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極短篇】兩個故事,那些不尋常但又尋常的對話!

第一個故事,是不尋常的聯繫,久違的熟悉的陌生人。

他有點訝異收到他的訊息,雖然不是真的說多久沒聯繫,但自從開始過著不同的生活以來,出來例行性的過年過節與生日的問候,他們好久沒有聊聊了。

「最近好嗎?」他用了最俗套也最沒有創意的開場,但他知道那是他釋出極大的善意了。

「還過得去,怎麼突然找我?難得。」他倒是挺平靜的回應。

「突然覺得人生很煩悶,然後看到你的故事,有點懷念以前。」他說的話比平常長了一些,有一些的不太正常。

「直說吧!想問我些什麼?繞來繞去的,我還不了解你?」他太了解在網路對面的那個人了,知道這些無關緊要的問候與敘述,其實根本不重要。

「最近你的故事,主角更換了?有一點感慨…」他倒是不掩飾的直說了。

「一直都沒有固定主角的,你知道的,什麼有趣我寫什麼。」他皺了眉大概知道又被誤會些什麼了。

「但,我已經不是你的主角群了。」他這次倒是挑明了說。

「你隨時都可以是,而有些人,我想很快就不是了吧!你懂得,我不太懂放下這件事。」他有些感覺嘆息,但他的訊息其實不是要說著自己被冷落,而是明白的提醒他,當陷的越深的時候,越會忘記怎樣放手。

「你呀!你呀!我不多說了,寫寫故事可以,但要記住,故事終究是故事,終究有結尾。」他最後的對話留下了一個笑臉。

「啊!我又忘了帶藥!」他用不知所以然的結束了這段對話。

第二個故事,是看起來一如以往的互動,但卻不同以往的內容。

他快速的在群內說著話,一如往常一樣。

「那個,是不是跟那孩子說清楚一下,其實他也沒有惡意。」他很難得的主動跟他搭話。「蛤?喔你說那個呀!應該沒差吧?」他對於那個烏龍是覺得挺無所謂的。

「雖然都是紅塵俗事,我是不太在乎,不過其實我想整個過程那孩子聽完,也許就會覺得為什麼是小事,而你也別因為故意要刁難他,所以避開了他笑看世間的那種敘事方式,以及背後的含義呀!」他苦口婆心的想說服他。

「嗯,好啦!有機會呢我就跟你們家那個多愁善感的說,那個荒唐事,其實也不是荒唐,而是一場紅塵夢,是一段未了結的因果,一場很接地氣的輪回,然後那顆蔥還是蒜的現在也很好。至於那個作死的白目鬼,其實要表示對於某一些已經過去的意外,要學習你那種把罣礙視若趣事的心態,每一次的突如其來都會有他的必然,而笑對不是揭人傷疤的取笑,而是因為欽佩那個寬廣不計較的心胸是吧。」他無奈的把要解釋的內容說了一遍,直到聽到他滿意的感謝。

「不過,說白了就是他覺得那些他敢言的人心很大,不會往心裡去,你看看那幾個女魔頭,哪一個他寫到了?說白了還是怕死呀!其實真沒有那麼偉大啦!不過他真錯估我心胸寬大了,哥絕對把他往死裡整。」他繼續碎念著。

「那個其實後言,真的不用多說呀!」他有些冒冷汗的說。

「但那才是最事實的部分啦。」他固執的說。

「但其實你也只是念一念,大家都知道,這些孩子會這樣,嗯!鴻先生說的「無法無天」,還不都是你寵壞的?」他無奈的說。

「怎麼,要丟鍋給我背嗎?要互相傷害嗎?來呀!」他挑釁的說。沒多久,那群裡依然歡騰,因為那總是他們恣意說著自己意見而沒有限制的小天地。

其實人生有很多時候,我們有一些習慣跟習性,我們會習慣跟一些人互動,

也會習慣跟一些人逐漸失去聯絡,

會習慣一些人說話的內容與風格,也會習慣一些人的陪伴,

久而久之,這些習慣就會成為了尋常,我們不那樣在乎也不那樣重視,

但冥冥之中,我們卻會發現,這樣的習慣,會慢慢的侵蝕著我們,

直到那些尋常不在尋常,我們才發現,原來自己習慣後,忘記了某些事情!

以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