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極短篇】 千結萬界,炎融歸一

「艾葉性苦代辛,可緩搔癢;當歸與紅花可助活血清氣。三者各十錢,一升淨水煮沸,取其汁液倒入浴泡澡,水逾尺熱之溫些許,浴體不過一刻。可緩膚疾,紓神、助眠…」藍髮的少年一邊寫著一邊念著,他正想抄寫一下藥方,給那個小呆瓜送去,突然眉頭一皺望著草廬外。


那一方草廬之外一身白的小男孩揹著一個小和尚匆匆忙忙的邊跑邊大喊著:「不好了!不好啦!」

少年皺了眉,緩緩的說:「什麼不好了!再好都被你們喊不好了!」

「以太哥!出事了!小焉…跟小艾,喬炘…舷子…她…然後…」白衣的小男孩喘吁吁的說的一斷一斷的,少年更是皺起眉著。

「哎呀!就是喬炘跟舷子又吵起來了,那舷子不長眼的又亂說話,說什麼扁毛畜牲之類的,然後你知道小帝姬就…他們就打起來了,然後昊然看到小帝姬結了一個印之後,就叫我們衝也似的過來了!」小和尚試圖說明著他們這樣風風火火跑來的原因。

少年聽了小和尚其實也很有頭沒尾的話,雖然理出了一些頭緒,但依然不在狀況內,但突然他感受到不遠處的地方,的空間能量巨大的波動,他眉頭深鎖著:「千結萬界!還逐一被破?抓好,走!」

少年衣袖一揮,白衣小男孩抓緊了他的衣袖,小和尚依然趴在白衣小男孩身上,一個閃現他們就消失在草蘆之中,而出現在一個能量極為混亂的區域。

「臭老頭竟然連這種東西都傳給小焉,這……」少年搖了搖頭。

「以太,小帝姬手上的那個小紅球是什麼,剛剛來都還沒看到。」小和尚好奇的問。

「炎融,老頭子除了劍術,最可怕的術,你知道核融合吧?」少年倒是沒有很慌張,挺慢條斯理的說。

「欸,這個…。」小和尚抓了抓頭。

「就你們人類的原子但是核分裂,核融合是大概核分裂的兩三倍的能量釋放,以太快快快爆炸了。」白衣小男孩解釋著說。

「我哪裡要爆炸了…,炎融大概是沙皇的百萬倍吧……所以就算是我們以太門的千結萬界也擋不住。」雖然說的很可怕,但少年依然很平靜著。

「不要開玩笑了,這個爆炸會波及藍星啦!」白衣男孩聲音越來越高頻著。

「昊然不錯呀!壓制的剛剛好,但也快不行啦!好啦,不鬧了。」少年笑了笑。

「空間萬般,履生歸一!」少年手指往哪個開始破碎的千結萬界一指,那萬千的小世界像是被折疊了起來,連同那一個小小的紅色的圓球,一起被收攏在一個黑色的小方盒裡,而小方盒突然劇烈的震動了一下,就平靜了下來,只剩下紅髮的少女癱軟在另外兩個女孩身邊,但依然劍拔弩張的看著眼前的另一個黃衣的女孩。

「太…尊…」黃衣的女孩看著那一個藍髮漸漸退的淡色的少年,竟然結巴了起來!

「叔…」扶著紅髮少女其中一個身材嬌小,但長著相當水靈的女孩,有些奶聲奶氣的看著少年。

「乖,扶你姊姊過來!叔看看!」藍髮少年向她示意招了招手,倒是沒有回應著那個黃衣女孩,而黃衣女孩身後的人見狀倒是相當的憤恨不平著,作勢要衝上前去一般.

「帶著你的小夥伴離開吧!今天的是你最好不要張揚,而這個西天佛域,就算是火燄山這種邊界,你是最好別在來了。還有妳看不順眼誰我管不到,但有九天玄狐血脈的,不是妳能招惹的,還有就算斗母跟老頭不對盤,也該有基本的尊重!若是在有下次,就算妳奶奶再去找楊婉妗來說情我也不會賣面子了。」藍髮少年有些淡漠的看了黃衣女孩一眼。

「是…」黃衣女孩先是急忙阻止那些衝動的小夥伴,然後急忙的答應著。

「還在這裡幹嗎?等老頭兒殺過來?」藍髮少年冷冷地說著。

黃衣女孩一群人,在女孩的催促下,急忙的迅速離開。

「真不知道該說你脾氣大?還是要說你真的很善良?」一個令人聽起來相當舒適的女人聲音在空中響起。

「媽咪!」白衣少年聽到聲音,就往聲音發起的位置撲去。

「小皮蛋!就讓你兩個妹妹這樣胡鬧!這哥哥是這樣當的?」在空中緩緩出現的,是一個豔麗的不可方物卻絲毫不俗媚的女子。

「媽咪!」那個奶聲奶氣的女孩兒也嬌滴滴喊了一聲,像是撒嬌一般。

「好啦!都是孩子,妳那麼兇幹嘛?」藍髮少年轉頭看了女子一眼。

「就你寵壞的!還說我兇,斗母家那個小孩你就對她很和善了?」女子有些怨懟的說。

「我已經很和藹了!」少年辯解說。

「是呀!一句話要人不准踏入西天佛域?我看就算青葉都沒有你這樣的!」女子看著少年說著。

「我是為她好,明燄就要重新輪值西天佛域的法則掌控了,下次她再來,呵呵!」少年笑著。

「不過你都可以使用履生歸一了,你沒把他們都滅口,確實也是太善良了。」女子話鋒一轉,到是繞回了主軸。

「我就說,你怎麼趕過來了!還比老頭子來的快!」少年搖了搖頭!

「哼!這你還是解是清楚吧!好啦!小朋友們!都回家吧!等等老陸過來打屁股,你們全部都要挨板子了!走吧!」女子一拂袖,一個宛如漩渦的傳送陣法出現,眾人魚貫而入。

就在他們消失之後,這一片山麓之間平靜地宛如從未有人來過,天知道一場不久前差點有個幾乎毀天滅地的災難就這樣錯身而過。不一會一陣磅礡的劍氣縱橫,一個紅衣道人出現再劍氣當中,左顧右盼了一會兒:「奇怪,剛剛明明劍心懺動,應該小娃子出狀況了,但怎麼又平靜如斯?這靈氣?是懷時?」

道人搖著頭,御起劍氣,直往東荒而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