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仟陸佰玖拾玖] 寫在珍惜之後的短篇,文章整理時間!

好久之前寫過的「珍惜」,然後,我也忘了後來為什麼沒寫下去?

但發現陸陸續續寫了一些短篇的東西,整理一下!

---------------------

還是一樣開朗的笑容,還是一樣天真的容貌,加上今天,這是第幾次來到這裡了,似乎很不清楚,也不想去清楚,因為不想去回憶起,去記憶起,你,離開了多久。

  你一向樂觀,而且不許別人不快樂,很任性,卻很令人貼心。常聽你說,你最快樂的事,就是看著身邊的都能快快樂樂的笑著,所以,因為你,我

們至今還記得,不要哭,不再悲傷,要很正向的生活著,那你呢?在那裡的你,也是在快樂的笑著吧!

----------------------

  那年,那天,在富樂頓的 Department of Motor Vehicles 衝著嘉的那一通電話,為了接待一個語文能力頗不好,卻又要來加洲學習的日本孩子,這是和你第一次見面吧!但是,第一印象,真的很差,我不喜歡煙味,因此我十分討厭抽菸的人,尤其,抽菸的年輕人!

「你好,你是淇薰姐嗎?我是Rad」

「你好!Rad?很特別的英文名子,你中文說的不錯呀。」

「會一點。你不喜歡煙味?」

  其實,我真的很驚訝,我一向是掩飾的很好的即使,我真的很討厭煙味,不過或許是某種習慣吧,其實,我已經習慣了,習慣了淡淡的菸味,只是

會有一絲絲的不悅,在煙味出現的那一刻,所以我很訝異,他的敏感。

「沒有說很不喜歡,只是有點刺鼻。」

———只是有一點刺鼻,有一點傷心

  辦完了有些複雜的行照與駕照的轉換手續,我們回到了初相遇的Department of Motor Vehicles的廣場。其實,雖然我的外語能力不算太差,但是這樣的官方對話頗累,和這些美國人講這些官方語言,跟在台灣的大學上做專題的壓力是一樣大的,而跟在後面的孩子,還是一臉嘻皮笑臉,真的很難能愉悅的起來。

「我們接下來要做什麼?」

  Rad折了折剩餘的菸屁股,熟練的用手一彈,完美的弧度,落進了旁邊的垃圾桶。

「我先帶你到嘉幫你租的房子好了,就在我家附近,嘉說你應該會喜歡那樣的房子的。」

「你完全都那麼放心?不怕我是壞人?」

「怕?你是嘉介紹的人,我相信嘉的,即使你會抽菸,看起來又像小流氓。」

「你果然不喜歡菸!」

  Rad含有深意的笑著,像是識破了什麼一樣。

「…」

「被我說中了。對囉?你跟嘉是什麼關係?姐妹?可是你們不像。」

「我和嘉,有著共同信任的朋友,嘉沒跟你說過嗎?我們的信任。」

「他?翔?」

「嘉有說過吧!」

  我和嘉一向有這樣的默契,不需要特別的說明,就能揣測對方的心意,甚至,可以事先的幫對方作好需要做的事,像是解釋這種我不想在解釋的事情。

「那我們也是有著共同信任朋友了!」

「什麼?」

「我是翔的承諾的守護,你懂嗎?守護?」

  我點了點頭,那是翔他們的奇妙信仰,對於像翔一樣特別的孩子都會擁有一個仳此承諾的守護。

  守護,比朋友更互尊重、依賴的存在,很奇怪,但很令人羨慕。

「原來你就是翔的守護,那我聽翔提過你,你算是名人不是嗎?」

「你真的很令人驚訝,知道我以前行業的人中你是最不驚訝的。」

「我比較驚訝的是,翔這樣不受拘的孩子竟然會跟你這樣的陌生人…,算了,別提那種不屬於正常人的話題。」

「也是!」

  上了車,沒有了剛才活絡的對話,剩下的是我專心的開著車,與Rad望著車窗外的沉思。

---你在思考的比我想像中沉重

  很沉悶,也不知道為什麼在沉悶,或許不應該逃避掉有關翔的對話,雖然翔不喜歡被人談論,但是嘉和翔或許是我與Rad唯一的話題了。低迷的氣氛,我竟然會有點不習慣,或許是再吵鬧的異國中,已經開始不習慣安靜了吧?因此,下意識的轉頭看了那嘻皮笑臉的面孔。

「聽嘉說…」

  同時,不知道哪來的默契,我們同時說出了一樣的話語,假設嘉在這迷信的她一定會說一些奇怪並且似乎會帶來好運的習俗。

「你先說吧。」對我來說,這是身為「長輩」應該有的回應。

「聽嘉說,你很喜歡安靜。」

「他含蓄了,我可以說十分的厭惡吵雜。」

「那你怎麼會想要來到這,美國,不是個安靜的國家。生活在這裡,你應該很難過吧!」

「因為吵雜能幫助我忘記很多事情!」

「忘記?你不像有痛苦回憶的人。」

「你呢?嘉說你厭倦工作?那還來這花花世界?」

  不願意繼續下去的話題,就越快結束越好,我寧肯沉悶,也不想將鹽灑在創口。

「我喜歡熱鬧!」你高深莫測的笑著,看的出來你知道我在逃避那個話題。不深究,讓人看的出,年紀輕輕的你,已經被社會磨的世故。

「熱鬧?你的工作才是熱鬧吧!生活在人群之中,無法脫離,令人難以想像的熱鬧,我不喜歡。」

  直接,我確實不喜歡他們那種工作,還曾經跟嘉說過,我討厭這些行業。

「我很喜歡這個工作,但是我不喜歡它的一些形式,你懂嗎?一些所謂必須遵守的規定。」

  不喜歡遵守規定,這句話我忽然明白了,為什麼翔會做這樣的選擇,選擇這個玩世不恭的孩子,或許就是因為玩世不恭,才會讓翔這樣厭惡規則的人,如此選擇。

「又要沉默了嗎?」在我思考的時候,Rad搭著話,跟我不一樣,他討厭安靜,就像我討厭吵雜一樣的討厭。

「你很聰明,很懂得與人相處,或許連嘉都不如你。」這是我在這短短的時間中所有的體會。

「嘉比我厲害,她知道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如果是她,就不會被這樣放逐。」

「八卦雜誌的報導是真的呀!」

「你也看那些報導?你不像是對這些有興趣的人。」

  我看著那亮起的紅燈,緩緩的踩了煞車,不置可否的笑了一笑。

「有一部分是真的,但我沒有戀童癖。」

「是翔出面讓你可以輕鬆的被"放逐"?」我強調著那兩個令人充滿興味的兩個字。

「沒有翔我應該已經被強制消失了吧?至少現在我只是暫時離開,或許有一天我會回去。」

「或許?你有不回去的打算。」

「沒辦法,我的救命恩人說在我沒有理解珍惜的意義之前,回去只是再度的被放逐。」

  又是那種討人厭的嘻皮笑臉。

「翔覺得你在這裡能學會珍惜事物?」

「或許吧!雖然我覺得我懂珍惜的意義。」

  珍惜,是我和翔說的吧!在那件事情發生後,我一直在思考的問題,也一直與翔和嘉討論著,但是聰明如嘉,也沒有給過答案。只有翔,說了一句「我們都還在不斷的學習珍惜,沒有人會有一個適用於所有人的正解,而你,因為遭遇了,才發現了你正在尋找答案-有關珍惜。」

  我一直很印象深刻,在我們幾個好友之間,翔永遠是最天真的,一向跟一些哲理不會有關係,不過對於珍惜,卻有出乎人意料的見解,然而,或許,在Rad出現後,我開始了解,真正的珍惜的意義。

「妳又安靜了,妳不像妳說得那樣不沉默唷!」

「快要到了。我想還有很多時間可以慢慢聊的,不急著把話題花光,我不是很會製造話題的那一類人。」

  你又露出那種高深莫測的微笑,很難想像,才20出頭的你,竟會有這樣體悟完人生般的笑容,很歷盡滄桑。

                  -你,成熟的令人有些心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