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極短篇】 雜記, 破陣,破陣!

突然,他覺得極度的疲憊感湧上來,這樣伴隨著頭暈與虛弱的感受,是他好一陣子沒有過的體會,隨著靈魂的逐漸穩定,他的肉身也隨之增強許多,所以確實是有一段時日沒有那樣讓他覺得如此不舒服的感受真的是相當少見的。他有些蹣跚地下車,走路回家,搖搖晃晃的,他甚至感受到路人想要來攙扶他的衝動,所以他加速著腳步移動著。

當他回到熟悉的家中,靠著沙發坐了下來,緩緩地深呼吸、吐氣,試圖減緩著那個天旋地轉的暈眩,他有些疑惑地想著,今天自己也沒有做什麼超出體力負荷的事情呀?雖然同時處理著六七份的公文,還順便看了十幾個影評影片,加上回覆了報告建議,跟整理好備審與授課的教材,雖然很煩瑣跟複雜,但以他現在的狀況這樣的同步多工處理應該不算是大事才對,怎麼會有種連續運動了兩三小時加上低血糖暈眩的狀態?

他想了一下,想不到什麼異常的原因,正打算就這樣不了了之,反正自己休息一會而之後就緩過氣來了。這時他的手機閃了來自友人得訊息:「你去拆人房子?」

他看著那個熟悉的帳號跟訊息內容,他有些吃驚著!這傳訊息的傢伙,雖然三不五時就會跟他瞎聊天,但說出這種拆房子的話語,就代表還真的他做了什麼事,他迅速的回應著:「誰沒事拆人房子?是說我現在超暈的!跟這有關係嗎?」

「沒什麼,你今天很隨性的當了拆遷大隊,小事!你人還好吧?」她簡單的回應著,相當淡定,似乎比起拆房子她比較在乎他的身體狀況。

「我?拆遷大隊?怎麼回事?」他好奇的問。

「你今天回家不是走平常的路?」她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倒是問了一個看似毫不相關的問題。

「是呀!心血來潮,想說走另一條小路。」他倒是不訝異他會像是通靈一樣知道他今天稍稍不一樣的行程,對於仙姑的未卜先知他可是一點都不驚訝。

「那個小徑,有一個千年的老樹精,佈了一個聚靈困陣,放了三十多年了,他拿來修煉並且當作一種環境保護,基本上方圓百里的修行人都知道那個老樹精還挺厲害的,所以基本上不會有人過去,雖然就是一個破陣,但在地星凡界能這樣在他還沒有反應過來就硬破掉的也就那麼幾個人。甚至會這樣簡單粗暴拆掉的,我想可能也只有你們姐弟倆會做。」她的回應看似很平淡,但熟悉的人就知道她其中濃濃的嘲弄意味。

「痾!我真的沒有想要拆遷他家的意思呀!」聽到她的說明,他大概有些了底,應該就是他開到那條小岔路的時候,覺得眼睛有點迷濛,手揮了揮,然後油門微微催的時候,確實他有覺得那個油門踩得有點累,應該就是這樣不小心之間,把人家的陣法破去。

就在他感受到一點點愧疚之心的時候,手機又閃了一閃。

「哥!你今天去拆人家家了呀?怎麼不找我,我也想看熱鬧呀!以前你都會找上我的呀!」是她的小兒子,那個亂了輩份,很皮蛋很黏人但其實挺可愛的孩子小白的回應。

「你媽真的嘴巴挺大的!有誰都知道了?」他隨意的回了一回。

「媽咪在群組說了呀,你又不看群組訊息了。」小白快速的回應著。

他扶了扶才剛沒有那樣暈眩的額頭,卻感受到一種無奈的頭痛,這好友真的是想要去電台說給全世界聽呀!

「被硬破陣?看來不死也半條命了!」

他點開群組,就看到他的親姐回應了,然後有些擔心的問:「那個老樹還好吧?」

「沒死也重傷了吧?一個聚靈限空陣,被你以太撞開,那就像是一個人拿著合成木板檔用AK射出的穿甲彈呀!」群組中的其中一個無良閒人快速的回應著。

「慘烈!這就是天外飛來橫禍!」另一個閒人回應著。

「所以不只出門要看黃曆!在家也要看!」閒人丙補著刀。

「你還好嗎?你現在的身體,雖然靈識破陣很容易,但肉身負荷的來嗎?」貼心的他回應著。

「還是阿光最好了!我沒事,剛剛會暈,現在緩過來了。」他微笑回應著。

「我可憐的哥哥,有了新人忘舊人!哥!你被淘汰了。」眾多閒人中,一個人回應著。

「你哥是大嘴巴八婆的!跟我無關!」他迅速的回嗆著。

「以太!」她回應了一個私牙咧嘴的表情。

「是說,那老樹沒事吧?要不要我找華光去看看他?」他無視著她的撕牙裂嘴,還是有些歉疚的回應著。

「你變得太善良了,你以前不在乎螞蟻的死活的呀!」閒人群裡面很冷酷的傢伙說。

「我只是覺得我不應該肇事逃逸而已!」他理直氣壯的回應。

「走路踩死螞蟻應該不算肇事。」冷酷者淡漠的回應。

「同意加一。」好幾個閒人們回應著。

「你們這些沒良心的!這群組跟另一群完全氛圍不一樣。」他邊嘆氣邊回應著。

「你說隔壁棚的光頭普照嗎?他們吃飽太撐拉!」被說是大嘴巴的她回應著一個剃牙的貼圖。

「太尊,主子說她晚些會去幫你看看那個小樹精。」突然群組中一個很少發言的帳號閃了一下。

「龍龍呀!薫那麼忙,不用麻煩他啦!然後,不要說小樹精!人家幾千歲了!」他其實最在乎的是小樹精這回事。

「痾!但他真的就也是個小樹精呀…主子說她剛好晚些會去找終尊,順路過去看看。」背出稱作龍龍,有著非常美型大頭照的男孩乖巧的回應著。

「跟她說不要太早來,我今天不想太早睡。」這時他的親姐姐突然又回應了,簡潔有力的。

接著,在群組中,開始不斷的歪樓,重建,歪樓,重建,一如以往的日常,似乎那真的只是一個破陣,被破了,沒有太大的所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