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極短篇】宛如兄弟的朋友們

回憶起那天的行程,是要跟久違的朋友們聊天聚餐,他為了這相隔好些日子的聚會,巧妙的排開了所有行程,並且熬了一個晚上,就是為了把所有的工作一口氣的忙完,他就只是想要清出可以跟朋友碰面毫無牽掛的一場遊樂,而那天他看似神采奕奕的出現在那一連串活動的第一個場地,那是他好久不見的朋友們,有人要去新的環境工作,有些人一如既往,但卻有好多新的消息在更新著。他們相聊甚歡之後,就是幾杯黃湯下肚,其實在喝了半杯的啤酒之後,他大概就自己知道身體其實不甚舒適了,但是他還是完美的演繹這那個開朗、炒熱場子的樣態。

在第一場終於結束後,他又跟著久違的友人在車站聊著天,雖然其實在聊著天的時候,他有一些昏沉但還是認真的跟友人聊著。而隨著時間過去,他告別了友人,去到了今晚這準備過一晚的友人居所,當他有些踉蹌的走到了客房之後,就聽到身後傳來了熟悉的聲音,那是友人的哥哥。


「怎麼弄成這樣?不是說你昨晚沒啥睡,今晚別喝酒嗎?」那有些生氣卻充滿關切的聲音響起。
「沒事啦!你怎麼來著?你弟說你搬出去了?而且不是開店了嗎?」他回過頭看著靠在門旁的男子。
「沒事?你臉色太差了!」他走上前,扶住了臉色發白的他。
「別擔心我啦!就跟朋友喝了一點而已。」他緩緩的靠在了他身上,其實從用餐一半的時候,老毛病的胃痛就已經不斷打擾著他,只是依靠著強大的意志力撐著。
「你,真的是,剛剛還跟我弟說還要去店裡?瘋了嗎?」那扶著有些癱軟的他忿忿的說。
「別唸我了,不舒服。」他輕輕的揉了揉肚子,撒嬌的說。

對於他的示弱,他脾氣還是軟了下來,沒有多說些什麼,扶著他到床上坐下。

「你先休息吧!我幫你去弄個牛奶粥暖暖胃,等等好一點在洗澡。」他揉了揉他的頭髮,寵膩的說。
「謝謝。」他看著這個明明跟自己同年,但總像是個哥哥的他。
過了一會兒,他才閉目養神不久,就聽到一個大男孩的嚷嚷聲。
「怎麼了?怎麼聽我哥說你不舒服?」房子的主人胖姍姍來遲。「胃不太舒服,所以沒去店裡找你,抱歉呀!」他緩緩撐起身子。
「別起來,你好好休息。」他急忙的把他按回床上躺著,要他好好休息。


那微微笑這看着那個要他好好休息的弟弟,就像那個像哥哥的他,而他倒是像極了自己的弟弟樣,關心並且尊重自己。在他微微笑看著眼前大男孩的時候,另一個他就端著一碗牛奶粥走了進來,他抬起了頭,突然很慶幸有這樣宛如兄弟的朋友著,心理微微笑著,突然想到了那一句:「得友如此,值以!」

其實,人生能有這樣相遇的緣份,真的是得來不易的幸福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