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小說時間] 太尊之怒,蘊道簋之所以為神器

在那間高級的日式公寓,那白稜還高掛著黃色的封鎖線拉開,低迷並且森嚴的氣氛蔓延著,一個一身紅衣的道人相當突兀的站在了白稜之下,旁邊是一個穿著很現代幹練卻有種很古老氛圍的女子。

「懷時,這次很奇怪!」紅衣道人看著白稜說著。

「那幾個老鬼,這次真的怪了,我看真的被逼急了,哼!連我東荒東瀛的地盤也敢這樣出手,看來真覺得自己是老壽星了!」幹練的女子微微的笑著,但漫出的令人悚然的殺意。

就在兩人不知道怎樣讓那些周圍的刑警無視它們存在般的怡然自得的談話之時,突然空間迅速的震動了起來,撕啦的一聲,在那個電視牆前的空曠處,突然裂開了一個黑色的空間,一個神色蒼白的藍髮少年從那個裂縫走出來。

「你竟然自己過來了,你是把自己打暈了嗎?這樣神遊方式很危險呀!」紅衣道人轉頭看著少年。

「又慢了!可惡的老傢伙!竟然敢這樣挑釁!真不把我以太門放在眼裡了是嗎?」藍髮少年絲毫沒有笑容的說著。

「我覺得他們可能真沒想到是你,八成以為是東言假你的名義的!不過這次他們應該知道是你了?這次他們虧可吃大了!」懷時倒是在少年憤怒下,慢慢的冷靜了下來。

「咦!還沒完蛋?戶魂飲還沒量產呀!喔,是界靈霰,這個小子去過以太域?」藍髮少年注意到白稜上的那散出的淡淡藍光。

「所以果然是你的手筆?這孩子有救嗎?」紅衣道人從看到這事發現場還留這淡淡的魂力,與前幾次的幾乎是乾乾淨淨到可怕的現場不同,就一直覺得有相當大的問題了。

「阿時,他是貝羅門徒?」藍髮少年回頭看著懷時說。

「恩,四尾的孩子,他的魂魄狀況?」懷時點了點頭。

「哼!這幾個老鬼,連續兩次找我以太門麻煩,讓他知道什麼叫做踢到鐵板!」藍髮少年沒有直接回答,只冷冷地著前方。

突然,圍繞在外的警察有著騷動著,一個相當高挑的男子,提著一個有些巨大的黑色皮箱,在幾個穿著黑色西裝看起來像是什麼特務的人們圍繞中走了進來,進到房間後,那些人們像是沒有看到站在白稜旁的三人一樣,到是那個高挑的男子看了三人一眼之後說:「お出かけください.」

而那些特務與警察們,相當迅速的就退了出去,只剩下那個高挑男子留著。

「薩麥,麻煩你了!」藍髮少年看著男子說。

「你竟然本人趕了過來,你拿了什麼東西?」紅衣道人好奇的問著。

高挑男子打開了黑色皮箱,一個古樸的青銅簋出現在三人的眼前。

「蘊道簋?」懷時有些驚訝的說著。

「幹活了!」藍髮少年輕輕地撫摸著眼前的青銅簋。

「你可以嗎?會有耗損嗎?如果不行就算了!死了就死了,你好好的比較重要。」高挑男子相當淡漠的說。

「沒事!讓你花了這一筆,還用了關係送過了,這次讓你們看看,這世上的還是有實物神器存在的。」藍髮少年笑了笑,輕輕地在青銅簋畫著許多玄妙的字符,而這個青銅簋開始蘊集著淡藍色的光暈。

「天地玄黃,宇宙洪荒,大道有蘊,天意無拘,萬物有形,有容可限…」藍髮少年輕聲的念著有著奇妙律動的咒語,青銅簋上的光暈,像是開始吸收著周圍的光一樣,剛剛還明亮的房間,開始昏暗了起來,而在白稜上的藍光,慢慢的彙集在青銅簋之中。

「竟然能重蘊道靈!」紅衣道人驚訝的說著。

「我本來沒想到會用到這個功能,好險有讓薩麥帶來!不然這孩子,就算救回來也是個癡呆了。」藍髮少年終於露出微笑。

「你自己能用嗎?」懷時問了問。

「效果不會那麼好,你知道的,時間問題!」藍髮少年鬆開了在青銅簋上的手,慢慢地等著青銅簋自動的工作著。

「恩,但放久也是可以,但就算我推動時盤,應該也得花上千年以上的時間,確實還不如讓你慢慢回復。」懷時點了點頭表示明白。

「不對,聽你這樣說,你讓黑翅膀拿這蘊道簋來,本來不是要救人的,這蘊道簋還能幹嗎?是說,他這樣的蘊道靈,竟然可以隔絕天道感知!這東西已經超脫天道規範?」紅衣道人突然意識到藍衣少年原來意圖並非救人,並且這眼前的小小青銅簋,已經確實超脫三界靈器的規範了。

「以太門,如人犯我,我必犯人!哼!是說,老頭,你上次不是說凡界沒有聖靈器物以上水準的寶物了嗎?你來幫我看看這蘊道簋算什麼品級吧!」藍髮少年眼神中露出淡淡的兇意,身邊的三人很清楚的知道,這次老友是真的發火了!

「四靈遵令,囚時禁空,縛靈滅魄!」藍髮少年在簋的四個把手上畫下奇妙的圖文後,四角上顯現了四個活靈活現的靈物,朱雀、白虎、玄武、青龍,各自光彩四溢著,而少年隨之一個劍指,四靈舞空閃現消失於空中,不一會兒四隻靈獸咬住了一團淡黑色的物體,再度在蘊道簋上飄動著。

「不是吧!老傢伙可是極尊呀!這是極尊分靈碎片?!這是至尊神器?這天道雷劫去哪了?怎麼容許這樣的神通!」紅衣道人驚訝的說!

「偷雞不著蝕把米!那老鬼,看來知道這次是你本人出手了,但他會那麼急著奪靈,是他出本體出了狀況?」懷時倒是沒有紅衣道人的驚訝。

「哼,想突破極尊成就如天之道,沒有那麼簡單,重傷了,所以才用這種陰損的方式想要補一補根基,損人不見得利己,上次又倍我靈識反擊在傷上一次,既然他還想利用當初那個咒印所以還沒驅散掉,那我就讓他感受一下,被動的走火入魔的感受,順便搶一點他分靈的本源碎片幫這個小傢伙重擬本源!」藍髮少年微微的笑著,像是做了一件沒有什麼了不起的事情一樣。

「就算是這樣,這蘊道簋有些霸道呀!」紅衣道人瞪大眼睛說。

「你不知道呀?小安後來把蘊道簋當作亞特蘭蒂斯家的處刑具,大概跟你們家老規則的天將輪差不多,煉魂蝕靈,顛倒時空,基本上算是個大殺器,只是好像沒動用過而已。」懷時絲毫不驚訝的說著。

「我姐那麼殘忍呀?我以為就只是供著而已?」倒是藍髮少年有些訝異,原來這蘊道簋真的有被拿來作用過。

「她那時候說不用白不用,不過她操作的時候,沒有你那麼輕鬆寫意,看來這東西在你手上應該會比當初更可怕,只是竟然還能屏蔽天道,如果真的你完整的使用他,應該不比輪迴差吧?」懷時若有所思的說。

「還是差一個階位,堅固程度不能比,而且功能也沒有書庫跟城豐富。」少年聳了聳肩!

「你這死變態!只是弟子照著你設計圖做的東西,竟然還拿來跟原始神器比?還有那兩個倍怪物器?你可以不要老是顛覆人的價值觀嗎?」紅衣道人這時真的很想掐死眼前的少年。

「也不是什麼珍貴東西了!」藍髮少年不置可否的說。

「接下來怎麼打算?」高挑男子問著。

「有些乏了,過個幾天,好好的去找老鬼們算個總帳吧!希望能終結這一連串的亂呀!」少年打了大大的呵欠,但眼神還是有一些的兇意。

「你還說不會有耗損!時姊,幫我把他綁回去!」高挑男子有些生氣的說!

「行!」懷時說完,雙手一揮少年與他就消失在空氣當中。

「剩我們兩個顧場子吧!」紅衣道人向高挑男子說著。

高挑男子向他微微的點了點頭,就隨地在沙發上坐了下來,斯毫不在乎這是一肩剛死過人的兇宅,而門外的警察們對著這剛剛出過人命,不久前還不斷閃著奇怪光芒的房間,都用著異樣的眼光看著….。

以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