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極短篇】 他的閒散生活,關於愛情的淡漠

他從那一張張的黑膠唱片中隨性的挑了一張,然後輕輕的拿起了讀寫的針頭,放起了有些不符合那樣文青氣質的搖滾樂曲。而他輕巧的走進了他那間宛如舊時代的書房,聽著正在放出的音樂,是那個不太符合他平常選曲的風格,遲疑之間,他皺了皺眉頭後問著:「怎麼聽起了這類音樂?不太像你的選歌。」

「會嗎?Roky Erickson,迷幻搖滾樂風,很像我會挑的不是嗎?」他轉身眼神富有深意的看了看他,像是很好奇他的回答一樣。

「這樣說也是,但總覺得很奇妙。」他不置可否的微微點了點頭,算是免強同意了他的說明,但聰明如他依然是感受到那一絲絲的不對勁。

「喝咖啡?還是玄米茶?」他拿起了兩個小鋼瓶搖了一搖,一個有著沙沙作響的茶葉聲像是沙鈴一般,一個則是聽的到咖啡豆撞擊的聲響,像是兩個節奏樂器一樣。

「是因為那對穩定交往但保持開放性關係的關係嗎?」他不抬頭的看著ipad,並指了指他右手的茶罐。

「嗯,有種鬆了一口氣又有種覺得不太對勁的感覺,但好像也沒有什麼,不過總覺得挑個比較轉換的情緒的曲子也蠻適合的。」他收起了咖啡,倒是開始慢條斯理地處理著茶。

「還記得前些日子才看你說玩具玩膩的事情。」他繼續滑著他的ipad,然後停在了一個動態上。

「有這回事?」他從茶罐中取了一些的茶葉,輕輕地把放到了那個玻璃的茶壺當中。

「他回到了他的家,趴一聲攤到在床上。「好玩嗎?晚餐?」他放下手邊的書起身走到他身邊輕聲的問。「一般般,有點不有趣了。」他側了身讓出了一半的空位給他。「玩具不好玩了?」他隨性的坐了下來,左手撫摸著他凌亂的頭髮。「不是新玩具了……」他像貓咪一樣蹭了蹭他的手。「你哦!喜新厭舊!」他寵膩的笑了笑。「是呀!而且是個不屬於我的玩具,所以似乎放手會很迅速。」他有一點無奈的說。「不會捨不得的舊玩具,呵呵。」他搖著頭笑著。「我想我長大了吧!不太會執著舊玩具了,誰要誰拿走。」他傲嬌著。「小朋友!」他親暱的捏了捏他的鼻子。「我是大人,懂得取捨了!」他像是裝大人的孩子一樣。「好好好!大人!那……我變舊了嗎?」他擺出了投降的姿勢,然後饒有興味的問著。「You are always fresh!」他笑了笑然後閉上了眼睛,輕輕的。」他很快速的念著他前些日子的動態。

「喔!好像有這回事!」他倒是沒有過去摀住他的嘴,雖然那段文字,他聽起來有點點害羞。

「是說!跟你曖昧的他突然就跟另一個人穩定交往還真的挺令人錯愕的!是說你應該更錯愕吧?」他饒有深意的看著他。

「倒是沒有錯愕,只是在思索人與人的關係到底怎樣定義吧?他們這一對很好呀!登對,然後價值觀應該更接近吧!」他微微一笑,相當的豁達的。

「果然你們曖昧過!是說你不是變大人了?懂得取捨了?」他像是抓到了八卦一樣的笑了笑。

「看你怎樣認為吧!我只覺得是值得依賴的彼此,也許算是開放性關係的朋友吧!」他無所謂的說著,然後輕輕了拉起了一道茶泉,茶芬芳著。

「你喲!在這樣對感情那麼淡漠,難過會被說是注孤生。」他急忙地接走了一杯琥珀色的茶。

「你喲!如果跟他一樣就好,怎麼在一起兩個人,一個可以安安靜靜的,一個卻那麼多話。」他輕輕地捧起一杯,閉上眼睛聽著那不斷重複的Goodbye Sweet Dream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