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小說時間] 氣血換神,那些只有她們懂的開心

數道的遁光劃過天際,那個不大小島岸邊,一下的像是市集般熱鬧著,一個一穿著一身米黃色的陽光少年緩緩地走向了這一群突然出現在岸邊的眾人,相當有禮貌的一一的向著這身前的各路人馬行禮招呼著。

「燃祖佛、鯤祖、炎尊、狐帝、井月大人、紅花佛尊、荼靡上人,諸位大人蒞臨,光源有失遠迎,招待不週之處,還請大人們見諒。」光源一一的行禮著。

「唷!這大管家回來了!我還以為會是藏東言或是涂貝羅那小毛頭來接我們!」一頭赤髮的炎尊,像是有些訝異的打量著眼前的少年。

「有什麼有失遠迎的!你都接到這空岸邊了,難不成你要到以太域的邊界接我們來著?不用那麼多禮數!我說,揚!我們這次來的人多,你幫忙阿光!」狐帝懷真相當和藹可親的回應著光源,要知道這光源可跟她也是好幾個混沌的老相識了。

「那先謝過狐帝!揚,那能否麻煩你,我幫我接待這些小少爺、小小姐跟小師傅們,先去太上茶居那休息,我先帶諸位大人到歸一草堂與主上會面。」光源到沒有推辭,就順口的麻煩自己的好友,協助他接待這群被這幾個動一動腳就會讓五界震動的大能們帶來的晚輩們。

「蛤?我們不能直接見以太呀?小峰呢?他也不再嗎?運動會跟比賽他都沒出現耶!」一個圓圓臉的小和尚相當直接的問著。

「菩華!」燃燈佛祖輕聲的喝止了小和尚。

「小師傅,主上交待,先讓諸位小高人們先去茶居歇息,峰孫少爺也在茶居候著,還有子真少爺跟子白少爺也都在那呢。」光源對著小和尚笑了笑,像是早就料到小和尚會發問一樣。

「喔!大家都再呀!好呀!柯大哥快帶我們過去!」小和尚非常從善如流的轉頭看著被指派要帶他們過去的揚。

「什麼柯大哥!亂七八糟的!」涂揚忍不住搖了搖頭。

就當一眾小年輕都跟著涂揚身候離去前,炎尊身後的一個女孩卻拉住了炎尊的衣服,踟躕不前著。

「師父,我…」女孩吱吱烏烏著。

「沒事,跟著涂揚他們走,如果那傢伙真生你氣,你連這個島都上不來的。」再炎尊還沒有回應前,一身紫衣的狐帝拍了拍女孩的肩膀說著。

女孩點了點頭,就跟上了小夥伴的們的腳步。

這一點小意外結束後,光源開始結起了極為複雜的手印,站在這裡的七位大能就任憑他結印傳送著。而倏地之間,這八人就消失在這岸邊,出現在一個有著淡淡藥香味,格局相當清雅卻又有一種說不出來奇妙混搭的竹屋當中。

「師姐,原來你已經來啦!我還在想怎麼都沒見到你?你沒看太昊家那幾個小子,在這次的競技可表現傑出的哩!」炎尊看到在一旁小桌旁熬著藥的清秀女子,就開心的迎了上去,要知道這次太昊家可是給整個道門都長了不少面子。

「噓!老陸!以太才睡去沒多久!你安靜點!」清秀女子身邊,一個一身狐裘的華貴裝扮的女子向著炎尊比了比禁聲的手勢。

「阿姐,我就說你沒出席,八成也是來這了!」狐帝笑著牽住了那女子的手,誠然那華貴的女子,正是狐祖懷時。

「三妹夫,原來你跟三妹早退,是為了來這呀!我還想說老大怎麼會放你們兩個先落跑呢?」鯤鵬的大嗓門轟轟轟的響起,對著在清秀女子右手邊沏茶的男子說著。

「鯤鵬,閉嘴!」在這房間中靠床邊,一個手抱胸後背揹著一把大刀的俊美黑衣男子冷冷的說。

「霆哥,沒事,人那麼多我還都沒醒過來,那就是真的掛了!你去一天峽跟我姐說有很多客人吧!我沒事的!」在床上響了一個少年的聲音後,黑衣男子點了點頭,轉身看了床另一邊有著大翅膀的男子,得到對方肯定的眼神後,便轉身離開了。

「花師妹,幫以太看看。」燃燈古佛轉頭向紅花佛尊說著,紅花佛尊點了點頭,就走到了床邊幫床上的少年搭了把脈。

「你們怎麼那麼勞師動眾的,我沒什麼事的!不過就最近真的太累了些。老鯤,我姐交待霆哥別讓人打擾我的,所以你這虧吃下去吧!」少年緩緩的坐起,很咨意的讓紅花佛尊把著脈然後像是為剛剛黑衣男子那聲閉嘴解釋一樣說著。

「不用扣終尊的帽子,我也未必打得過恨殺!他也不在乎的不得罪我來著!話說你沒事吧?那麼愛湊熱鬧的你,這次推掉評委,也沒出席觀禮這次競技,甚至讓以太門下都不得參賽,這差點連我家老大都要過來關心了。」鯤鵬倒是沒有太在意恨殺魔尊的回應,他更在乎的是眼前這個少年這次沒有出席天界青年競技賽這件事。

「欸!我只有說我這次不出席,至於沒參賽不是我說的呀!阿虛要門下弟子不參賽那事他這個門主的職權,跟我無關唷!不過不要去獻醜也好,那幾個小蠢蛋還不行呀!」少年笑了笑說。

這時紅花佛尊也探完脈了,在眾人還沒有問狀況前,她就轉頭問著一旁煎藥的清秀女子說:「怎麼會這樣,這精、神強大到宛如實體,但氣血虛弱到,連我都只探到一絲生氣,要不是他現在還生龍活虎的說話,我真以為這是一句被附靈的屍體了。」

「他一口氣抽掉了所有氣血,幹了件大事。唉…」清秀女子嘆了口氣說。

「一口氣抽掉氣血!」荼靡上人驚訝的說著。

「可還吊著一口生氣?」紅花佛尊皺了皺眉。

「半生半死花,然後牽絲飲,還有幻神散。」少年像是終於找到可以聊天對象開心說著。

紅花佛尊如有所悟的點了點頭說:「確實,神妙呀!這樣的半生半死花為君,幻神散為臣,牽絲飲佐使,確實能換氣血成靈神,但依然留一絲生機,但這藥劑比例之拿捏,險的很呀!」

「也就妳跟靈懂!不過,我覺得應該可以在加一些什麼,可以更穩妥一點點。」少年笑著說。

「婆娑草跟月眠丹。」紅花佛尊點了點頭,說出兩味藥。

「再加上醒星葉,唉!我為什麼要幫你研究這個…」清秀女子嘆了口氣。

「好了好了!你們三個搞藥的再說下去沒完沒了,所以以太,你這下死不了就是了?」炎尊打斷了三人的對話。

「怎麼?很可惜嗎?」少年白了炎尊一眼。

「可惜的頭!好不容易你回歸了,這五界才有趣了一點!你如果又掛點了,別說現在在一天峽那位,空空這次搞不好也都會找上老大算帳好嗎?」炎尊搖著頭說著。

「空空不會覺得是老規則吧?不是老規則!他不會做這種事,只是有一些老東西真的開始醒過來了,看來是大混沌劫讓他們也有點不安了,不過好險這次他們找錯人了,不然又一個小朋友離開,真的不是件開心的事。」少年笑著說。

「你有眉目了?」炎尊眼神露出一絲精光。

「不就是這樣,你們才都來了嗎?」少年笑了笑。

「師弟,先讓他喝個藥,休息一下,公事在慢慢聊吧。」清秀女子捧起了熱騰騰的藥湯,走向少年,光源隨即跟上,服侍著少年喝藥。

而那些威震一方的大能們,都安安靜靜地等著,少年喝完藥後即將說的那些秘密。

下回….

以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