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小說時間】九尾洩洩,總道天狐多情

洩洩,其樂也!舒散歡騰之樣。如有天狐,九尾洩洩,必有祥兆。

狐,本為祥瑞之獸,自唐代後,太平廣記、廣異志、宣室志,始言狐化為妖魅人,

北宋之後,更有儒林公議、侯鯖錄更直錄狐媚惑主、紅顏禍水,

元代武王伐紂書至明代封神演義,與清代聊齋誌異,將狐之媚與狐之妖推至極盛,

故狐表祥瑞之意,隨之被世人淡忘。

然而,狐之所以為妖為媚,只因狐之多情且重情,

詩經.有狐曰:有狐綏綏,在彼淇梁。心之憂矣,之子無裳。

有狐綏綏,在彼淇厲。心之憂矣,之子無帶。

有狐綏綏,在彼淇側。心之憂矣,之子無服。

狐,其實為愛情之象徵!而因多情無勘破成妖。

               ----以太札記「說狐」

就在一間豪華的單身公寓,一個男子坐在琴前緩緩撫著琴,如果有人看到應該會驚呼出來,原來這個被認為是被影歌視三棲的才子歌手,竟然還會彈古琴。突然男子停下手邊的琴,抬頭看往陽台,瞇起了眼睛。

「你怎麼來了?」男子對著空無一人的陽台說著。

男子像是見鬼的自言自語的時候,陽臺上淡淡的出現了一個身影,慢慢的越來越清晰,是一個白衣藍髮的少年,很隨意的打開了陽臺的紗門,走進了室內。

「那麼隨便,當自己家呀!」男子無奈著說著。

少年笑了笑,沒有說話,只是更隨意的拿起了桌上的橘子,邊剝著邊做了下來。

「你在不說話我要叫警衛了!」男子佯裝生氣的說。

「阿塹呀!你有沒有天良呀!你去閻羅殿劫人的時候,是誰幫你擋下十萬鬼軍?你破出涂山身受時刃的時候,又是誰冒著跟閨密翻臉的風險收留你了?又是誰在你決定重歷三生尋人的時候,幫你照顧孩子的?現在你竟然為了一顆橘子?要叫警衛來抓我?蒼天呀…」少年誇張的說著。

「好了好了!看你要橘子、香蕉還是芭樂,都拿去!我可以請你行行好,說說突然化外神遊到我這裡來是做什麼嗎?你這突然出現讓人挺心神不寧的!」被稱做阿塹的男子一副對藍髮少年沒輒的樣子,擺出了投降的姿態,求饒的說著。

「也沒什麼大事,我最近看了一部電視劇,跟你的故事好像,來問問你看過沒?」藍髮少年似笑非笑的說。

「韓佑麗那一部?恩,我知道,但我沒看!你不會位了這種小事,就這樣用這種神通過來這裡吧?你就算回復元氣了,這樣很傷本源,要給你姊知道了…」阿塹翻了翻白眼,非常無奈的說,雖然他覺得眼前的男孩的行為很誇張,但這個傢伙一直都是不按牌理出牌的,確實有可能因為這種小事出現。

「涂懷塹,他是怕我到了之後,沒談好就殺了你!」伴隨著一個好聽女生的聲音出現的是一個一身紫衣的女子,毫無聲息的出現在兩人身邊。

「大姐…!」阿塹吃驚的看著眼前的美麗女子。

「還知道我是你大姐?回歸現世那麼多年了,也從來沒有聯絡一聲,我還以為你已經不把我這個姐姐放在眼裡了呢!」女子淡淡的說著,但如果熟知她的人,就知道一向說話溫和的她,這樣的語句確實少見,但真正了解她的人就知道這樣的怨懟語句下,是她真心的情緒。

「大姐…」阿塹的眼神從吃驚慢慢轉成了一種滿溢的哀傷,不是那種悲痛,而是那種久別的感觸與說不出的一種悲傷感。

「懷塹,你怪我嗎?」女子緩緩的走向了阿塹,然後輕輕地摸著阿塹的頭髮,溫柔的說著。

「大姐,阿塹,沒有懷字了…」阿塹有些哽咽的說著。

「我說你是涂懷塹,你就是涂懷塹!」女子看似平淡的說著,但那漫出的氣勢是那樣的果斷決絕著!

「大姐…」阿塹的眼淚終於守不住的潰堤而出。

「你也該回來了,阿真一個人也累了,你總該回去幫忙的!你好意思讓自己的妹妹這樣忙著?」女子用手輕輕地替阿塹抹掉了眼淚。

「但長老團?我…不再是…」阿塹有些猶豫地說著。

「狐族九尾成皇,長老團可以推舉懷字狐君,但賜字這回事,總是我說了算,當初是我賜你懷字,也是我撤了你的懷字,這次我還了你這個懷字,有誰有意見?」女子笑笑地說。

「但是…」阿塹依然猶豫地說。

「你不用但是了啦!最近你們狐族中興你應該知道吧?整個形象都在改變,你不也很努力地幫忙轉型嗎?你再不回去幫忙,阿時就要自己回去忙了,她當然會找你這樣的替死鬼回去囉!不用把姐姐這種生物想的太高大上,他們就只是想找一個分母來減少工作壓力而已!」藍髮少年直接打斷了猶豫終的阿塹。

「以太!你知道其實你不說話,不會有人覺得你是啞巴嗎?然後你是故意講給你姊聽的吧!」女子回頭笑笑地看著藍髮少年。

「無量壽佛唷!我怎麼會是故意講給她聽的!我只是再說明一個大家忽視的事實而已。」藍髮少年笑得燦爛的說。

「你別這樣說大姐,大姐沒有你說的那樣壞心。」阿塹瞪了少年一眼說。

「你不懂你不懂!人家說最讀狐狸精,就是這一種,我不是說你,你算狐仙!」少年搖頭說道。

「以太!我說,要不是我知道那些毀謗狐族的文章是誰寫的,不然我真的會覺得你是到處亂宣揚狐族壞話的兇手!」女子無奈的看著眼前的少年,她當然知道少年是故意的化解有些尷尬的氣氛。

「好啦好啦!你們很祥瑞啦!大和解了!你看看,九尾洩洩,盛事太平!」少年指著阿塹身後,緩緩舒張開來慢慢搖曳的九條尾巴,雖然表情沒有太多的波瀾,但那個洩洩的九尾,早已偷偷的出賣眼前的男子,心裡欣喜若狂的情緒。

「九尾洩洩,盛事太平呀!」紫衣女子輕輕的念著這句話,微笑著。

以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