣,我看都用不了,你修為到金仙了吧?這東華台上的九大仙陣對你來說都太容易了。天生道童體是吧!絕空雷陣,你試上一試吧!」最在左首的藍髮少年,緩緩的起身,示意那個中年男子起來。

就在那個中年男子緩緩起來的時候,台下的不管是等待鑑仙或是冊封的仙人們都吱吱喳喳的說著話:「金仙呀!還絕空雷陣!我本以為是個關係戶,沒想到這…太嚇人了!」

一旁有另一個仙人接著話:「東華台也可以有關係戶?這金仙是真的嗎?拿絕空雷陣是什麼?」

「你沒聽說,那有一年,聽說炎尊的小弟子,剛飛仙的鑑仙的時候,祝融大人親自主持,而鑑仙神尊還是隧人尊者,然後一個飛仙鑑陣還被風華大尊一指彈掉了一半陣能。」又一個仙人碎語說著。

那碎語說著的時候,小和尚緩緩的轉過頭,看著紅衣女孩一眼,紅衣女孩瞪了他一眼:「別聽他們瞎說,我師兄一指就打那陣打的殘了,哪裡有一半!」

而此同時,另一個仙人說:「但沒聽說鑑仙有金仙呀?而絕空雷陣,那是以太門的鍛神陣呀!雖然是極難的鑑陣,但可聽說凡入空雷,換股脫胎呀!」

就在那些仙人閒言閒語的時候,藍髮少年手上已經結起了十分繁雜的印記了,那如絮般的手印,鋪天蓋地的幻化成千萬的藍色細線圍繞住了中年男子。

那細線將男子綑成一個藍色的繭,而眾仙只聽見這繭中,透露著緩緩的雷聲。

「這什麼都看不到呀!」小和尚嘟嚷道。

而東華台主人,看著失望的小女孩跟小和尚一眼後,長袖輕輕一揮,在他們眼前出現了一面鏡子,其中就看到了中年男子站在一個懸空的獨峰之上,那萬道如蛇竄的藍色天雷,毫不留情面的直往男子劈去,如果仔細一看,還會看到這藍色雷光當中還透漏著三分紫色與一絲黑絲。

「萬空雷!那時候我在道祖那參悟的時候,天將輪上的萬雷當中,道祖他說這是最難應付的九種雷法之一!」那個藍髮少年深厚愣愣的男孩驚恐的說著。

「萬空雷,是你師父那時候在天將輪試煉裡悟出,然後留下的雷法,取天雷之極與地雷之殤,還有那一絲空間之亂,捻合而成的雷法,殺傷力不弱,但確實對金仙來說沒有致命之傷,但有些小麻煩的不算是那個雷,而是那一絲空間之亂。」藍髮少年微微笑著說。

而東華台主人旁的文官,開始跟小女孩跟小和尚解釋著:「這個萬空雷,你們別看他好像沒有剛剛你們靈仙陣當中雷劫細弱,那天雷之極,是你們剛剛應的雷力至少千倍以上,而那地雷之殤,是能鍛魂的陰火而成,對於神識可是有一定的傷害!而那個空間之亂,陷入之中,套一句你們世俗界的話,就是你會想問:『你是誰?你在哪裡?』,會完全迷失自己的!」

「我的媽呀!千倍?鍛魂?我們如果在裡面不就歪妖了!」小和尚驚恐的說著!

「承一師兄不會怎樣吧?」小女孩著急的問著。

「度不出來,金仙退階,度的出來,金仙第一!」武官緩緩的說著。

就看著中年男子剛開始是有一雷擋一雷,到後來開始手忙腳亂著,這七七四十九道雷,終於到了最後九道的時候,匡當一聲就這樣坐了下來以身抗雷著。而這時東華台主人終究露出了一絲的擔憂。

只見,那中年男子,一道道的雷,的硬扛了下來,一身衣物皮膚都被轟了個外焦內嫩著,而眼神從剛剛的清明也開始慢慢的混濁了起來,而那最後一道雷,卻在這一刻聚擬在空中,能量越聚越大!相當的驚人。

這時,藍髮少年,嘴微微一張,輕輕地說著:「靜氣凝神,空,無拘無束,域而限之,無邊無際,而無所方向,若心之有向,而天地有間!」

那輕輕地話語,看似輕柔,但在繭中的中年男子,卻在繭中聽到如雷聲般響亮的聲音,貫耳而入!於此同時,東華台主人,轉向了藍髮少年,對他重重的點了點頭。

說那時那時快,那藍色的繭突然的炸開,那中年男子,歐!是一個一身精實的年輕男子破繭而出,而身後顯像是一個道童般的金身影像,撐破了那個繭而出。

「恭喜道友金仙得正!」台下歡聲雷動的,恭喜著這個蛻繭而出的新進金仙。

「不錯不錯,繼續下面的流程吧!」東華台主人點了點頭說,依然嚴肅地向武官說著繼續流程,但眼角的喜色卻是藏不住的。

而武官也開始宣布著接下來的道境問答開始,以及接下來的鑑仙與封賜繼續著。

這時小和尚與小女孩也開心的歡呼著,藍髮少年則是若無其事地轉頭向身後的男孩解釋著剛剛玄之又玄的那句輕語,而鑑仙大會依然繼續著!

以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